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四零六章 墙头草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1 23:40:39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武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唯我独尊武极天下无尽丹田
    郎毋虚脸上禁不住露出难看的表情,楚欢自然是看在眼中,端杯品了一口茶,这才拱手道:“大人,今日承蒙款待,多有打扰,现在饭也吃了,茶也品了,不敢再多打扰『伍九文学书友上传』改日若是大人有时间,下官做东,邀请大人前往寒舍吃一杯水酒,今日便先告辞了”

    郎毋虚忽地一把抓住楚欢的手臂,道:“楚贤弟,救我”

    楚欢一愣

    郎毋虚苦笑道:“今日得蒙楚贤弟指点,已经是十分感激,还请楚贤弟指一条明路”

    “大人,你这话从何说起?”楚欢皱眉道:“下官何德何能,怎敢指点大人?”

    郎毋虚叹道:“楚贤弟,我能有今天,实在不容易其实我落马倒也无妨,可是……可是一家老小必受牵连,特别是雅仙,如花年纪,若是我垮台,你说她该怎么办?”他握着楚欢手臂,肃然道:“楚贤弟,外人风言风语,说我是汉王党中人,那都只是虚言,我是有苦说不出啊”

    楚欢一脸诧异,低声道:“侍郎大人,下官……下官被你弄糊涂了”

    “我是安邑人,与安国公有同乡之宜,能有今日,安国公也确实出了不少力”郎毋虚苦笑道:“正因如此,人人都以为我是安国公的人,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是一心效忠圣上,从来不敢对圣上有丝毫的二心”压低声音道:“其实在我眼中,太子殿下被废是迟早的事情,但是汉王却未必是最佳人选,汉王殿下太过盛气凌人,反倒是齐王殿下,温和宽厚,我一直对齐王殿下是大有好感的”

    楚欢眨了眨眼睛,皱眉道:“大人,这些话……”

    “若是别人,我自然不会说这种犯忌讳的话”郎毋虚道:“但是我已经将楚贤弟当成自家人,就不藏着掖着楚贤弟,并非我是见风使舵,实在是我心中对齐王殿下一直都有仰慕之心,然则身在污泥,难以脱身……今日还请楚贤弟为我指一条明路”

    楚欢盯着郎毋虚看了半天,才叹道:“侍郎大人,你是在开玩笑?汉王殿下兵强马壮,齐王殿下实力孱弱,你……你怎会弃强从弱?而且……而且储君之位如今还在太子手上,以后究竟如何发展,尚未可知,侍郎大人,咱们现在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若是这个时候投奔齐王殿下,难道不后悔?”

    郎毋虚心中暗想:“圣上想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做不成的他既然想要扶立齐王,汉王这边实力再强,迟早也要崩塌当年太子殿下实力何等强盛,而汉王也不必今日的齐王强多少,可是汉王如今不照样是实力强大?等到圣上废了太子,册立齐王为储君,那时候我再要投靠,早已经迟了”面上却是慷然道:“楚贤弟,以我这么多年观人的经验,齐王日后定是有为之君,我只想兢兢业业为大秦做些事情,相信在齐王麾下,定能一展抱负”

    楚欢拱手道:“大人志向远大,楚欢钦佩”随即叹道:“可是事情正如侍郎大人所言,朝野上下,都以为侍郎大人是汉王党中人,侍郎大人有心投靠齐王,下官是相信侍郎大人的抱负,但是……但是齐王殿下能否相信?”身体前倾,凑近道:“紧要的事,圣上能否相信?”

    郎毋虚苦恼道:“所以才邀请楚贤弟指点一条明路”

    楚欢想了想,才道:“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下官就直言,侍郎大人想要投靠齐王殿下,并不容易侍郎大人应该知道,齐王身边还有徐从阳徐大学士这等重臣,就算下官和齐王都相信侍郎大人,那么徐大学士能否相信?你毕竟在汉王党中多年,徐大学士却又是个谨慎无比的人……”摇了摇头,道:“如果侍郎大人不能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徐大学士是不会相信侍郎大人的忠诚”

    “是啊是啊”郎毋虚急忙点头道:“徐大学士可是谨慎的人,我也正是忧心于此啊我对齐王是真心想投,可是……哎,我该如何表现自己的诚意?”

    楚欢摇头笑道:“这个下官还真是不知道”

    “楚贤弟,你也知道,虽然我身居户部侍郎的位置,但是却一直在胡不凡之下,就算想帮助齐王,可是有胡不凡盯着,很多事情有心无力啊”郎毋虚为难道

    楚欢笑了笑,轻声道:“是啊,如果有朝一日,侍郎大人登上户部尚书的位置,那许多事情就迎刃而解了……”说到这里,止了话头,却是端起茶杯,再次品茶

    郎毋虚眼中划过一丝惊喜之色,随即又显出犹豫之色,沉吟片刻,才道:“楚贤弟,其实就算将胡不凡扳倒,安国公如果还在,汉王的势力未必能够削弱”

    楚欢微笑道:“侍郎大人,说句不该说的话,圣上既然想做事,你觉得只会做些打草惊蛇的事儿?”这一次不等郎毋虚出手拉住,已经起身道:“侍郎大人,这天色已经很晚,不能再耽搁了,下官先告辞”

    郎毋虚若有所思,这一次却没有拦着,起身送楚欢,到得府外,楚欢拱手道:“今日多谢款待,下官告辞”

    郎毋虚上前轻声道:“楚贤弟好走,容我好好想一想,定会献上诚意”

    等楚欢离去,郎毋虚独自回到茶室,还没有坐下,一名中年妇人已经进来,满脸不悦道:“老爷,姓楚的已经走了?”

    郎毋虚抬头看了一眼,道:“夫人还没有歇息吗?”

    “如何能睡得着”妇人上前来,在郎毋虚对面坐下:“老爷,妾身问你,你是否要在雅仙身上打什么念头?”

    郎毋虚陪笑道:“夫人何出此言?”

    “平常来再最贵的客人,你也不曾让雅仙露面,今日不过来了一个主事,还是你的部下,你怎能让雅仙出来煮茶?”妇人显得十分不满:“那楚欢没有婚嫁,你让雅仙一个姑娘家过来为他煮茶,难道还没有打心思?”

    郎毋虚笑道:“夫人聪明绝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夫人”

    郎夫人沉着脸,道:“此时我绝不同意他楚欢是什么人,听说只是布衣起家,撞上大运,这才混到了京城我们苏家是安邑大族,你们朗家也是世家出身,我们的女儿,怎能许配给楚欢这样的人老爷,你要是真的那般安排,我们安邑苏家还有脸面吗?”

    郎毋虚皱眉道:“我何曾说过要将雅仙许配给楚欢?”

    “那你是什么意思?”

    郎毋虚叹了口气,道:“夫人,你居于府中,不知朝中事,朝廷里可要出大事了]”

    “大事?”

    “汉王党已经岌岌可危了”郎毋虚道:“记得我上次就跟你说过,圣上将楚欢调入户部,必有所图,今日我终于确定,圣上是要用楚欢为刀,撕开户部,其最后的目的,是为了……”压低声音道:“是为了压制汉王,准备立齐王为储”

    郎夫人吃惊道:“当真如此?”一脸狐疑:“不会?若是要立齐王,当初又为何扶持汉王?”她显然对立储齐王大不相信

    郎毋虚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才道:“我想了许久,现在算是想通了你要知道,圣上一生最宠爱的女人,便是皇后娘娘,齐王是皇后娘娘亲生的皇子,不但得皇后娘娘疼爱,亦是得圣上喜欢按理说齐王早就到了出宫开府的年纪,可是圣上却迟迟没有让齐王开府,留在宫中,以夫人之聪慧,难道看不出一丝端倪?”

    郎夫人疑惑道:“老爷的意思是?”

    “以前还看不出其中的玄机,如今我算是看透了”郎毋虚轻叹道:“那是为了保护齐王啊太子当年拥有军方的支持,又有储君之位,可说是风光无限,其声势甚至不在圣上之下,圣上提拔汉王,满朝文武包括我在内,都以为是想要改立汉王为储君,但是今日看来,圣上的真正用心,是为了用汉王制衡太子,打压太子而已”

    “老爷,真的是如此?”郎夫人依然一脸茫然

    “我有九成把握”郎毋虚肃然道:“汉王是用来制衡太子的工具,你瞧瞧如今太子那边的状况,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势头,这些年,多少太子党的官员落马,下场可是惨得很如今太子败落下去,但是汉王又起来,今日之汉王,就是当初的太子,而圣上将楚欢派进户部,那便是准备如法炮制,就像当年对付太子一样,要对汉王动手了”

    郎夫人显出惊怕之色,道:“老爷,圣上要从户部开刀,你身在户部,是不是……是不是很凶险?”

    郎毋虚点头道:“凶险万分”

    “那可怎么办?”郎夫人慌了神:“妾身记得,当初太子当官员落马,发配的发配,砍脑袋的砍脑袋,家眷下场是凄惨无比……”脸上已经有些苍白

    郎毋虚心神不宁道:“正因如此,所以我才拉上楚欢这条线楚欢是齐王的人,圣上重用,日后如果齐王得势,楚欢的前程不可限量”

    郎夫人蹙眉道:“老爷,这些你是否真的确定?莫非是被那楚欢言语蛊惑?”

    郎毋虚淡淡笑道:“黄毛孺子,岂能蛊惑我?若只是凭他三言两语,我岂能相信?”顿了顿,道:“其实从齐王身边的人,就能看出蛛丝马迹徐从阳是齐王身边的头号人物,在朝中可是多次触怒圣上,朝中直臣以前可是不少,冲撞触怒圣上却安然无恙的,便只有徐从阳一人你以为是圣上对徐从阳另加青睐?绝非如此,只因为徐从阳是齐王的人,所以圣上是为了保存齐王的势力,才会对徐从阳大家容忍,若徐从阳不是齐王的人,只怕脑袋现在都已经变成了白骨”

    郎夫人显然是个多疑之人,虽然忐忑不安,但还是问道:“如果圣上真的存了传位齐王之心,这么多年来,为何齐王身边却并无多少势力?”

    “这才是高明之处”郎毋虚赞道:“所谓低调行事,便是如此齐王孱弱,大家便都不会注意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太子和汉王的身上但是咱们差点都忘记,这大秦天下可是圣上的,圣上若想让齐王起来,也不过抬手之间的事情如今迹象已经显示,圣上已经开始准备扶立齐王了”

    “老爷,要真是如此,你可要想法子”郎夫人声音微颤:“如果圣上真的要打压汉王,你……你的处境可不妙”

    “谁说不是”郎毋虚低声道:“可笑胡不凡那等蠢货,还不明其中关窍,一心想要打压楚欢,他也不想想,有圣上在背后撑着,就凭他也能整垮楚欢?幸亏我存了个心眼,打从楚欢进入户部就静观其行,今日在户部衙门我最后试探了一次,司天台的药草银,楚欢二话不说便盖了印,倒是胡不凡要调动的其他款项,楚欢总是刻意刁难,由此可见,楚欢绝对是圣上安插在户部对付咱们的刀子”

    郎夫人终于明白过来:“老爷,你让雅仙过来,是想用雅仙拉拢楚欢?”

    “不错楚欢对雅仙并不讨厌,这就让咱们有了机会”郎毋虚正色道:“想要攀上齐王,避免日后灾祸上身,就要从楚欢这条线下手”

    郎夫人蹙眉道:“只是将雅仙许配给那样的人,妾身实在……实在不甘心”

    “夫人,大局为重”郎毋虚道:“若是万不得已,雅仙能够保我一门安危,那也值得牺牲何况也未必要如此,今日我作了暗示,但是却没有直说要将雅仙许配给他,存了后手,一切还要静观其变”顿了顿,抚须道:“我现在却是要想,该怎样让齐王相信我,免除日后的灾祸”

    郎夫人提醒道:“老爷,这些也还只是猜测,凡事都要三思而行如果猜错了圣意,做错了选择,后悔也来不及就算圣上真的要立储齐王,咱们想要投靠齐王那头,却也要小心汉王这边你一直是汉王的人,如果投奔齐王,被汉王党的人知道,后果……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夫人说的是”郎毋虚微微点头,一脸苦恼:“所以我每走一步都要小心,既要取信于齐王,却也不能与汉王这边撕破脸……至少在汉王垮台之前,不能让汉王察觉我要另择门户”

    ……

    ……

    郎毋虚在苦恼,楚欢却在笑,今日朗府一行,让楚欢明白了郎毋虚这家伙果然是墙头草,见势不妙,准备另择门户

    楚欢也怀疑郎毋虚是不是另有所图,但是想想当时的情景,郎毋虚几次情不自禁表现出的真实态度,让楚欢肯定此人十有七八是真的准备另择靠山了

    楚欢对郎毋虚这种人已经有几分了解,郎毋虚左右摇摆出卖旧主,这样的事儿发生在他身上并不奇怪

    郎毋虚向要投靠齐王,对楚欢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坏事

    实事求是地说,他在户部确实有一种孤军奋战的感觉,如果郎毋虚真的改立门户,从旁协助,对自己的帮助定然是不小

    当然,对于郎毋虚这种人,楚欢从来都不会真的去相信他,就算郎毋表现出十足诚意,楚欢也只会相信三分,存七分提防

    骑马回到府前,远远却瞧见门前一道人影来回走动,楚欢皱眉间,那人已经听到这边的动静,瞧见楚欢,立刻快步上前来,楚欢细看,却是武京卫西门署的孙静一

    孙静一远远就道:“楚大人,你可回来了,等你好久”

    楚欢翻身下马,奇道:“孙兄弟,有事找我?”

    “楚大人,你也知道,你这府里没有护院,王署头嘱咐过我们,平日里巡逻之时,多往这边过来,留个心眼”孙静一兴奋道:“今日有弟兄巡逻,还真看到有两个家伙在你府前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王署头已经带人将他们抓到了署里去”

    楚欢皱眉道:“什么人?”

    “还在审问,但一看就不是好人有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还说他是你徒弟,打死我们也不相信”孙静一道

    “我徒弟?”楚欢愕然

    他记得自己唯一的徒弟,好像就是宫里那个小混蛋静华公主,哪里还有其他的徒弟?西门署里有人认识静华公主,抓去的自然不是静华公主

    他现在还真是好奇,这年头冒充什么的都有,竟然还有人冒充自己的徒弟,顿时来了兴趣,笑道:“走,去看看,我倒想看看我的徒弟长成什么样子”

    两人来到西门署,署内武京卫都是恭敬行礼,进了院子,就听左边一间屋子里传出鬼叫声:“你们好大胆子,你们……哎哟,是谁踹我?我可是楚大人的徒弟,你们打我,等我师傅过来,他一定不会饶过你”

    又听一个声音冷冷道:“我劝诸位官爷还是弄明白再打我们确实是楚大人的朋友,在他府前是等他回来,并非有什么歹心……”

    “还在嘴硬”里面传来王甫的声音:“楚大人我们熟悉的很,从不曾听说有什么徒弟,就算有徒弟,那也是静云公主,什么时候多出你这么个徒弟?对了,你也老实一点,再要胡言乱语,将你另一只眼睛也废了”

    PS:感谢近日冰火阑珊、方勇919、jghjfgrfdr、血洁魔社、还吃巧克力、huatao80、Han、lion2001294、凌然玥、糊涂酒圣、stuu、问鸿山人、寒铁、gslhym、ggege、zglcc、知白、王守伟、南极云山雾海、心飞扬00等好朋友的打赏支持,谢谢大家

    **很快到来,大家耐心等待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