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三三五章 太子剑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30 03:00:38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末日刁民穿越者武极天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首席御医无尽武装唯我独尊官榜
    鸿羽道长话一出口,裴绩和楚欢都是一怔,楚欢一怔之后,心里立时惊骇无比,他万万没有料到,鸿羽道长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的心里充满了震惊。

    只有楚欢自己明白,当年自己的灵魂穿越,附身在楚欢肉身,实际自己这个人,已经是一个肉身和一个灵魂的重新组合,难道这鸿羽道长竟然有这样的本事,竟然看得到这样玄奇的真相。

    裴绩一怔之后,已经皱眉道:“道长,有些玩笑可开不得。”

    鸿羽道长道:“贫道知道你们不会相信。”凝视楚欢道:“楚居士,恕贫道直言,只从面相看,你多年前便该当没了阳寿。”

    楚欢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他不知道这鸿羽道长究竟是何来头,但是他却明白,如果这种事情传扬开去,真的有人相信自己已经死去,那么自己必将被视为怪物,很难存在于这个世界,这是一个对灵异神鬼十分敬畏的时代,当死而未死,必将被人视为异类,平静道:“但是我现在还活着。”

    鸿羽道长道:“所以贫道才奇怪,或许楚居士命中另有阴阳,那也是未可知的。”顿了顿,才道:“其实贫道并非胡说八道,命由天作,福由心生,祸福在心,心则显于面,摸骨相面,便是从面看心,由心测命。楚居士的面相确实福泽短浅,贫道估算,应该**年前就已经阳寿当至。”

    鸿羽道长直言楚欢是个死人,还说楚欢福泽短浅,这终究让他有些难堪,已经摆好碗,拍开酒坛封泥,倒酒,道:“道长,喝酒,测命到此为止。你看我二弟活生生地在你眼前,这酒还没喝,你就开始胡话了。”

    鸿羽道长摆手道:“听贫道说完!”也不等裴绩阻止,继续道:“楚居士当死未死,那就只能解释为破除了自然。”

    “破除自然?”

    羽道长点头道:“阴阳乾坤,生死轮回,枯荣有序,这都是自然之道,楚居士命理不走自然,便是破除了自然。”

    “那是好是坏?”楚欢问道。

    鸿羽道长道:“破除自然,便是异像,你便是异人。你破除生死之道,能够延天寿,这自然是好事。不过破除自然,本就是违反天道之事,所以楚居士日后需多加小心,贫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欢心道:“你连最不该讲的都讲了,还有什么不可讲。”含笑点头。

    鸿羽道长这才道:“楚居士,你隐了!”

    “隐了?”

    “回归故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见刀兵,便无血光,如此大可再延十到十五年寿命!”鸿羽道长一本正经道。

    “若是不隐呢?”

    “那就只能争。”鸿羽道长叹道:“与人争,与天争,血光伴身,争不过则魂飞魄散,争得过则破除自然,另立命运!”摇头道:“处处血光,稍有不慎,魂飞魄散,楚居士又何必选这条路?”

    楚欢哈哈笑道:“不管道长此言是否开玩笑,楚欢既然入世,要退也退不出去了。”

    鸿羽道长站起身来,摇头叹了口气,裴绩道:“道长这是要走吗?这就可还没有饮。&&”

    鸿羽道长也不说话,只是背负双手向门外走去,喃喃自语:“七煞在前,贪狼破军双星护持,能否一争,尚未可知……!”话声之中,已经出门而去。

    楚欢听他最后几句话,心里又是一惊,进京之前,楚李氏也曾提到七杀破军这几个字,楚欢对于这些并不了解,当时也只以为楚李氏迷信而已,但是此刻这几个词从鸿羽道长口中说出来,楚欢便觉的大不简单。

    楚欢心里吃惊,眉头也难免微皱,裴绩已经端起酒碗道:“二弟,这道士的话你也不要放在心,他的话,为兄可是从来不相信。”

    楚欢端碗笑了笑,两人都是一口饮了半碗,放下酒碗,裴绩才道:“他在秦水河畔为人相命,说的头头是道,但也未必有理。不过此人除了相术,喜欢阵法,所以为兄与他偶尔谈论阵法,这才相熟。他好酒,与你熟识之前,身有些银子,我便经常请他饮酒,那是他每日都会过来,后来银钱不足,没有酒饮,他便来的少了。这几日看我这边又有酒水,便又跑过来,呵呵,酒肉.道人而已!”

    楚欢也不再去想,道:“大哥,小弟已经进了武京卫!”

    “哦?”裴绩奇道:“已经当差了?”

    楚欢笑着点头,当下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他与裴绩倾心相交,便将与齐王的关系也说了,裴绩啧啧称奇,楚欢又将前些日子遇到的险境也说了,只是略下了自己杀死赵扬。

    裴绩神色凝重起来,问道:“二弟,你刚才说的是吞云剑?”

    楚欢点头道:“正是。按那神衣卫的说法,叫做吞云剑。”

    “吞云剑,吞云剑!”裴绩肃然道:“二弟,你可知道吞云剑的来历?”

    楚欢摇头道:“小弟不知,正要请教!”

    裴绩道:“说来也巧,其实这还是我当年前往川中听人偶尔谈起。”

    “川中?”

    “是!”裴绩点头道:“当年大华国破,群雄纷争,天下诸侯立国一方,当今圣秦国自然是个中翘楚,屈楚离自号楚国,亦是秦国劲敌,而尚有一国,秦国当年也是耗费数年,损兵折将才攻破,那便是当年在川中存在的天蜀国!”

    “天蜀国?”楚欢皱眉道:“倒是听说过,传闻是三国蜀汉刘备的后裔建国。”

    裴绩点头道:“倒也是打着蜀汉的旗号,究竟是不是刘备的后人,那却不知道了。天蜀国主刘询倒也算是一代枭雄,在川中称雄,天蜀国有一位太子,痴迷剑道,据说当年四处寻访名师,学习剑道……!”

    楚欢陡然明白什么,眼中微显吃惊之色。

    “天蜀国太子刘耀,十六岁之时,受冠之礼,刘询赐给他一把宝剑,据说那把宝剑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声称是当年刘备的藏剑之一,刘备使双股剑,剑法极高,所以他的后人继承先祖的剑道,天蜀国主刘询亦是剑道高手,而刘耀十六岁的时候,剑法就已经有小成,刘询赐下的那把宝剑,便是吞云剑了!”

    楚欢吃惊道:“大哥,难道……难道那刺客便是天蜀国太子刘耀?”

    裴绩道:“这倒不能确定,但是据传言,当年天蜀国都被秦军攻破,虽然国主刘询一脉几乎尽数被杀,但是唯有刘耀仗三尺剑杀出了重围,此后便再无此人的消息,就像在人间蒸发。也有人说那只是传言,刘耀当年在城破之时就死于乱军之中。”顿了顿,轻声道:“但是秦军并无找到刘耀的尸首,虽然也有人说刘耀的尸首被铁骑践踏成肉泥,可是谁又敢确定刘耀真的死了?”

    楚欢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刘氏一族在川中颇有号召力,大秦立国,想必朝廷对刘耀的下落也在一直追查,虽说当年各国有不少流落的皇家血脉,但是论起威胁,刘耀无疑是其中最大的。”裴绩缓缓道:“刺杀你的那名刺客,就算不是刘耀本人,但是有吞云剑在手,也必定与刘耀有极大的关系。”

    楚欢苦笑道:“大哥的意思是说,我很有可能杀死了天蜀国的太子?”

    裴绩想了想,才皱眉道:“按理说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刘耀出身天蜀国皇家,虽然国破,但是他也必定一直以天蜀国太子的身份自居,如此人物,怎会沦落成为一名刺客,甚至要亲自动手刺杀你?但是话说回来,吞云剑是刘耀的至爱之物,是一种象征,如果他没有死,他也绝不会让吞云剑落入他人之手。你刚才说及他的年龄,倒真是与刘耀的年纪吻合……!”他显出疑惑之色,沉思许久,才道:“除非他早已经死了,而吞云剑流落到他人之手,那名刺客只是得了吞云剑而已,并非刘耀本人。”

    楚欢此时心情十分的复杂,如果说自己真的是杀死了天蜀国的太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兴奋,不过当时情况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便是再选十次,楚欢也会毫不犹豫地想尽办法杀死对方。

    裴绩端起酒碗,道:“不管如何,二弟你这次对朝廷而言,却是立下了大功。刘耀一直是朝廷的心病,此番吞云剑露出水面,持剑之人已死,朝廷心中这块石头终究是落地了。持剑之人如果是刘耀,已经被你杀死,如果不是刘耀,那么吞云剑落入他人之手,那也证明刘耀早已经死去,无论如何,吞云剑出,刘耀这根扎在朝廷心头的刺算是被拔出了。”

    楚欢叹道:“这根刺固然被拔出,不过如今大秦国似乎荆刺越来越多了。”

    裴绩闻言,神情也凝重起来。

    他当然明白楚欢话中的意思,洛安城歌舞升平,繁华无比,但是大秦帝国广阔的疆土之,却又是另一番情况。

    大秦帝国这几年迅速衰落,百姓疾苦,各地已经接连发生民变动乱,虽说朝廷极力镇压,但是民乱此起彼伏,如果朝廷兀自不顾百姓死活,那么这种态势将会愈演愈烈,其中河北道、江淮道都已经形成足以对朝廷产生巨大威胁的气候,而其他各道的民变扑灭这一团另一团又燃起,朝廷就算有雄兵百万,也经不起如此折腾,没有了百姓,就没有了根基,国力也将无法支撑强大的帝**队,甚至会造成兵变的可能。

    国内的动乱愈演愈烈,而边疆更不稳定,西梁人已经占据西北数州,兀自虎视眈眈,东北还有并不弱小的高丽,赤炼电坐镇辽东,看似能够镇住高丽,但是国内一旦乱起来,赤炼电的后勤无法跟,后防不稳,那么素来反复无常的高丽国未尝不会变脸。

    还有北边的夷蛮人,看似不成气候,但是真要是中原大乱,谁又敢保证那帮茹毛饮血的蛮人不会趁火打劫?

    相比起那些威胁,天蜀国太子刘耀这根刺倒显得无足轻重了。

    “为兄次说过,近日可能离开京城。”沉默一阵,裴绩才缓缓道:“其实为兄便是想去西北看一看。”

    “去看西梁人?”

    裴绩点头道:“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为兄还是想往西北试一试,若是有机会为国效命,便是战死沙场,也就没有白生了七尺之躯。”

    楚欢想了想,终于问道:“大哥对余不屈老将军如何看?如果西梁军真的继续进攻,你觉得余老将军能不能顶住?”

    裴绩叹道:“如果换做别人,余老将军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却也未必有人能敌得过他。但是你莫忘记,西梁南院大王肖天问乃是罕见的名将,其能力就算不必余老将军强,也绝不会输给余老将军。”说到此处,忽地笑道:“不过以我之见,西梁人一时半会无法继续进攻,甚至有退兵的可能!”

    楚欢一怔,见裴绩看似淡然,但是眼中目光却十分自信,忍不住问道:“大哥为何这般肯定?”

    “知兵先要知将!”裴绩抚须笑道:“想要知道一支军队的能力和作战方式,先要明白统军之人的性格和作战方法。肖天问固然用兵巧妙,但是他性格中有一个特点却是人所共知。”

    “请大哥赐教!”

    “攻!”裴绩道:“肖天问用兵,能攻不能守,让他进攻,他战法变幻莫测,确实是顶尖的名将,但是论起守,他却只能算是中庸了。倒也不是说他不懂得用兵的进退之妙,而是在此人眼中,如果进攻只能有五成胜算,他都敢于一搏,胆子和魄力都是极大的。”

    “大哥又为何觉得西梁军不会再进攻,甚至有可能退兵?”

    “就因为西梁军没有攻。”裴绩道:“风将军战死之后,西梁军攻入雁门,没有了风将军,他们算得是所向披靡,连克西北数州……如此大占风,肖天问不可能静而不攻,余不屈老将军北之前,他在西北无敌手,就算不会攻进西谷关,但是他也必然会趁势席卷西北三道,西关道连丢数州,风将军阵亡,西北军主力经受重创,整个西北一团散沙,他完全可以趁势一举控制西北,但事实并非如此,拿下西关道三州之地,西梁军却突然偃旗息鼓,一副固守姿态,竟然不对西北的天山、北山两道发起进攻,甚至西关尚有两州之地没有攻克,二弟,你说这难道符合常理?”

    楚欢道:“据小弟听闻,西梁人似乎是要等中原内乱,那时才趁虚而入……!”

    “荒谬之论。”裴绩摇头道:“肖天问是最善于抓住时机之人,大好时机在他眼前他不抓住,岂会坐等其他机会出现?”

    楚欢想了想,才道:“大哥的意思,难道是……西梁人自己出了问题?”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锦绣民国透视高手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万古神帝权财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