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六六章 赴约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0 08:28:08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风流仕途官榜武极天下无尽丹田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首席御医吞天
    楚欢在户部的第一日,便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回到西门署,这边早就准备好了酒肉,堂堂户部主事暂时住在西门署,自然是西门署上下的莫大光荣,而且从武京卫指挥使黄天都开始,到西城总旗张斗利,那都是对楚欢刮目相看,西门署这一干人又怎敢怠慢。

    不过西门署里面冷冷清清,整个署门里也才三个人,问了一句,才知道王甫一大早就已经带人去修缮严宅。

    天黑时分,王甫才带着一票人回来,见到楚欢,笑道:“大人,总旗大人一句话,事儿办的就是利索。调来了二三十号兄弟,还有数名巧匠,今儿一天,已经收拾了一半,最迟三两日,大人便可以入住进去了。”

    楚欢笑道:“真是劳顿诸位兄弟了。”

    他正要与众人用餐,还没拿起筷子,便有人送来一封请柬,只说是有人送来交给楚欢,人已经去了,楚欢奇怪,接过书函一看,却是有人相约去附近的一家酒楼饮酒,留名的却是轩辕胜才。

    楚欢犹豫了一番,对于轩辕胜才,楚欢倒是没有反感,反而觉得此人还有些可交之处,只是他却不知轩辕胜才为何要请自己吃饭?

    只是义气相投小聚,还是有别的原因?

    楚欢倒也知道,自己在京中虽然还有齐王这样一个后台,但是除此之外,可说是势单力薄,根本没有任何人脉。

    他更知道,想要在京中活下去,身后只有一个齐王,那是万万不成,就算还有皇帝陛下的赏识,可是一不小心,便很有可能被京城各方势力碾成碎片,如今还没有遇到什么荆棘,真要是遇上,仅凭自己现在的实力,恐怕与对手走不了一个回合。

    轩辕胜才乃是轩辕家族的重要成员,他代表的便是义国公一系,楚欢并不清楚义国公这一系究竟是偏向太子党还是偏向汉王党,又或者说只是保持中立,但是轩辕胜才主动来寻自己吃饭,不管如何,那就是有了相交的意思。

    楚欢固然不会真的去与义国公一系黏糊在一起,但是如果轩辕胜才真的只是要与自己交个朋友,楚欢却还是十分乐意的。

    毕竟轩辕家族在大秦帝国依然是强大的家族,即使不和他们走在一起,却也不能和他们正面为敌,今日如果自己不去赴宴,倒是大有可能因此而得罪了轩辕胜才,虽然轩辕胜才看上去不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但是错过这次机会,恐怕会让轩辕胜才误以为自己并不想与之结交,日后就算不为敌,却也很难为友了。

    王甫见楚欢沉吟,不由动问原由,楚欢倒也不隐瞒,王甫惊道:“是轩辕武尉吗?大人,轩辕武尉请你吃饭,这个面子可不能不给。”

    楚欢笑问道:“为何?”

    王甫轻声道:“大人有所不知,其实轩辕武尉的名声却也是极好的,但是他性子却有点怪。”顿了顿,道:“京里有一件关于他的故事,却不知大人是否听过?”

    “什么故事?”

    “据说好几年前,驸马……唔,就是那位遇刺的驸马尚未迎娶公主之前,给轩辕武尉发了一个请柬,请他往一处酒楼吃饭,轩辕武尉那日还果真去了,但是在酒楼足足等了一个晚上,驸马却一直没有出现。”王甫压低声音道:“轩辕武尉等到第二天早上,拿了一把刀,直接冲到了安国公府,单人单刀打进府内,硬是被他将驸马从床上拎了起来,如果不是轩辕统领及时赶到,驸马断胳膊断腿只怕是难免的,虽是如此,那一次驸马也是被轩辕武尉打了个头破血流,为了这事儿,轩辕武尉蹲了三个月的大狱,好在是圣上开恩,后来放了出来……!”

    “还有这事?”楚欢来了兴趣。

    王甫道:“这事儿许多人都知道,那是驸马故意逗轩辕武尉玩,谁知道轩辕武尉较真,等了他一夜,知道自己被戏弄,这才一个人打进了安国公府。那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轩辕武尉才二十多岁,年轻气盛,不过那时候已经是近卫军武尉了……!”

    “五六年前便是近卫军武尉?”楚欢奇道:“那为何如今还是原地踏步?”

    王甫摇头道:“并非原地踏步,当日出了那个事情,轩辕武尉非但被关了几个月,轩辕统领还将他的武职废除,直接贬为了普通的兵士。这几年才又一步一步升上来,否则轩辕武尉今日便算不是骁尉,也必定是云尉了。”

    楚欢这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

    其实昨日在铁血园,楚欢就觉得有些奇怪,马仲衡骑术不凡,身居云尉之职,相比起马仲衡,轩辕胜才箭术了得,比之另一名武尉高雅实在要强出太多,却也仅仅是个武尉,这似乎有些说不通,今日听王甫这般说,才明白其中的缘故。

    想到当年轩辕胜才单刀闯入安国公府,楚欢倒是觉得此人很有热血,是性情中人。

    楚欢要赴约,王甫见天色已黑,却是担心楚欢安危,坚持要带几个人跟随。

    楚欢心中明白,如果真有人想要取自己的性命,如果自己无法应对,身边就算带上几个武京卫也是无济于事,但是王甫盛意拳拳,楚欢也不好拒绝。

    当下王甫叫了孙静一、孙龙两人,三人跟着楚欢一同赴约。

    轩辕胜才相约的酒楼其实倒也不是太远,走过数条街,便即来到一条稍微热闹一些的街道上,楚欢却已经换上了便装,以这副打扮前来赴约,意思倒也清楚,乃是私交,不谈公事。

    轩辕胜才只是邀请了楚欢,王甫三人倒是不好前往,恰好酒楼旁边还真有一个小摊,夜里买狗肉面,王甫带着两人径自去吃狗肉面,楚欢则是只身进入酒楼赴约。

    一进酒楼,便有伙计迎上来,恭敬问道:“大爷可是楚欢楚大爷?”

    “你认得我?”

    “那你真的是楚大爷了。”伙计道:“楼上天甲号房,有几位大爷正在等着,传下话来,楚大爷如果到了,直接上楼去就是。”

    楚欢点头,伙计冲着楼上指了指,楚欢瞧见那里有一间房门关着,这才上楼来到了房钱,屋内却没有声音,不由敲了敲门,很快,屋内就传来声音道:“门没关,进来!”

    楚欢推开门,便瞧见屋内有一张大桌子,坐着三四个人,门推开的一瞬间,那几人的目光便齐刷刷地看向楚欢,楚欢扫了一眼,却并无轩辕胜才在其中,正自疑惑,陡然间感觉旁边劲风忽起,眼角余光却是瞥见一道身影往自己直扑过来。

    楚欢反应迅速,脚下稳住,探手抓了过去,孰知那人却也是灵活,楚欢探手过去,那人却也已经转动手腕子,来抓楚欢的手腕。

    两只手互相交错,电光火石间,竟然是过了五六招,楚欢终是抓住机会,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刚刚扣上,却感觉那手臂猛力一带,竟是将楚欢往那边扯动过去,楚欢立刻松手,却见到对方一条腿已经飞踢过来。

    楚欢也不犹豫,对方用手,他用手应对,对方出腿,楚欢却也是瞬间出腿,虽然出腿比对方晚,但是当对方的腿踢过来时,楚欢的腿也已经迎上,两条腿亦是互相交错,你来我往,身形却都是不动,劲风呼呼,楚欢打斗之中,却已经看清对方便是轩辕胜才。

    轩辕胜才虽然突然袭击,但是出招却并非狠手,他的腿功却也是不差,两人腿功交缠十来个回合,楚欢的脚尖终是点在轩辕胜才咽喉处,轩辕胜才的脚尖距离楚欢胸口却还插上一指距离,虽然看似相差不大,但是真要对敌,轩辕胜才已然败在了楚欢的手下。

    轩辕胜才哈哈一笑,收回脚,楚欢也已经收回脚,不等说话,轩辕胜才已经向桌边那几人道:“你们都瞧见了,并非我不使全力,这位楚大人的本事,确实是在我之上,今日你们总是见到了真人,高雅之流,怎能匹敌?”

    楚欢还弄不清状况,那几个人却已经纷纷起身拱手笑道:“这位便是扬威铁血园的楚欢楚大人吗?幸会幸会!”

    这几人都是便装,楚欢一时间不明白身份,轩辕胜才却已经拱手笑道:“楚大人,这几位都是近卫军中的人,听说了昨日楚大人的英姿,都想结识,幸好我也有意要请楚大人小饮几杯,所以将大伙儿都带上,大家一醉方休!”

    楚欢有些愕然。

    轩辕胜才却已经拉着楚欢手臂入席,这几人都是武人,倒也不拘束,觥筹交错,轩辕胜才敬了楚欢一杯酒,才道:“楚大人……!”

    楚欢道:“轩辕大人,咱们私交饮酒,便不要称呼大人,若是可以的话,不如都兄弟相称?”

    轩辕胜才笑道:“如此也好。昨日楚兄弟扬威铁血园,本以为圣上会将你调入近卫军,如此我近卫军又多了一员虎将,只是想不到圣上竟是将你调入了户部,这却是出人意料了。”

    楚欢笑了笑,道:“圣上这般安排,自有圣上的打算。”

    轩辕胜才道:“楚兄弟,到了户部,就好好地在户部办差。”凑近过来,低声道:“户部多蛀虫,你此番进去,可不要让那帮蛀虫再啃食帝国钱粮了。”

    楚欢心中一跳,但是面无表情,笑道:“我刚刚进入户部,一切不知,还真是没有头绪。”端起酒杯:“轩辕兄,喝酒!”

    忽听一人问道:“楚大人,听说天蜀国太子刘耀是你所杀?”

    “刘耀?”楚欢想了想,才道:“哦,侥幸而已。”

    一人笑道:“那可不是侥幸能够办到的。据我所知,朝廷暗中找寻刘耀已经许多年,神衣卫六大黑榜之中,刘耀便在其中,只是想不到那刘耀胆大包天,就在天子脚下,只怕连刘耀自己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死在楚大人的刀下!”

    轩辕胜才肃然道:“刘耀藏身京城,其用心不问自明,只怕就是坐等时机对圣上不利。此人剑术了得,如非楚兄弟将之除去,还真是一大隐患,楚兄弟也算是帮了咱们近卫军一个大忙的。”

    楚欢摇摇头,只是淡淡一笑,他到现在也还弄不清楚轩辕胜才今夜请自己过来,真的只是为了喝几杯酒,还是另有所图?诸事不明的情况下,他还是尽量少说话为妙。

    酒过三巡,一人已经有三分醉意,站起身来,摇摇晃晃道:“你们先喝着,我去趟茅房……!”摇晃着出门而去。

    轩辕胜才此时也已经饮下不少酒,此时已经有一人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另外两人则是迷迷糊糊说着胡话,轩辕胜才拍着楚欢肩膀,舌头大起来:“楚欢,今儿叫你饮酒,也是因为日后咱们在一起饮酒的机会不多了。”

    楚欢虽然也饮了酒,但是一直克制,保持着清醒,听轩辕胜才这般说,不由皱眉道:“轩辕兄此话怎讲?”

    “我已经对堂兄说过,不愿意继续留在京城。”轩辕胜才摆手道:“没意思,京城没有意思,像个木头一样。我要去边关,男儿一身武艺,就该纵横沙场……!”

    “去边关?”楚欢一怔。

    轩辕胜才点头道:“边关……西北边关,那里才是男人该去的地方……醉卧沙场,黄沙漫天,铁血金戈,哈哈哈……!”他已经是醉了。

    楚欢轻声问道:“轩辕兄去过西北边关?”

    轩辕胜才点头道:“去过……我还记得那里的风沙……唔,风寒笑死了,余不屈老了,西北正是要用人之时,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楚欢眼中划过一丝厉色,端起酒杯来,凑近轩辕胜才,笑道:“轩辕兄还能否饮上一杯……!”却不知如何,手一颤,酒杯一番,里面的酒水竟然打湿在轩辕胜才前胸衣襟上,楚欢立时站起,连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是我不小心,来来,轩辕兄,我为你擦干!”

    轩辕胜才眼睛半睁着,摆手道:“无妨……无妨……!”

    楚欢道:“酒水沾身,只怕要着凉……!”拉着轩辕胜才前胸衣襟,似乎在为轩辕胜才整理衣裳,但是不经意间一用力,隐隐看到了轩辕胜才的胸膛,楚欢目光从他胸膛扫过,只见到轩辕胜才的胸膛结实的紧,虽说是武人出身,却并无什么伤痕,楚欢眼中划过失望之色,一闪即逝,为轩辕胜才拉好衣衫,轩辕胜才却是抓住楚欢的手,醉醺醺问道:“楚欢,你要不要去?去西北,去和西梁人厮杀……!”

    楚欢道:“轩辕兄莫非忘记了,西梁人正要与我大秦议和,已经停战。”

    “停战?议和?”轩辕胜才摇头,“鬼才相信西梁人的话,大秦与西梁,不死不休……永远都不会有和平……!”他的酒量似乎也不算太大,说到这里,似乎也有些坚持不住,趴在桌子上,很快就打起呼噜。

    楚欢摇摇头,起身来,沉默片刻,走到门边,正想找伙计送几碗醒酒汤过来,尚未靠近大门,却从那虚掩的门缝隙中看到有人走过,走过的是两道身影,后面一道身影微躬身子,显得十分谦恭,楚欢瞧见那身影,竟是感觉十分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不由走近过去,微探头向外看去,只见走廊里正有两个人往楼下行去,前面一人肥胖得紧,一身锦衣,后面那人躬着身子,瞧着那背影,楚欢脑海飞转,猛地想起一个人来。

    他却是记得,自己在汇缘客栈那几日,隔壁有一个叫做常易的家伙,神神秘秘古古怪怪,楚欢正是因为瞧见那人古怪,所以没有深交,倒是常易几次三番主动搭讪,楚欢却都并不如何热情。

    离开汇缘客栈之后,便也没有在见到常易,楚欢几乎已经忘记,人生太多的过客,那样一个人,楚欢自然不会记在心上。

    只是没有想到,楚欢几乎已经忘记的常易,今日却似乎再次出现,那躬着身子的人,背影竟是像极了从前的那位邻居。

    楚欢不知道常易的底细,更不知道那大胖子是何人,不过瞧那大胖子行走姿势和动作,倒有些装模作样,似乎有意在摆架子一般,而常易却似乎是尽心讨好,一直送着那胖子出了酒楼。

    楚欢记得常易曾经说过,他好像是外地来京做生意的,要找官府做靠山,甚至曾想借助楚欢搭上官府的线,但是却被楚欢婉拒,今日瞧那模样,难不成常易已经找到了靠山,那大胖子竟是朝中的官员,瞧那大胖子的姿态,还真是带着几分官威。

    -------------------------------------------------

    PS:新一周,求红票,高.潮很快降临哈!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医道官途首席御医超级古武超级怪兽工厂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品相师万古神帝太古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