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五九章 杀人不见血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0 07:04:20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武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唯我独尊武极天下无尽丹田
    楚欢对于夷蛮人知道的并不是十分的具体,但是作为帝国北部的游牧民族,楚欢也是有过耳闻,甚至见过夷蛮人。

    夷蛮人与西梁人虽然都是氏族部落,但是本身却又是大不相同。

    西梁人虽然分为大小各部,但是各部盟却有一个中央控制的王权,从上到下有着十分严格的等级,其制度虽然不完全相同于中原王朝,但是各方面却也是模仿着中原制度。

    而且西梁人虽然被中原人视为外族,但是形貌之上,却并没有太大的悬殊。

    夷蛮人则不同。

    相传夷蛮人来自遥远的北方,很多很多年前从天边的北部迁徙而来,定居在了北疆戈壁草原,他们也有着大大小小数十个部落,却并没有集中的王权,各部落之间互相结盟,今日是敌,明日是友,互相争夺丰饶的草地,虽然同根同种,但是互相攻伐,从不留情。

    也幸亏夷蛮人有内斗的习惯,互相之间连年厮杀,因此内耗,对大秦的威胁远比不上西梁,除非迫不得已,才有一些夷蛮部落一狠心袭扰秦境,其目的还真不是攻城略地,只是想着抢些东西回去,一群乌合之众的强盗而已。

    夷蛮人不通礼数,野蛮凶狠,言而无形,但是对于大秦的物产却是十分的喜欢,如果大秦商人进入北疆,非但不会遭受刁难,而且夷蛮各部落都会待若上宾,严加保护,他们虽然野蛮,却并不蠢,也都清楚,如果中原的商人在北疆出现意外,那么中原的商人以后就不敢进入北疆,夷蛮人便再也得不到中原的好东西。

    中原人的瓷器、茶叶、丝绸、美酒……,在蛮夷人的眼中,都是好东西。

    实际上前朝时期双方就已经开始进行过贸易,但是那时候大华朝对夷蛮人很是不屑,中原商人固然可以进入北疆,但是大华朝却很少允许蛮夷人进入中原贸易,而大秦立国之后,北疆却有几个部落带着礼物如今进贡,提出了大秦开放关隘,允许夷蛮人进入经商的请求,皇帝陛下倒是开明,准许了夷蛮人的请求,十多年来,蛮夷人与中原的交易如火如荼,虽然依然有些蛮夷部落偶尔侵入秦国的国土,但是双方的民间贸易却并没有受到影响,河西壶口关日夜商队不断,两边的贸易可说是十分的繁盛。

    夷蛮人的外形与中原人大不相同,楚欢此前见过,倒像后世的欧洲人,皮肤泛白,大都是卷发,体型魁梧,肌肉发达,在中原人眼中,那不是健壮之美,而是充满了野蛮。

    精忠侯冯元破提出要在河西边关开设北疆贸易场,楚欢第一时间便意识到这确实将会汇集出来大批的财富。

    他不知道北疆贸易场一旦真的开辟,冯元破将会如何从中聚敛财富,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北疆贸易场开辟,那么帝国的北部将会出现一个繁华的商业区,那个时候,河西道的北疆贸易场,必将是一个通体泛着金色光芒的大金团。

    皇帝对此却似乎并无深思,又或者对冯元破太过相信,笑道:“北疆贸易场?这当真可以为修建天宫募集银两?”

    “可以缓解一些压力。”冯元破立刻道:“圣上若是同意,臣此番回去之后,便着手准备此事。”

    皇帝道:“如此也好。不过此事回头可与户部磋商一番……!”看向楚欢,指着楚欢道:“精忠侯,这是朕今日刚刚封赏的户部度支曹主事,日后财赋之事,倒要与楚欢多多沟通!”

    此时早有人代替楚欢去拿着画卷。

    冯元破看向楚欢,脸上很快显出惊讶之色,道:“楚大人年纪轻轻,便得蒙圣上重要,必定是才能出众的年轻才俊。圣上用人,素来人尽其才,楚大人年少英才,下官当真钦佩万分。”他向着楚欢深深一礼,一脸诚恳之色,楚欢却也只能还礼。

    皇帝笑道:“你们都是朕的忠臣,尽心办差,朕必将无忧。”说到此处,似乎想到什么,脸色微微沉下来,问道:“精忠侯,你方才还说,除了个别人,大部分官员都愿意为修仙宫慨慷解囊……你说的这个别人,又是指谁?”

    冯元破憨厚的脸上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竟是呆呆地问道:“圣上,微臣……微臣不说别人坏话。”陡然间似乎惊醒过来,立刻跪倒,连声道:“圣上,微臣失言,微臣失言,还请圣上降罪!”

    皇帝淡淡道:“朕问你,是谁不愿意慷慨解囊?”

    冯元破埋头地上,道:“圣上,微臣只是口不择言,河西道官员,大都是尽心办差,忠心耿耿……!”

    “精忠侯,你起来。”皇帝龙袖一抖,回到金色大椅子上坐下,冷笑道:“朕今日倒想知道,究竟是谁如此吝啬,朕富有四海,天下子民俱是朕的子民,天下财富也俱都是朕的财富,难道还有人要与朕争夺财富不成?”

    冯元破不敢抬头,道:“圣上,微臣……微臣说错了话,微臣该死,微臣该死……!”他竟是用额头撞击地面,这地上是坚土,脑袋撞得“咚咚”响,不过几下,冯元破的脑袋竟然撞破,溢出鲜血来。

    诸臣看在眼里,都是吃惊,皇帝已经叫道:“精忠侯,你站起来!”

    冯元破站起身来,躬着身子,额头流血,并不理会。

    皇帝阴沉着脸,问道:“你是个诚实的人,你来告诉朕,到底是谁?”

    冯元破无奈道:“微臣不敢欺瞒圣上,河西道凉州知州伍士通……哎,伍士通对修建仙宫似乎有些异议。当时诸官都是愿意慷慨解囊,伍士通却说……!”说到这里,偷瞄了皇帝一眼,并不敢说下去。

    “他说什么?”

    “回圣上,伍士通说,就算他将自己的家财捐献出来,也不过杯水车薪。数百万两银子的工程,太过庞大,又何必……又何必浪费钱财。”冯元破小心翼翼道:“他还说,建一座行宫,还不如让百姓多吃几碗饭……!”

    “混账!”皇帝一手拍在椅把上,怒不可遏,“什么为了百姓,伍士通之心,别人不知,朕难道还不知道?他是以此为借口,不愿意捐献钱财而已。精忠侯,朕问你,伍士通家财是否丰厚?”

    冯元破犹豫了一下,才道:“伍士通世代居于河西,是河西大族,根深蒂固,几代人的积累,倒是……倒是家资万贯……!”

    “家赀万贯?”皇帝眼中杀机隐现:“朕要让他明白,他的家财,是朕赐予,朕可以让他家赀万贯,也可以让他身无分文!”

    “圣上,伍士通未必是吝啬不捐。”冯元破恭敬道:“伍士通在凉州素有美名,百姓都叫他伍清天,威望极高,其家族在凉州也是第一大家族,据微臣所知,遇到天灾,伍家却是时常慷慨解囊,救援百姓,百姓们对伍家也一直是感恩戴德,伍士通反对建造行宫,或许……或许真的是误会微臣要劳民伤财,所以……!”

    楚欢听到这里,心中暗惊。

    这冯元破这几话句话,当真比刀子还厉害。

    如果冯元破在这里大说伍士通的不是,倒似乎是故意在皇帝面前进献谗言,不免惹人怀疑,但是他却在话语上夸赞伍士通,明为夸赞,实际上却已经给了伍士通致命一刀。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百姓心中的至高神,只能是皇帝。

    冯元破言辞之中,却将伍士通说成凉州人心所向,而且言语之中,却是两次三番提及伍士通乃是凉州世族,根深蒂固,深得民心。

    皇帝不怕臣子贪财,不怕臣子骄横,但是对臣子收揽民心却是大大的介怀。

    伍士通本就是凉州大族,又得民心,伍家可以为救济灾民出银子,但是为皇帝修造行宫却一毛不拔,甚至还反对,这将皇帝的威严置于何地?

    楚欢知道,冯元破这几句话一说,那位凉州知州已经是凶多吉少。

    果然,皇帝已经厉声道:“他可以为百姓出银子,修建行宫却是吝啬无比,他这是何心思?是要收买民心与朕为敌吗?”

    皇后见皇帝起了杀意,急忙道:“圣上,保重龙体,伍士通或许……!”

    “不必为如此乱臣贼子说好话。”皇帝冷冷道:“传朕旨意,伍士通居心不轨,阳奉阴违,如此奸臣,大秦不可容,罢免其凉州知州一职,抄没家产,将其……!”他还没说完,皇后再一次道:“圣上开恩,当年圣上平定天下,伍家有功于社稷,即使伍士通有罪,还请圣上网开一面!”

    皇帝皱起眉头,顿了顿,终于道:“削其为民,伍家子弟,俱不得录用为官。”

    冯元破忙跪下道:“圣上,伍士通虽然有罪,还请圣上念他为朝廷效命多年,从轻处罚,他在凉州素有清名,微臣愿意回去之后,好好劝说……!”他似乎是竭力为伍士通说请,但是皇帝盛怒之下,已经厉声道:“休得多言。精忠侯,朕会派人随你前往河西,将其罢官免职……!”

    冯元破无奈道:“微臣遵旨。只是如此一来,凉州知州一职空缺,凉州乃河西重州,知州之位不可空缺……!”

    “你有何人选?”

    冯元破忙道:“臣不敢。一切还凭圣上做主。”

    “朕不是让你做决定。”皇帝道:“你且说说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冯元破想了想,才道:“凉州工部司主事杜慎为官清廉,很有才干,而且对凉州很是熟悉,倒是一个合适人选,不过这一切还请圣上示下!”

    “杜慎?”皇帝想了想,终于道:“传朕旨意,着杜慎为凉州知州!”他站起身来,似乎余怒未消,道:“朕倦了,都散了吧!”向冯元破道:“精忠侯,你与户部商议北疆贸易场之事,河西事务,朕全都交付于你!”

    冯元破俯首道:“微臣誓死报效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顾不得额头鲜血,连连叩头,当真是忠诚无比。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