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五七章 猎狗,天宫!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0 07:04:17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武极天下穿越者唯我独尊首席御医风流仕途
    铁血园内,齐王正向皇帝进言:“父皇,楚欢既然已经官封户部主事,是否也该给他安排住处?我大秦堂堂户部主事,总不能连一座住处也没有。”

    皇帝含笑道:“瀛仁,你觉得该如何安顿楚欢?”

    “儿臣以为,该当赐给楚欢一座府邸。”齐王忙道:“父皇,楚欢救过儿臣的性命,而且父皇也说过,楚欢立了大功,封了官,也该赐府。”

    皇帝道:“你是想让朕派人给楚欢修造一座府邸?”

    吏部尚书林元芳已经上前道:“圣上,臣以为并不需要重造府邸。”

    “哦?”

    “洛安城中,却有多处府邸空出来。”林元芳恭敬道:“可择一处让楚欢安顿下来。”

    齐王忙道:“要择府邸自然可以,但是楚欢进入户部之后,恐怕事务繁多,选择府邸,以静为好,不要再人多眼杂之处,以免打扰楚欢歇息。”

    皇帝笑道:“瀛仁,你倒是比楚欢自己还上心。”

    齐王瀛仁脸上微红,却不敢说话。

    楚欢在旁却也是感觉奇怪,安排居所这等事情,想不到瀛仁也会上心,这齐王是个吃穿住行不需犯愁之人,却对自己的住处如此用心,楚欢总觉得有些古怪。

    “林爱卿,齐王既然关爱臣子,你就想一想,何处适合楚欢?”皇帝问道。

    林元芳想了想,恭敬道:“若只是府邸,倒有五六处合适之选,但是要说远离人群,这却不多。”忽地想到什么,道:“臣想起来了,皇城西门之外,琅环街上还真有一处府邸,那是前任国子监主薄严布道的宅子,如今空无人住,街道人迹稀少,倒是一处合适人选,只是……!”说到这里,便即顿住,没有继续说下去。

    楚欢一怔,林元芳所说的地方,不正是自己杀死天蜀国太子刘耀的严宅吗?难不成竟是要将自己安顿到那里去?

    皇帝道:“那是楚欢的府邸,楚欢在那里立下过大功。”看向楚欢,问道:“楚欢,朕将严宅赏赐给你,你可搬进那里去住!”

    楚欢恭敬道:“微臣谢圣上隆恩!”心里只觉得有些别扭,据说严宅前任主人严布道一家是被满门抄斩,自己入住进去,是否有些晦气?

    不过皇帝既然开口,自然只能遵旨。

    齐王见三言两语间已经安排好楚欢的住宅,显出兴奋之色,竟似乎比楚欢还要。

    便在此时,听得一个尖利声音响起:“河西道总督冯元破求见圣上!”

    皇帝眉头舒展开来,抬手道:“快宣!”

    他扭过头去,脸上倒是显出几分喜意,楚欢看在眼里,心中奇怪,先前有人禀报冯元破到来,皇帝就显出几分喜色,此刻冯元破被召来,皇帝却更是喜形于色,倒似乎对冯元破十分的欣赏器重,他以前还真不知道帝国会有这样一个人物受皇帝的喜爱。

    很快,一名人高马大的官员飞快而来,距离皇帝尚有一段距离,立刻跪倒,高声道:“河西道总督冯元破参加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齐王殿下,见过诸位大人!”

    此人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他身为一道总督,封疆大吏,但是却极其谦恭,以膝为足,向这边迅速挪动过来。

    楚欢看了看此人,只见此人不过四十出头,脸大眼亮,最显眼的是那大鼻梁,比之寻常人要高出不少,高高挺起,这鼻子若是长在别人的脸上,自然是大不协调,但是长在这张大饼脸上,却还是十分般配,皮肤微黑,一身官服,但是官服却占满了灰尘,而且此人看上去一副风尘仆仆之色,脸上虽然恭敬无比,但却还是带着掩饰不住的疲倦之色。

    这人宽脸高鼻,如果换身衣裳,倒像一个朴实的农夫,这一身官服在身,虽然身份变了,不过却还是带着朴实之气,最为奇怪的是,此人的背上还背着一只包裹,里面放有长形之物,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东西。

    楚欢本以为一方总督,即使不是威风八面,也该气势不凡,就好比西山道总督乔明堂,面如冠玉,风度优雅,却想不到这位河西道总督却是如此一副貌不惊人的模样。

    距离皇帝几步之遥,冯元破便即将头埋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他人高马大,这般撅着,背后的包裹竖在背上,颇有些滑稽,显得极尽谦恭。

    皇帝含笑问道:“大鼻子,你这一身灰尘,为何不收拾一番再来见朕?”

    冯元破立刻道:“臣已经一年多不曾见到圣上,进京之后,便直接入宫,期盼能够早早见到圣上,一时间忘记收拾,如此模样,有失礼数,还请圣上责罚!”

    皇帝抬手道:“起来说话吧!”

    冯元破谢恩起身,抬头看着皇帝,恭敬道:“圣上的气色,比之一年前要好上许多,臣虽然远在北方,但是无日不在思念圣上,只愿圣上龙体康健,臣死也安心。今日见圣上气色甚好,臣的心这才安心下来。”他脸上带着笑憨厚的笑容,语气极其诚挚,便是楚欢听见看到,亦是觉得冯元破这番话出自真心。

    皇帝笑道:“前番你呈上的奏折,北边夷蛮骚动,如今是否安定?”

    “托圣上洪福,大秦国威,北边夷蛮的骚动已经平定。”冯元破恭敬道:“夷蛮古塔烈、席虎尔、安托鲁等部去年冬天遭受雪灾,粮食匮乏,所以犯边骚扰,微臣调军设下埋伏,诱敌深入,一举击溃来犯之敌,斩敌八千,三部夷蛮乞降,献上了宝物,敬献圣上,臣此番已经带来京中,献给圣上!”

    皇帝笑道:“朕当年攻灭河西国,将你们父子留守河西镇守,这么多年来,你们父子没有让朕失望。你的父亲虽然已经去了,但是你冯元破却依然是朕的一把利剑,镇守北边,夷蛮难越一步,你没有丢你父亲的脸,更没有丢朕的脸!”

    冯元破眼圈一红,道:“圣上对我们冯家的恩惠,我们冯家永生也报答不完。家父临终之前,再三嘱咐微臣,我们冯家是为圣上把住北边国门的猎犬,对圣上忠心耿耿,对来犯之敌却要凶狠无比,无论是谁,想要侵犯圣上的土地,我们冯家便要用牙齿去咬,用爪子去撕扯,便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能让夷蛮踏入圣上的土地一步。家父之言,微臣谨记在心,一字不忘,每日里临睡之前,都要在心中默念,圣上对我冯家的恩惠,我冯家只能竭尽全力去报答,世世代代,冯家子弟永为圣上之猎犬!”

    皇帝开怀大笑,四周为数不多的官员却是神色各异,楚欢却是觉着这冯元破说话实在有些露骨。

    这些话如果是由别人来说,定然会让别人的身上起鸡皮疙瘩,但是从冯元破的口中说出来,却显得真挚诚恳。

    “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忠臣,这才是忠臣。”皇帝笑道:“我大秦十六道,河西道每年的赋税上缴最为及时,而且有大鼻子镇守河西,夷蛮已经多少年没有对我大秦造成威胁,如此良臣,如此能臣,如此忠臣,才是我大秦需要的臣子。”

    “明君治下出良臣!”林元芳不失时机地道:“冯总督忠心耿耿,才能出众,这也是圣上慧眼识人,也只有圣上的伯乐眼,才能识得风将军这匹千里马!”

    “林大人过誉了。”冯元破忙道:“微臣只是将圣上的布署付诸实现而已,有圣上之英明,有大秦之强盛,无论谁坐镇河西,夷蛮都不敢轻举妄动。君强则国强,国强则外敌不敢扰,河西之稳,全仗圣上天威,微臣实在是尺墨寸功而已!”

    皇帝抚须笑道:“不骄不躁,居功不傲,朕没有看错人。”又问道:“大鼻子,你这背上背的是何物?该不会是夷蛮人敬献给朕的礼物吧?”

    冯元破上前一步,恭敬道:“圣上,臣此番进京,一来是想拜见圣上,得瞻龙颜,二来也是向圣上奏明一件大事,恳请圣上允许!”

    “哦?”皇帝身体微微前倾:“你既说有大事,便真是有大事,到底何事,快快道来!”

    冯元破从背上取下包裹,缓缓解开,里面竟豁然包着一卷长长的卷轴,冯元破握在手中,恰好身边就是楚欢,含笑道:“请这位大人帮个小忙!”

    楚欢奇怪,还是上前来,冯元破将卷轴递给楚欢,谦和道:“有劳这位大人握好,这是一幅画,需要两个人才能打开!”

    楚欢点点头,接过画卷,这画卷的轴已经很长,冯元破一点点打开,皇帝和皇后固然十分奇怪,旁边的大臣们也都是弄不明白冯元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往旁边簇拥着看,那画卷缓缓打开,很快就响起一阵惊呼声来。

    楚欢在旁侧看,一时间还真看不清全貌,但是却依稀能够感觉到这幅画大气磅礴,似乎是某种建筑。

    皇后一直稳重端庄,此时看到这幅画,俏脸上却也是显出吃惊之色,红唇微动,而皇帝却已经站起来,睁大了眼睛,两边的官员惊叹声却是此起彼伏,不少人更是揉着眼睛,似乎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一幕。

    “圣上,这便是微臣要奏明圣上的大事。”冯元破恭敬道:“就在几个月前,河西忽然出现异象,一天晚上,天空忽然金碧辉煌,浮现出一座天宫,微臣当时正在巡视边防要塞,看到这一幕,惊讶万分,更令臣惊讶的是,那天宫之中,有一对神仙出现,此异象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微臣当即便令画师将那一幕画了下来!”指了指画卷,道:“这便是当日出现的异像之景!”

    皇帝一步步走过来,站在画卷前方,许久才指着图画道:“那云桥之上,怎地倒像是朕的身影?”

    “不错,那是圣上。”林元芳已经凑近过来道:“圣上身姿,臣一下子便能辨识出来,那必定是圣上无疑。圣上旁边的,便是皇后娘娘!”

    “正是,是圣上和皇后娘娘。”有人惊呼道。

    这是一幅美轮美奂到极致的图画,一幅完整的天宫笼罩在祥云之间,琼楼玉宇,氤氲如雾,雕栏玉砌,如梦似幻,雕梁画栋,九阙横斜,大秦皇宫已可算是人间最华丽堂皇到极致的建筑,但是与这画上的天宫相比,却是逊色不少,这天宫的许多建造,当真是妙到巅峰,鬼斧神工,几乎不是人脑可以想象。

    “圣上,当日出现异象,微臣就以为是圣上与娘娘腾云去了河西,跪地参拜。”冯元破显得十分激动:“圣上与娘娘,都是天上神仙!”

    皇帝却也显得有些激动,问道:“冯爱卿,这……这是真的?”

    “微臣不敢欺瞒圣上。”冯元破道:“当时并非臣一人所见,臣在河西北部嘉陵要塞瞧见,当时瞧见此景的,不下数百人。”

    皇帝赞道:“果然是异象,这是一幅好画!”笑道:“冯爱卿,你这份礼物,朕很喜欢,这幅画,朕收下了!”

    冯元破摇头道:“圣上,这并非微臣献给圣上的礼物!”

    皇帝皱起眉头,瞥了冯元破一眼,问道:“这是何意?”

    冯元破朝旁边示意,一名太监知道意思,急忙过来代替冯元破拿住了画卷另一边,冯元破跪倒在地,恭敬道:“这只是一幅图,微臣要献给圣上的,是一座天宫,一座真正出现在凡间的天宫!”

    皇帝一时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问道:“你说什么?”

    冯元破正色道:“臣恳请圣上准许臣为圣上在河西修建一处行宫,这处行宫,便依照这幅图来兴建,臣要将这幅图上的天宫从画上取下来,建成出现在人间大地上的真正天宫,以此祝愿吾皇万寿无疆!”

    众臣闻言,都已经惊住,楚欢亦是大大吃惊。

    --------------------------------------------------

    PS:今日第四更,早上十点一更,下午四点一更,晚上六点多一更,现在一更,四更一万三千字,筋疲力尽,放声求票!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透视高手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万古神帝太古神王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