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六二章 算经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0 07:04:26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穿越者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首席御医无尽丹田无尽武装
    这一夜众人俱都是尽兴而散,次日一早,便有户部小吏来到西门署,要领着楚欢前往户部报到。

    户部衙门在南城,距离工部和兵部都不远,这三部的事务沟通较多,所以三大衙门都在一个区域,作为帝国政事具体行动的所在,六部衙门都是建造的十分宏阔,各门各曹严密分工,井然有序,户部衙门靠左,旁边是工部衙门,高大的门头上悬挂着“户部”二字,门前自有兵士把守。

    小吏带了楚欢进入户部衙门,自去通报户部尚书胡不凡,只让楚欢在院子里等候。

    院子很大,两边都有拱门,通向其他院子,是不是有官员进进出出,见到院子里的楚欢,都用一种极古怪的目光瞥上一眼。

    楚欢镇定自若,他此时还没有领官服,一身便服,而户部之中,来来往往都是官服在身,一身便装的楚欢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偶尔有人经过,看到楚欢,便凑着脑袋低声私语,随之发出怪异的笑声,楚欢知道他们没说什么好话,却也不在意。

    他很清楚,自己初来乍到,而且一过来就担任主事之职,必定会被许多人嫉恨,自己想要在户部立足,接下来还要遇到许许多多的困难。

    等了许久,依旧不见人过来召见,楚欢心中明白,这十有**是户部尚书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吧。

    正在耐心等待,忽见到左边出来一群人,十多人簇拥着一名年近六旬的老官员,正往院子边过来,楚欢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看到那老官员,只见那官员也瞧见了自己,随即见到有人在那老官员的耳边低语几句,那老官员脸上立时变色,一双眼睛陡然盯在楚欢的脸上。

    楚欢见他看着自己,微微颔首,但是很快就感觉到此人充满敌意,那眼眸子里分明带着仇视,不由皱起眉头。

    虽说自己初来乍到,有些人嫉妒倒也罢了,但也不至于会有这种如同死仇般的情绪吧?

    但是只一念间,楚欢就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更是微锁,见到那老官员一步步逼过来,楚欢拱手道:“前辈是扬大人吧?后进楚欢,见过扬大人!”

    楚欢此时已经想起,自己被调入户部度支司担任左主事,而前任左主事杨彤则是被调去礼部,相比起户部,礼部任职自然差许多。

    他初来户部,这老官员竟是对他如此仇视,楚欢脑子一转,就猜到此人十有**就是那位杨彤,自己取代了此人的位置,怪不得此人会如此仇视。

    楚欢拱手行礼,这老官员竟是闪到一旁,冷笑道:“受不起!”声音冰冷生硬。

    楚欢淡淡一笑。

    老官员道:“你就是楚欢?”

    “正是!”楚欢不卑不亢。

    “楚欢,你以为将老夫挤走,你就能在户部好好呆着?”老官员杨彤怒视道:“你有何德何能,会吟几首诗,便以为能打理度支曹?黄毛孺子,不要一朝得宠,便自以为无所不能,爬到越高,跌的也就越重。”

    楚欢本来见杨彤年纪大,本是存了礼敬之心,谁知道这杨彤一上来就没有好话,楚欢心里也有些恼怒,淡淡道:“承蒙圣上眷顾,调入户部,能否打理,总是要试一试的。”

    杨桐身边十多名户部的大小官员都是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楚欢,一个个神色不善。

    杨彤冷笑道:“说的倒是好听。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能在度支司待下去。度支司每日里收支何以百计,你无非是攀上了关系,这才调入进来,老夫可以告诉你,这户部不同其他,没有真本事,想在这里待下去,只会自取其辱。”

    杨彤的意思,自然是说楚欢有齐王瀛仁的关系,所以才会被调入进来,并非楚欢本身有什么能耐。

    一众官员都是微微颔首,显然对杨彤之言深以为然。

    楚欢心知自己初入户部,若是就此被他们奚落轻辱,日后在户部更是不好待下去,淡然一笑,道:“老大人多虑了,老大人调入礼部,日后操心的只会是礼部的事务,楚欢既然调入户部,自然会在户部好好办差。至若老大人所说的本事,楚欢不才,自问也不会一无是处!”

    杨彤不屑道:“靠你骑马射箭?靠你吟诗弄文?”

    楚欢神情淡定,道:“老大人似乎对楚欢很有偏见。”他此时虽然说话的声音还是很温和,但是神情间却没有了一开始的谦恭之色。

    杨彤不给他好脸色,他也用不着假以辞色。

    四周官员顿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少人眼中便显出不满之色。

    “偏见?”杨彤笑起来,充满着轻视,“楚欢,老夫今日便要往礼部那边上任,既然临走前碰上你,那么老夫还真想试试你有什么本事,能够担起度支司大任!”

    “老大人准备如何试?”楚欢皱眉道。

    杨彤道:“老夫不会去试骑马射箭这些粗俗之能,也不会试你吟诗作对的无病呻吟,你既然自称能够胜任度支曹主事一职,那么老夫便出两道题,可你是否有资格调入度支曹!”

    楚欢皱眉,旁边一名官员已经道:“楚大人,该不是不敢应对吧?”

    “听说楚大人扬威铁血园,威风八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连圣上也是赞不绝口,如今杨老大人只是要出两道题,楚大人便要退却吗?”

    “谁说楚大人要退却?”一人阴阳怪气道:“楚大人正在准备呢,是吧,楚大人?”

    “来来来,让咱们瞧瞧楚大人的本事,铁血园扬威,咱们的身份不够,没能看到好戏,今日楚大人前来,正好让咱们见识见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话音之中,不无讽刺不屑,显然对楚欢的能耐大是怀疑。

    虽说楚欢是皇帝陛下亲口封为户部主事,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楚欢身后的靠山只是齐王而已,齐王在朝廷中的实力实在太弱,朝堂内外的官员,十有**对齐王并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对齐王如此心态,对楚欢自然更是不屑一顾。

    人声杂乱,零零散散又有不少官员聚集过来,只是片刻间,竟然有大大小小二三十名户部官员围拢过来。

    杨彤被楚欢挤出户部,失了一个油水丰厚的官职,却要调取礼部做个清水官员,他心中自然是恼怒无比,今日碰到楚欢,那是有心要让楚欢在众人面前难堪,杀一杀楚欢的颜面,也消消自己的心头之很。

    楚欢见众人都围着指指点点,心中知道杨彤是有意当众刁难,自己如果退缩,日后在户部便难抬头,当下淡淡道:“杨大人要出问什么问题?”

    杨彤立刻道:“好。你既然敢应承,老夫就给你出两道题,你若真是能够答上来,老夫便心服口服!”背负双手,微一沉吟,终于道:“鸡兔同笼不知数,三十六头笼中露。数清脚共五十双,各有多少鸡和兔?”说完,冷冷一笑,盯着楚欢。

    四周官员互相看了看,都显出古怪笑容。

    楚欢眯起眼睛来,虽然这题古里古怪,但是他却很快就弄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杨彤的这道题,说的是有鸡和兔同在一个笼子里,鸡和兔的脑袋共有三十六个,加起来共有五十双脚,也就是一百只脚,以此条件算出笼子里有多少只鸡,多少只兔。

    这是一道算题。

    陡然间,楚欢猛地想起当日在光明殿的时候,周廷曾经问过自己会不会算经,自己当时说过略懂,当时还不明白其中深意,但是现在想起来,难道当日里周廷就知道自己有可能会用上算经?

    古代的学目,当然不会只有诗词歌赋,实际上门类众多,算经便是其中之一。

    算经便是后世的算术题,古人其实在算数上就已经有很深的造诣,楚欢甚至知道,后世的“勾股定律”,实际上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出现,古代有个叫作商高的人便曾经向周公说过,如果勾为三,股为四,弦必为五。

    虽说算经在古代就已经很发达,但是真正精通算经的人才却并不多,相比起诗词歌赋、骑马射箭这些文武研习,研习算经的只占少数人。

    也正因如此,精通算经的人,往往都能寻到不错的事情,即使官位不高,但是活的却都通常不错,这杨彤便是精通算经,大秦立国,广招天下贤才,杨彤便是因此进入了户部,凭借着对算经的精通,很快就在户部站稳了脚跟,这十多年来,在户部虽然只是主事,但是尚书、侍郎对其也都是要给几分薄面,在户部过得很是滋润。

    他此时出的这道题,难度极大,莫说没有学过算经,即使学过算经的,也未必能够答得上来,其用心,无非就是让楚欢当众出丑而已。

    楚欢外形看起来虽然英武,却并无文人气质,打死杨彤,他也不会认为楚欢懂得算经,他出这道题,那也是认准了楚欢肯定答不上来。

    见楚欢微皱眉头,杨彤顿时得意道:“楚欢,你是否能答上来?连这样的题目你都答不上来,还想在户部办差?哼,真是天大的笑话。”

    四周众官员也都是议论纷纷,目光各异,其中神色,自然没有一个是对楚欢怀有善意。

    楚欢却是淡然一笑,反问道:“杨大人,楚某还以为你学术深厚,能够出些高深的题目,想不到竟然出此肤浅之题,这样简单的题目,还需要去想?”

    杨彤和众官骤然变色。

    如此难的题目,楚欢竟然说肤浅,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杨彤气得胡须吹起,冷笑道:“大话谁都会说,楚欢,你既然说容易,那你告诉老夫答案是什么?”

    “很简单。”楚欢信心十足道:“兔十四只,鸡二十二只!”

    杨彤一怔,旁边不少官员都看着杨彤,更有一些官员却是皱眉苦思,却是在想如何来解这道题。

    “杨大人,楚欢说的对不对?”旁边有人向杨彤低声问道。

    杨彤深吸一口气,看着楚欢,问道:“你……你是如何算出来的?”他这话,却几乎等于已经承认楚欢的答案是正确的。

    “很容易。”楚欢耸耸肩:“有两种法子可以得出结果,一是砍足法,一是添足法!”

    “砍足法?”杨彤一时没有明白过来:“添足法?这是什么意思?”

    楚欢解释道:“兔子有四只脚,我们现在砍足法,假设兔子也只有两只脚,那么三十六头,便只有七十二脚,可是现在有一百只脚,相差二十八只脚,这二十八只脚重新补上去,一只兔子补上两只脚,便是十四只兔子,剩下的便是二十二只鸡。这便是砍足法!”

    许多人还没有消化过来,杨彤却已经问道:“那又何为添足法?”

    “道理相同,便是假设鸡也有四只脚,那么三十六头便会有一百四十四只脚,比百脚多出四十四只,如此再砍去鸡多出的两只脚,就能得出有二十二只鸡的结论。剩下的自然就是十四只兔子。”楚欢轻描淡写道:“杨大人,却不知楚欢所言对不对?”

    杨彤面如死灰。

    这道题目,乃是他得意之题,当初他也是花了数日猜得出结论,本以为定可难住楚欢,谁知道楚欢竟在瞬间就得出结论,而且想出了两种解题方式,这两种解题方式不但别出心裁,而且深得算经真谛,当真是妙不可言。

    他却不知,算经发展到后世,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时代的车轮之中,无数的算学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对故人来说许多苦难复杂的题目,经过后世的算术方法,却是很容易就解答出来,这道题目在这个时代很是困难,但是有过后世算数基础的楚欢,确实很容易就将这倒复杂的题目解答了出来。

    “杨大人,杨大人,楚欢说的对不对?”旁边的官员们纷纷询问,可见连这些人都无法确定答案。

    杨彤又是惊讶又是沮丧,叹了口气,终于点头道:“不错,他……他的答案是正确的!”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锦绣民国透视高手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万古神帝权财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