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八五章 猎犬赠画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0 09:51:09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穿越者无尽武装无尽丹田首席御医
    更新时间:2012-11-14

    楚欢在头疼,莫凌霜的心却开始定下来。

    在云山被突然带走,莫凌霜一度以为自己是被人劫持,但是随后的日子里,她所接触的人,对她都是恭恭敬敬,没有一丝怠慢,无论吃穿,可说都是极其的殷勤。

    莫凌霜从一开始的害怕,到慢慢地疑惑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几经周折,她甚至被安排到京城的一处隐秘地方暂时安身。

    接触的人虽然少,但是无一例外都对她十分的恭顺。

    莫凌霜冰雪聪明,虽然她几次询问为何会如此却无人回答,但是她却知道这一切必定是有人在暗中安排,她无法肯定幕后之人到底是真的出自一片好心,还是另有所图。

    她身在青楼,自己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她也已经准备接受那种命运,但是生活轨迹却突然改变,让她有些错愕不已。

    这些日子里,她脑中盘丝着无数的问号,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怎样,她无法肯定自己接下来的路是幸福还是不幸,但是她知道,命运不在她自己的掌握之中,这些时日,她日夜希望的,只是能够早些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能够早日确定自己以后将是怎样一种生活。

    直到今日来到楚府,当看到楚欢的时候,她一颗心终于落定下去。

    在她看来,所有的一切显然都是楚欢安排,自己被救出来,被送到京城,这一切的幕后之人当然就是楚欢。

    对于楚欢,莫凌霜自然不会有丝毫的厌恶,更多的是一种感激之心。

    当初楚欢当街出手解自己的围困,此后更是在花魁大选之中,利用文花帮助自己夺魁,让自己数次躲过了劫难。

    如果说一切都是楚欢安排,莫凌霜内心深处倒真是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哪怕是给楚欢为奴为婢,莫凌霜内心深处也是心甘情愿。

    相比起曾经的生活,如果不是楚欢,她必定沦入一点樱唇万人尝的悲惨境地,对她来说,那无疑是地狱一样的生活,当自己即将迈入地狱的一刹那,却是楚欢将自己生生拽出来,相比起那样的生活,能在楚欢这边做一个丫鬟,那就已经是十分幸福的生活。

    楚欢和孙德胜在外面说话的时候,莫凌霜的心里却一直是在紧张,刚才楚欢虽然保持着微笑,但是莫凌霜却是机敏地从楚欢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异样的神色,那种神色让莫凌霜心里十分的忐忑,那种神色好像对于莫凌霜的到来感到很惊讶,莫凌霜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如果一切都是楚欢安排,那么楚欢就不会显露出那样的神色。

    她现在甚至有些害怕,害怕楚欢不会收留自己,她无法想象,如果楚欢不能将自己收留下来,自己还有什么样的地方可去?

    她站在正堂中,两只手儿绞在一起,心中十分不安,直到孙德胜回来,让她留下侍候楚欢,莫凌霜这颗心才真正的落了下去。

    楚欢送别孙德胜,回到堂中,莫凌霜低着头站在旁边,十分的紧张,楚欢也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下,终于想到什么,拿起手中的包裹,笑道:“这是你的行礼,唔,你不要害怕,这里没有其他人,整个府里,只有你我两人……!”说完这句话,顿时有些后悔,自己这样一说,莫凌霜只怕更会紧张了。

    莫凌霜急忙接过包袱,犹豫了一下,终于道:“楚……楚大人……!”

    楚欢忙摆手笑道:“凌霜姑娘,我只是芝麻绿豆官,当不起大人。这样吧,如果姑娘愿意,以后尽管称呼我一声大哥就是。”

    莫凌霜有些慌张道:“不……不敢。”心里想着,如今既然是她的丫鬟,大哥是万万不能称呼的,按照规矩,该当称呼一声老爷才是,红唇动了动,声音极轻:“楚……楚老爷!”

    楚欢听着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他正想劝阻,但是忽然一想,日后王甫那干人说不定就会过来,甚至随着自己在京中时间长了,还会有不少其他人过来,莫凌霜如果称呼自己为“大哥”,那反倒会让人觉得奇怪。

    须知真正的府邸之门,一进门后,也就相当于一个小国,从上到下也都是有着极严格的等级,现在莫凌霜明面上齐王派孙德胜买来送给自己的一个丫鬟,如果让一个丫鬟称呼主子为“大哥”,这在楚欢看来没什么,但是在外人看来那可就是石破天惊的事情。

    虽说这“老爷”听起来还真是有些别扭,但是从实际效果来看,却是十分合乎规矩,至少以后真要有人过来看到,如此称呼,便不会让人起疑。

    他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道:“凌霜,这阵子受苦了,既然来了这里,就在这里先安顿下来,别的不敢说,不过能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少了你一口。”

    楚欢和颜悦色,莫凌霜紧张的心微微放松了一些,那张秀气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丝笑容来,这是她许久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清美秀丽,漂亮的眼睛如同月牙儿般微微弯起,声音还是带着恭敬:“楚……老爷,洗衣服做饭我……唔,奴婢都会,以后奴婢一定会好好侍奉,不会出现差错的。”

    楚欢一怔,挠了挠鬓角,道:“凌霜,其实……其实你不必如此拘束。”顿了顿,才轻声道:“这样吧,府里若是有外人,你就称呼一声老爷,如果没有外人,只有我们在家中,你……你就不用这样拘束,就将我当做你大哥看就是。”

    莫凌霜见楚欢声音柔和,低下头,微微颔首。

    楚欢又道:“其实这宅子我还是昨天才搬进来,也不怎么熟悉。我现在东边的院子里住着,府里的房子很多,你自己愿意住在哪里,选一件房间就是。”想到什么,道:“对了,我还要往衙门去,不能耽搁,凌霜,你自己现在家里熟悉一下,估计你比我还要先熟悉府里的情况。”

    莫凌霜嫣然一笑,点头道:“奴婢知道。老爷尽管去当差,凌霜知道怎样做。”

    楚欢从身上掏出两锭银子放在桌子上,道:“这银子你先收着,我不在府里,你要有什么急用,有银子在身上方便。”他也来不及细说,微微一笑,出门而去。

    已经耽搁一阵时间,早餐时吃不上了,骑马到了衙门,坐下来先泡了杯茶,肚子有些饥饿,只能先用茶水填填肚子。

    度支曹的事务并不悠闲,一上午事情倒也不少,楚欢慢慢适应处理,走了一个主事和一个判官,右主事如今还空缺着,剩下的五大判官都盯着这个位置,这反倒让这五人不敢懈怠,暗地里较劲,平日里即使懒散,但是这种时候,却麻利起来,处理事情利索的多。

    楚欢整走窦易,在众人的心中,只觉得这位年轻的主事不但手段了得,恐怕还真是得到皇帝的宠信,如此一来,楚欢询问一些事情,几位判官都是争着回答,希望能够给楚欢留个好印象,在这几人看来,如果能够和楚欢打好关系,那么入主右主事的宝座就多了几分成算。

    整个一个国家的收支运转,在度支曹都是清晰,透过度支曹,能够清晰地掌握一国之经济状况,真要了解进去,难度其实很大,毕竟无论收支,都是涉及到太多的方面,楚欢心中也清楚,在这度支曹没能适应各一年半载,许多事情还真是难以理清。

    中午用过午餐,楚欢正在饮着午后茶,忽听得门外脚步声响,一个声音带着几丝恭敬道:“楚大人,楚大人可在?”

    楚欢觉得声音有些熟悉,起身出门,却见到一名个头高大的官员正往自己这边过来,那官员瞧见楚欢,立刻快步过来,脸上满是亲热的笑容,手里拿着一件东西,长长的卷轴,高声道:“楚大人,冯某特来打扰,莫怪莫怪!”

    来人竟然是河西道总督冯元破。

    楚欢有些惊讶,他也知道冯元破要与户部商议在北疆建立北疆贸易场的事情,但是这等事情,实际上暂时还用不上与度支曹接触,主要是与户部尚书商议,这冯元破却往自己这边来,让楚欢有些意外,但还是拱手笑道:“原来是冯大人,稀客稀客,快请进,快请进!”

    这冯元破是封疆大吏,一道总督,论起身份,比楚欢只高不低,但是在楚欢面前,却如同下官一般显得十分谦恭,进了屋内,坐下之后,楚欢是主人,先笑道:“冯大人今日前来,不知有何见教?对了,北疆贸易场的事情是否已经与部堂大人商议妥当?”

    冯元破笑道:“胡部堂做事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我早上过来,一上午时间,胡部堂便已经将北疆贸易场如何建立,进行了妥善的指教。我冯元破是个粗人,只知道带兵打仗,实在闹不清楚贸易场有些什么讲究,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为了防止夷蛮人渗透奸细,冯某还真不愿意揽这档子事。”

    楚欢不动声色,笑道:“冯大人一心为国,朝廷皆知啊。”

    冯元破摆手道:“楚大人过奖了。圣上对我冯家有恩,我冯元破莽夫一个,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好好地为圣上守住北大门。”

    楚欢微微点头,道:“北部安危,系于冯大人一身啊。”

    “楚大人,今日过来,主要是向你告别,明日我便会启程回河西。”冯元破道:“那日在铁血园与楚大人一见,冯某却总有一见如故之感,后来才听说楚大人当日扬威铁血园,冯某听闻,当真是热血沸腾,只可惜晚到一步,没能一睹楚大人的英姿。我冯元破武人出身,敬重的是好汉,楚大人这样的英雄好汉,冯某若是不能结交,必定寝食难安啊!”

    他神情真挚,双目真诚,似乎并非虚言。

    楚欢摆手笑道:“冯大人取笑了,侥幸而已,侥幸而已!”

    “不能这样说。”冯元破道:“楚大人,冯某一直觉得,这天下间没有真正的运气,运气的存在,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有了足够的实力,才可能有运气降临,没有势力,降临的就只能是晦气了。”

    “实力?”

    冯元破点头道:“楚大人有所不知,当年天下大乱,冯某与家父乱世之中,为了生存,散尽家财,拉了几百人的队伍。那时候群雄四起,山头林立,我与家父所在的那一小块地盘,就有七八支队伍,那时候我年纪还小,但是在那种环境下,明白一个道理,想要活下去,就要比别人强,所以动刀子拼命,我冯元破从来都是不甘人后。当时几路人马拼杀,最后硬是被我们父子平了其他几路人马,这就叫实力,而那时候,圣上的铁骑席卷过来,收留了我们父子,这就叫运气。如果在圣上到来之前,我和家父没能存活下来,被别人所灭,那么就是实力不济,后来得蒙圣上恩眷的运气也就不复存在了。”

    楚欢微微颔首道:“冯大人这话,却是让在下茅塞顿开!”

    “哈哈哈……!”冯元破爽朗笑起来,道:“楚大人威震铁血园,这便是实力,有这样的实力,何愁日后没有好运气?冯某明日离京,今日说什么也要过来看看楚大人,向楚大人告个别。日后楚大人如果真有机会到河西,冯某必定出城三十里迎候!”

    楚欢连声道:“冯大人抬爱了,抬爱了!”

    冯元破将自己带来的那副卷轴递过来,道:“楚大人,有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冯元破是粗人,不懂得那些虚套,这里有一副画,还请楚大人笑纳!”

    “这可不成。”楚欢摆手道。

    冯元破道:“冯某明白,楚大人是担心有人说京官和外官走得近,是害怕别人说冯某送礼?楚大人不用担心,这只是很平常的画儿,值不了几个银子,就是想交楚大人这个朋友,留个念想而已,楚大人若是真的瞧不起冯某,大可不收!”

    楚欢想了想,将卷轴接过,拱手道:“如此就只能厚颜收下了!”

    冯元破哈哈大笑,显得十分愉快,起身来,“楚大人,冯某知道你是大忙人,不敢多扰,先且告辞。他朝若是有机会,定要与楚大人好好喝上几杯!”拱手道:“告辞!”

    楚欢送出门去,回到屋内,打开卷轴,却是一副山水画,楚欢不懂画作,只觉得有些年头,重新卷了起来。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级古武我的邻居是女妖透视高手万古神帝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