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八二章 雾霜齐至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0 09:51:03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穿越者无尽武装无尽丹田首席御医
    更新时间:2012-11-13

    同仁馆修葺工程终究还是要有结果,楚欢带着度支曹几名官员,亲自往同仁馆考察了一遍,在工部和吏部两部官员古怪的目光中,硬是将需要修缮的地方都做了记录。

    工部负责修葺,但是如何修葺,却是要按照礼部的意思来办,礼部右侍郎段郑鸿负责此事,听闻楚欢带人实地考察,立刻赶来,当他赶到同仁馆的时候,楚欢已经考察完毕,领着部下正要离开,郑鸿却是拦住去路,怒道:“楚欢,你是不是想抗旨?”

    他一过来,就给楚欢扣上罪名,敌意不小。

    楚欢虽然只是主事,但是对郑鸿这位侍郎却没有丝毫的畏惧,淡定自若道:“郑大人的话,下官听不明白!”

    “圣上下旨,要大修同仁馆,工期极短,可是据本官所知,你在户部却是卡着银子,修葺的费用迟迟未到,你这岂不是抗旨?”郑鸿自然已经知道楚欢在户部的所为,冷笑道:“耽搁了工期,到时候不能按时竣工,你小小的户部主事,能吃罪的起吗?”

    楚欢皱起眉头,淡淡道:“大人难道没有看见,下官今日前来,不正是办理此事吗?”

    郑鸿抬手指着楚欢,“本官听说过,度支曹已经核算出费用,本来银子已经批复下来,可是你却为了一己私利,公报私仇,为了整治窦易,一再耽搁此事。”他冷哼一声,“楚欢,本官劝你,年轻人还是不要太气盛,这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他话声之中,却是暗含威胁之意。

    楚欢却是冷冷道:“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抬起手,将郑鸿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指扒开,淡淡道:“郑大人,你也不用着急,户部管着银子,银子每一分用途,都是要经过度支曹用心核算,可不是别人说多少便是多少。”竟是不再理会郑鸿,转身便走,走出几步,忽地想到什么,转过头来,淡淡道:“对了,郑大人,下官冒昧,有一句话还请你斟酌!”

    楚欢一个主事,在郑鸿这位侍郎面前毫无谦恭之态,甚至当着众人之面扒开郑鸿的手指,四下里的大小官员见到,都是惊讶无比,不少人心中都觉得要么是楚欢新官上任初入官场不懂规矩,要么就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郑鸿显然也没有想到楚欢竟是如此大胆,脸色发青,冷笑道:“你想说什么?”

    “大人好歹也是一部侍郎,朝廷重臣。”楚欢慢条斯理地道:“用手指指人,这是大街上的地痞无赖做的事儿,下官斗胆,还请大人改掉这个毛病!”

    “你……!”郑鸿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昏过去。

    旁边的官员们也是大惊失色,一个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楚欢,就是楚欢手下的几名度支曹官员也是骇然变色。

    按照常理,楚欢一个新提拔上来的官员,在京城混迹,便应该广结善缘,尽可能地讨好逢迎高官,给自己增加人脉,就算不这样,也绝不会如此冒犯高官,当众得罪。

    不少人都觉得楚欢这小子是混了头了,京城之中,可没有这样犯楞的官员。

    “好……!”郑鸿缓过气来,怒极反笑:“姓楚的,你这是小人得志,不要急,银子没能及时批下来,同仁馆不能按时完工,到时候本官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

    楚欢淡然一笑,不急不躁:“郑大人,下官也不说拐弯抹角的话,同仁馆的费用,我度支曹会用心核算,在没有核算出来之前,你们这边一文铜钱也得不到。不过我度支曹办事不会太差,这两天就会有结果……!”他走近过来,距离郑鸿甚近,轻声道:“郑大人如果想到时候故意耽搁工期,然后将责任推到下官的身上,下官绝对不会辩驳。不过话说回来,下官小小主事固然要承担责任,郑大人总领接待西梁使团的责任,如果在西梁使团到达之前还没有将同仁馆修葺好,只怕麻烦更大。”

    郑鸿目光如刀,他身在官场多年,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这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官场之上明争暗斗自然从不缺少,但是哪怕斗得你死我活,但是表面之上,却都是不动声色,甚至是表现得十分的和谐,笑里藏刀,乃是官场最普遍的交流手段,但是这个年轻的官员,说话却是如此直白,这让郑鸿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楚欢已经带着部下离开。

    ……

    ……

    度支曹终归还是有能人,说来也怪,楚欢对同人馆进行考核,带着度支曹的人大张旗鼓地重新核算修葺费用,户部尚书却保持了缄默。

    直到将核算费用全都核算出来,胡不凡也没有过问过此事。

    反倒是郎毋虚,这两日却变得热情起来,楚欢刚入户部,郎毋虚对楚欢的态度明显是充满着极深的敌意,但是这两日下来,郎毋虚却和蔼了许多,两次找到楚欢,只说度支曹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解决,对楚欢十分的亲热。

    郎毋虚如果横眉冷对,楚欢倒是能够适应,如今他表现的和蔼亲热,反倒是让楚欢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郎毋虚这个人,楚欢第一次看到他,就感觉此人满肚子花花肠子,脑子里鬼主意多,要小心提防,突然改变态度,楚欢更是提防起来,只怕此人是在给自己设什么圈套。

    按照度支曹核算出来的费用,同仁馆要重新修缮一番,甚至用不上十万两银子,按照成例,工程费用在核算的成本上,都会添加两成,用作意外的费用,所以同仁馆最终的费用,在十二万两银子之内,这已经是按照最高标准进行核算。

    楚欢拿着核算出来的结果寻到胡不凡,本以为胡不凡定然还要为难,谁知道这次胡不凡倒是痛快得很,不但没有为难,反而当着楚欢的面将窦易大大的责骂了一顿,责骂窦易办差不力,有所疏忽,楚欢听在耳中,心里却是觉得好笑,如果轻易疏忽,能够疏忽出三倍的差距来,窦易那也就是糊涂到极点,早就不该在度支曹待了。

    他也明白,因为自己手里还握有那份公函,胡不凡显然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葛,毕竟户部每年要拔出去的银子数以千万计,如果因为几十万两银子闹出事情来,显然是得不偿失。

    胡不凡在同仁馆的事情上算是退了一步,但是因为此事,日后在其他事情上,胡不凡定然会紧紧盯着自己,稍有疏忽被胡不凡抓住把柄,胡不凡定然会痛下杀手。

    盖了印,对楚欢来说,同仁馆之事便到此为止,后面的事情便是与他无关了。

    不过他心里明白,经过此事,自己定然已经名声在外了,不过显然不是什么好名声,至少已经结下了不少的仇家。

    此事一了,严宅那边却已经修缮完成,这日王甫便带着西门署的武京卫,将皇帝赐下的百匹绢送去严宅,不过楚欢倒是讲究,西门署从上到下共是三十八人,楚欢让王甫留下了三十八匹绢,每人一匹,这上等的绢,一匹便值不少银子,众人都是欢喜。

    孙龙偷过楚欢的公函,这两日一直心神不宁,心中实在有些害怕,几日下来竟是不敢靠近楚欢,更谈不上喝酒聊天。

    楚欢倒像是没事人一般,孙龙不去找他,他也不去找孙龙,淡若如水。

    严宅门头的牌匾早已经换了,崭新的牌匾题着“楚宅”二字,上次夜里过来,没能对这宅子看个清楚,今日过来,阳光明媚,再加上经过几日的修缮,宅子倒也是焕然一新,里面算的上雕梁画栋,飞檐翘角,府内有假山有水池,有竹有松,十分的贵气。

    但是楚欢很快就发现一个问题,这宅子里似乎什么都有,但是却没有人,偌大的府邸,竟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住着。

    此时他却想起家人,心里已经想着是否这个时候该将家人接近京城,此事颇有些犹豫,一来确实是考虑楚李氏的身体,是否能经得起长途颠簸,更重要的原因,楚欢却还是考虑自己目前的处境,自己如今在京城根本谈不上立足稳定,而且因为某种原因,自己甚至得罪了不少人,结下了诸多仇家,这个时候将她们接过来,似乎不是好事。

    搬了家,楚欢拿了银子,让人去买了酒市,西门署众人便在新宅子里用了晚餐,却也不敢太过打扰,早早离去。

    人一走,整个府邸便完全静下来,死一般的寂静,楚欢胆子大得很,自然不怕独居,但是夜深人静,四下悄无声息,一阵强烈的孤独感涌上心头。

    想起远在云山的家人,楚欢找到纸笔,写了一封书信,那是给琳琅的家书,之前居无定所,不好通书信,如今也算是安顿下来,这家书自然是少不了的。

    躺在床上,一时没合上眼睛,心里却忽然想起裴绩来,如果裴绩还在京城,大可将他和秦雷接来这边住下,那便不再寂寞,而且与裴绩朝夕相处,却是能够学到不少的东西,只可惜裴绩带着秦雷已经去了西北,算来如今还在路上,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忽地又响起前两日见到的琉璃夫人,他对琉璃夫人的身份十分好奇,直到现在,也不知道琉璃夫人究竟是哪位达官贵人的家眷,想来她的夫君必定不是普通人,如此国色,一般人可是配不上。

    左思右想,不知不觉中,竟是迷迷糊糊睡去。

    次日照例要去衙门,说来也怪,已经快入五月,这一大早起来,竟然起了雾气,虽然并不是很厚,但是这样的时节起雾,却并不多见。

    不过话说回来,莫说起雾,便是刮风下雨,衙门该去也要去。

    收拾一番,准备出去找个小摊吃点早点便上衙门,刚打开大门,一辆马车刚好在门外停下,楚欢好奇间,从马车上已经下来一人,雾气之中,楚欢一眼却瞧出来,来人却是老熟人孙德胜,只是孙德胜今日装扮很为特别,身着一身锦衣,甚至粘上了假胡须,看上去倒像一位商贾,若不是楚欢对他十分熟悉,一眼还认不出来。

    孙德胜瞅见楚欢,笑眯眯道:“恭喜楚大人了,楚大人升官迁宅子,我还没能向楚大人道喜呢!”

    楚欢也不知道孙德胜为何这般打扮,而且他自称“我”也有些古怪,但是知道孙德胜过来,肯定是齐王瀛仁所派,笑着共拱手道:“孙公……!”他还没说完,孙德胜却已经抬起手,连连摆手,有些紧张地向后看了看,瞅了瞅车厢,压低声音道:“楚大人,称呼我为孙德胜就好,千万不要泄露咱家的身份!”

    楚欢大是疑惑,看了马车车厢一眼,心中暗想:“这孙德胜搞什么鬼?车厢里难不成还藏了什么秘密?”

    “孙……孙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楚欢压低声音问道。

    孙德胜轻笑道:“楚大人,你这边乔迁新居,殿下暂时不能出来,不能当面贺你,不过……!”眼珠子转了转,似笑非笑道:“不过殿下却为你准备了礼物!”

    “礼物?”楚欢更是好奇。

    孙德胜咳嗽一声,拍了拍手,沉声道:“下来吧,咱们到了!”

    很快,便看到那车厢的车帘子掀开,一道窈窕的倩影从那车厢之中出来,身上穿着很普通的粗布碎花衣裳,头上扎着碎花头巾,乍一看去,倒像是一个普通的乡下民女。

    那女子下了马车来,抬头先是看了一眼府邸,脸上一片茫然之色,随即目光移到楚欢的脸上,脚步一顿,怔了一下,随即显出了惊喜之色。

    楚欢也正奇怪,盯着那女子的面孔打量,好生熟悉,微一皱眉,瞬间想到什么,显出吃惊之色,几乎要脱口叫出声,而孙德胜却已经连使眼色,楚欢倒是反应过来,保持了冷静,但是眼中那惊讶的神色一是却是难以掩饰。

    他万万没有想到,从车厢里出来的,竟豁然是几乎被自己忘记的莫凌霜。

    他记得,当初在云山的时候,莫凌霜夺得花魁,齐王想要为她赎身,却凑不出银子,万般无奈之下,楚欢设下了计策,硬是将莫凌霜从翠玉楼老鸨的手中生生骗抢出来,此后的事情都是由孙德胜暗中安排,楚欢自那之后,却是再也没有见到莫凌霜。

    他哪里能想到,那个差点被自己忘记的莫凌霜,今日竟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孙德胜高声道:“楚大人,这是霜儿姑娘,你乔迁新居,也没什么拿得出手,这霜儿姑娘聪明乖巧,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留在身边做个丫鬟,好生伺候你!”

    他说完这句话,立刻拉着楚欢的手臂进了门,又回头向莫凌霜招招手,莫凌霜犹豫了一下,终是跟着进去,孙德胜等莫凌霜进去后,立刻关上大门,就似乎害怕后面有鬼一样。

    “先别说话,进屋再说!”孙德胜急忙道,楚欢见到莫凌霜出现在这里,知道事情不一般,领着两人进了正堂,这才向莫凌霜拱手道:“凌霜姑娘,一向可好?”

    莫凌霜虽然身着朴素,但是那身粗布碎花衣裳却无法掩盖她窈窕身材,比起上一次相见,凌霜似乎瘦了一些,依然是楚楚可怜,水灵动人,如同荷花般清秀纯美。

    莫凌霜进了屋内,二话不说,已经上前两步,跪倒在楚欢身前,泪珠儿滚落,颤声道:“凌霜拜谢楚公子救命之恩,楚公子对凌霜的恩德,凌霜此生无以报答,只愿能留在公子身边,做牛做马报答楚公子的救命大恩!”

    楚欢急了,也顾不得男女之妨,急忙上前扶起莫凌霜,连声道:“快起来,快起来,这是做什么。”

    莫凌霜被扶起来,晶莹泪珠儿依然顺着脸颊往下滚落,楚欢最见不得女人哭,从怀里掏出手绢,递给莫凌霜,温言道:“凌霜姑娘,先擦擦眼泪,有什么话慢慢说,这是我的府邸,不会有事。”瞅向孙德胜,微皱眉头,也不知道这家伙将莫凌霜带到自己这里来做什么。

    -------------------------------------------------------------------

    ps:五千字大章节,弟兄们给力砸红票啊!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级古武我的邻居是女妖透视高手万古神帝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