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七二章 循循善诱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0 08:28:19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风流仕途我的绝色总裁老婆超级声望系统官榜透视之眼末日刁民唯我独尊
    原创胡不凡本来还带着几分笑脸,听楚欢这般说,脸色便即微沉,淡淡道:“楚欢,修缮同仁馆,岂是儿戏,你不盖印,耽误了工期,到时候可吃罪的起?”

    “部堂大人,不是下官胡闹”楚欢对视胡不凡眼睛,正色道:“下官要一份清单,明明白白知道同仁馆的修缮费用?”指着桌上公函道:“这不清不楚的文函,卑职盖印轻而易举,但是如果费用太大,到时候有人追问起来,下官该如何应对?核算费用,是度支曹的事儿,一旦有误,下官便是失职,还请部堂大人体恤!”

    “你……!”胡不凡显出怒容,沉声道:“楚欢,真要出了事儿,有本官兜着。你这一闹,礼部、工部那边的人很就找上来,到时候会麻烦。”

    楚欢摇摇头,道:“没有清单,下官不盖印!”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

    胡不凡深吸一口气,他入主户部至今,还真没有碰到有人敢抗拒自己的命令,眼中划过寒芒,淡淡道:“楚欢,你可知道,方你在院中殴打窦易,已经是犯下了大罪?窦易是朝廷命官,即使有错,甚至有罪,那也只能交由刑部处理,你在户部衙门出手伤人,其罪不小啊!”

    楚欢却无惧色,道:“部堂大人,窦易出言不逊,对下官屡次中伤,下官一忍再忍,他甚至有出手偷袭下官之嫌……当然,或许是下官误会了,但是其人之罪,却是证据确凿。至若大人想要刑部插手进来,下官定当全力配合!”

    胡不凡叹了口气,摇头道:“本官当然不会将你交给刑部的。”顿了顿,沉思一番,道:“这样吧,如果这份公函核算有误,那便让窦易重核算一遍,楚主事也可以参与核算,如此总不会出现误会的。”

    “不行。”楚欢摇头道:“窦易已经不能再参与度支曹的事务。”

    胡不凡冷哼一声,道:“楚欢,窦易要离开度支曹的言语,也只是与你口舌之争,你还当真了不成?没有圣上的旨意,没有本官允许,窦易便是想走也走不了。”

    楚欢正色道:“部堂大人,之前度支曹如何走账,下官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但是窦易核算出的这份公函,下官以为其中大有蹊跷,不可不察!”

    胡不凡身躯一震,脸色拉下来,沉声道:“楚欢,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无凭无据,如此中伤同僚,是何道理?”

    “部堂大人该知道,下官是个粗人。”楚欢仰着脖道:“下官不懂规矩,若是有失言之处,还请部堂大人海涵。只是窦易却是万万不能留下。”

    “啪!”

    胡不凡一掌拍在桌上,冷着脸道:“楚欢,这户部衙门是你的?朝廷有朝廷的章程,户部有户部的规矩,你一句话,说不要就不要?方你还声称窦易在度支曹一手遮天,可是现在看来,是你楚大人想要在度支曹只手遮天吧?”

    楚欢站起身来,不卑不亢道:“大人言重了。同仁馆之事,下官觉着不寻常。下官与窦易,总会有一个是错的,要么是下官错,要么是窦易错,下官如果冤枉了窦易,那么就是在度支曹无事生非,自当摘下冠帽离去,如果是窦易错了,事关国之钱粮大事,岂能儿戏,他也就没资格继续留在度支曹。”顿了顿,拱手道:“部堂大人执掌户部,下官只求大人力主公道!”

    胡不凡脸色很难看,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如果大人觉得窦易还要留下来,那么同仁馆一事,就要详细调查。”楚欢正色道:“下官倒想知道,清单一一列出来,是否真的需要三十五万两银,同仁馆所需耗材,自然都能查到价格,只要细细调查,一切便都能一清二楚。”

    胡不凡眼皮跳了跳。

    楚欢今次借同仁馆之事,在户部掀起风浪,还真是出乎胡不凡的预料。

    胡不凡虽然知道楚欢进入户部,必不会老老实实,但是他想不到事情来得这么,只是上任第二日,这小就如此胆大包天,在户部掀起波澜。

    同仁馆预算,他自然是心知肚明,满打满算十万两银就已经是奢华无比,预算出三十五万两银,其中大部分的银两是要从中抽取出去,以往做这些事情,顺利无比,却想不到今次却卡在了同仁馆上面。

    他当然知道,这事儿真要掀起来,朝中自然会有人煽风点火,真到了那个时候,必然会引来一场大麻烦。

    瞧楚欢的意思,除非窦易离开度支曹,此事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重核算再拨银,否则这家伙竟似乎真要将事情闹大。

    但是如果窦易离开,楚欢便很有可能借此机会掌控度支曹,真要如此,日后许多事情将为麻烦。

    胡不凡身为户部尚书,能够掌控户部,说白了就是在户部四曹主事的位置上,通过各种途径任用自己的人,其下的判官等一些看似普通但十分重要的职位,也都安插自己人,如此一来,户部从上到下便成为一条链,自成体系,凡事也就顺利办成。

    这些人都是经过重重考验,会安插入位,太党的人想要在户部插手,根本没有机会,而户部这种体系的经营,也不是一朝一夕而成,自安国公黄矩当初经营户部开始,就通过各种方式排除异己,树立亲信,胡不凡当初就是黄矩一手提拔上来,黄矩留下的户部人脉体系,由胡不凡明面接手,实际上操纵权还是在安国公黄矩之手。

    皇帝将楚欢调入户部,而且直插极其重要的度支曹,实际上就已经强行地在户部原有的人脉体系中撕开了一条口。

    窦易如果留在度支曹,至少还能够以其在度支曹的底蕴掣肘楚欢,可是窦易一旦离开,那么胡不凡在度支曹大的一把利器就等若被丢了出去,胡不凡有如何甘心。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楚欢却是躬身站着,看起来倒是礼数有加。

    沉默许久,胡不凡终于站起身来,什么话也没说,背负双手,从度支曹离开,出了度支曹大院,户部侍郎郎毋虚已经在院外等候,躬着身迎上来,低声道:“大人,楚欢这是野心勃勃,他是真想借这个机会逼走窦易!”

    “那个蠢货。”胡不凡背负双手,阴沉着脸,冷哼道:“对付楚欢,什么法不好用,竟然用这种愚蠢的法,如今倒好,反被楚欢就坡下驴赶他离开……!”

    郎毋虚一开始还以为胡不凡是骂楚欢,听他说完,知道是骂窦易。

    “大人,楚欢这小实在有些狠,这种人可不能留下来。”郎毋虚神情阴冷:“真要让他在度支曹坐稳了,日后还真是个大麻烦。”他凑近过去,低声道:“大人堂堂户部尚书,怎能让小小的主事欺辱!”

    “你说什么?”胡不凡眼中一寒,斜视郎毋虚。

    郎毋虚忙道:“卑职失言,卑职失言。”

    胡不凡站定身形,回头看了一眼,冷声道:“他是圣上亲自调进来的,不同寻常,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无法弹劾他。想要将他赶出户部,就得牢牢抓住他的把柄……!”

    郎毋虚道:“大人,他进来这两天,尚无大的把柄抓在咱们手中……只是,现在的情况,该当如何?窦易如何处置,还有同仁馆的修葺银……!”

    胡不凡微一沉吟,终于道:“窦易只怕是保不住了!”

    “啊?”郎毋虚一怔。

    “楚欢这个混账东西,声称如果窦易留下来,便要大张旗鼓调查同仁馆一事。”胡不凡咬牙切齿,“窦易那个蠢货,楚欢不盖印,他为何不去禀报于本官,为何要在这里与楚欢闹起事来?这下倒好,姓楚的抓理不饶人,这事情真要大张旗鼓调查,太党一直对咱们虎视眈眈,岂能不掺合进来?”他自己倒似乎忘记,先前还是他想着让窦易大闹一番,将楚欢逼进绝境。

    郎毋虚皱眉道:“大人,您的意思,是弃车保帅?按照楚欢的意思,将窦易调出度支曹?”

    胡不凡冷着脸道:“不然又能怎么办?楚欢明摆着是要撕破脸,不怕精明人,就怕这种莽夫……!”想到自己堂堂户部尚书竟然被一个主事难住,心里是恼怒。

    楚欢似乎给了某种选择,如果留下窦易,便要将事情进一步闹大,这当然是胡不凡不愿意看到的,要么就是窦易滚出度支曹,就此息事宁人,这也是胡不凡难以接受的,他在户部尚书位置坐了这么多年,素来只有他在户部指手画脚令出如山,还真没有哪个部属敢和他唱对台戏,从长远看,他自然会有许多机会整治楚欢,可是当前形势下,他却被楚欢握住的这张牌所难住,竟是想不出法来应对楚欢。

    “大人,这事儿还有回旋余地。”郎毋虚低声道:“楚欢声称同仁馆核算银是三十五万两,无非是因为窦易呈上了那份批银公函,只要毁掉那份公函,让窦易改口,重核算另一份批银公函出来,楚欢便没有证据证明同仁馆修葺银需要三十五万两,如此一来,没了把柄在他手中,他又如何调查?窦易之危,岂不就此化解?就算楚欢当众将公函里修葺银的数目说了出来,但是那份公函其他人可都没有亲眼瞧见,就算瞧见,他们也不敢帮楚欢作证,楚欢如果坚持那些话,咱们便可以上折弹劾他一个轻言诽谤扰乱户部之罪,就算逼他不走,他的日也不会好过。”

    胡不凡抚须微一沉吟,本来难看之极的脸色微微缓和,嘴角甚至显出一丝笑容,颔首道:“朗侍郎高见,哈哈哈……!”猛地想到什么,一跺脚,道:“不好,那份公函,本官……本官忘记带出来。”后悔不迭:“本官方气糊涂了,那份公函就在他的桌上……!”

    郎毋虚笑道:“大人莫急,此事交给卑职处理!”

    胡不凡忙道:“那好,你想法将那份公函拿出来。”凑近过去,低声道:“老国公曾经说过,对敌不如用敌,你如此这般……!”

    郎毋虚附耳聆听,随即点头拱手道:“大人放心,卑职知道怎么办!”

    郎毋虚来到楚欢院的时候,楚欢正坐在椅上闭目养神,又似乎是在想着什么,面无表情,等到郎毋虚背负双手走到桌边,轻轻咳嗽一声,楚欢似乎有所察觉,抬头见到郎毋虚,急忙站起来,拱手道:“郎大人!”

    郎毋虚目光在桌上扫过,却见桌上干净的很,只有一碗刚沏好的茶,胡不凡所说的那份批银公函却不在,心中一沉,但脸上还是淡定自若,含笑道:“楚欢呐,刚的事情,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窦易确实是太不知轻重,部堂大人已经将窦易找过去,严加训斥!”

    楚欢恭敬道:“大人请坐!”

    郎毋虚笑着坐下,又示意楚欢也坐下,这叹了口气,道:“楚大人,本官过来,是诚心想和你说几句贴心窝的话,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大人赐教,是下官的荣幸,下官必当洗耳恭听!”楚欢看起来倒是十分的恭敬。

    郎毋虚摇头叹道:“楚大人,你是个痛人,不说拐弯抹角的话,本官打心眼里喜欢这种人,也就与你说些痛的话,本官也不瞒你,窦易那份公函,预算三十五万两,是有大水分的。修葺同仁馆,或许不用二十万两银便能够完成。”

    楚欢眉头一扬,“哦”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郎毋虚察言观色,见楚欢神色没有太大变化,这轻声道:“楚大人,你刚入官场,两袖清风,这些本官都明白,当初本官初进官场,也是如你一般,意气风发,只觉得天下事无不可为,但是……!”摇头叹了口气,道:“事情有章法,可是章法却是人定的,而人的心思,却是天下难解之谜啊!”

    楚欢微微颔首,倒似乎若有所悟。

    “不错,六部衙门,天下百司,各司其职,都是尽心效忠圣上,报效朝廷。”郎毋虚身体微微侧倾,凑近楚欢,“可是你若以为天下百官都只是一心为公,那就未免大错特错了。俗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当官的也是人,也是血肉之心,也有家族亲人,也有朋友乡里,若是不能为己谋深,却也是失之情理的!”

    楚欢一副认真受教模样,问道:“大人的意思是?”

    “实话告诉你吧,三十五万两银,修葺同仁馆耗费二十万两,剩下的银,却要打点各部。”郎毋虚道:“礼部策划迎接西梁使臣之事,同仁馆是否合乎规格,由他们检验,这一方神仙自是要打点好,工部负责施工修葺,除了施工银,那些负责此项事务的同僚总不能让他们白忙活,咱们户部为此事费心费力,自然也要给自己留点好处,此外还有意想不到的各项开支,这都要算入进去,一旦少了,再要批复银,却是麻烦的紧,所以窦易核算三十五万两银,倒也不差!”

    “哦?”楚欢面不改色:“莫非各部同僚没有薪俸?”

    郎毋虚叹道:“楚大人,你自己寻思一下,就凭那点薪俸,能养得起一家老小?还有丫鬟、仆役、护院、车马,另外还有应酬,此外哪个人没有一点自己的爱好,在京里走上一步,都是银开道,仅靠薪俸,那都是要喝西北风的。”

    楚欢却是一脸茫然道:“大人的意思,是说这些银就该让大家得些好处?”

    郎毋虚摇头道:“楚大人还是没有明白本官的意思。”

    “请大人指点!”

    “这样说吧,同仁馆要修葺成功,离不开各部通力合作,这不是一个两个人的事,而是关乎各部上上下下近百号人的事,这份公函你不批复,其实不是为难窦易,而是为难各部官员。俗话说得好,天下恶之事,并非杀人放火,而是断人财路,你楚大人印章不盖,银批不下去,得罪的就是各部的官员,若是他们知道此事,楚大人你想想,你是不是转眼间便在京中遍地树敌?”郎毋虚叹道:“楚大人,你因为区区一个印,得罪如此多的官员,你觉得是否划算?什么清正廉明,什么两袖清风,什么为国为民,什么一生正气,这些都没用,对咱们来说,重要的,是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楚贤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PS:户部之争,不仅仅是为了让主角装逼,关乎本书的大框架,所以必须写,希望能写好。

    此外,今天点击总榜,红票总榜,双榜同时进入前十,这让沙漠激动万分,你们是无所不能的,一个写手能否出头,完全是读者朋友们是否赐福,感谢大家的给力支持,希望大家能够让沙漠继续向上,你们给沙漠薄面,沙漠也不能不讲究,本章五千字大章节,感谢诸位的支持,希望大家陪着沙漠继续往前高歌。

    如果有读者能抽出时间,留下长评啥的,是感激不尽。

    红票,点击,咱们继续上,你们给我动力,沙漠还你们精彩,携手并进!未完待续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医道官途首席御医鉴宝大师透视高手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古武万古神帝我的神级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