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二九三章 隐瞒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9 23:09:06
推荐阅读:末日刁民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越者首席御医武极天下无尽丹田官榜唯我独尊终极高手
    更新时间:2012-09-25

    陈县是个穷县,陈县县令也是个苦差事,特别是最近几年,因为陈县屡屡发生民变,陈县县令的位置更是一个火坑。

    短短三四年,这陈县县令就像走马灯一样,连续七八任县令来赴任。

    没有人愿意做这个位置,朝廷任命,又不得不赴任,但是前面几任县令新官上任之后,考虑的不是如何治理一县,而是使银子走关系,竭力想要调离这个地方,实在不成的,则是宁可出些漏子,被贬离此处。

    当官自然是好事,但是没有油水的官很少人愿意去做,而且还要承担民变暴.动掉脑袋的危险。

    现任陈县县令陈冲就是每日里提心吊胆。

    他虽然姓陈,但是绝非陈县之人,调到这里之后,违了安全起见,妻子老小都不敢带过来,虽然也想早些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家境不好,没有银子打通关节,在这里已经熬了快一年。

    天还蒙蒙亮,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陈冲惊醒,听到急促的敲门声,陈冲条件反射般从床上爬起来,也顾不得穿衣服,抓起床头的包裹,跑到后窗,打开窗户,这才回头惊声问道:“是谁?”

    他不知道民变何时会发生,他可是记得清楚,前几任县令之中,就有一任县令因为民变,差点丢了性命,虽然最后还是活下来,但是两条腿却是残废了。

    一想到那位同仁的遭遇,陈冲心里就突突,一直以来,都将自己存起来的钱财放在包裹中,睡觉之时就放在床头,只待哪天真的出了变故,拿着包裹好逃生。

    “堂尊,是小人。”外面传来声音。

    陈冲听出是管理县衙衙差们的县尉,先是松了口气,但立刻又紧张起来:“这个时辰,敲门做什么?”

    县尉天还没亮便过来敲门,这让陈冲感觉事情还是不妙。

    陈县不同于其他的县,因为地方混乱,为了安全起见,县衙的衙差也是其他县城的好几倍,县衙门日夜都有人守卫,保护县令的安全。

    县尉在外面已经道:“回禀堂尊,府城来人了,要堂尊即刻去相见!”

    “府城来人?”听说不是百姓暴.动,陈冲这才真正松了口气,将包裹收藏好,这才上前看门道:“谁人这个时候过来?可问清要做什么?”

    县尉道:“大人,好像是大官,小的也不清楚,只说让大人赶紧过去,他们现在正在侧堂等候!”

    陈冲转了转眼珠子,道:“等一等,老爷我穿上衣裳再过去。”

    ……

    ……

    卫天青此刻与林大人就在县衙门的侧厅坐着,曙光初现,天地已经有些亮光。

    陈冲过来的时候,见到卫天青和林大人的打扮,不由皱起眉头,林大人一身商贾打扮,卫天青穿的就更加寒酸,倒似民夫,见到这样两个人大模大样坐在侧厅,陈冲气不打一处来,还没进门,回头狠狠瞪了县尉一样,低声骂道:“你眼睛不好使吗?这是府城来的人?”

    县尉低着头道:“堂尊,他们进来之时,亮出了牌子……那桌边放刀的,亮出的是禁卫军的牌子。”

    “啊?”陈冲瞅过去,卫天青旁边的茶案上,正放着一把大刀。

    他也来不及多想,进了门去,笑眯眯地拱手道:“下官陈县县令陈冲,不知两位大人如何称呼?”

    卫天青眼睛看向陈冲,道:“你就是陈县县令?”

    “下官正是。”陈冲见卫天青虎背熊腰,虽然穿着寒酸,但是自有一股威势,本来直挺的身子,情不自禁躬起来。

    卫天青道:“本将是禁卫军统制卫天青!”说完,已经从袖中取出一面令牌,在陈冲的眼前亮出来。

    陈冲一怔,他与卫天青虽然素未蒙面,但是却听说过这个名字,此时卫天青令牌在手,陈冲自然更是不会怀疑,神情显得愈加谦恭。

    他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而卫天青乃是西山道禁卫军的统制,是西山道总督的心腹亲信,两人的身份可是差了好大一截子,背脊弓的更深,肃然起敬:“下官拜见卫统制,不知卫统制大驾光临,有何吩咐?”

    林大人也不说话,只是坐在旁边闭目养神。

    卫天青示意陈冲坐下,陈冲在旁边小心翼翼坐下,只小半边屁股搭在椅子上,毕恭毕敬,想到什么,向门前的县尉道:“还不……还不赶快上茶!”

    那县尉急忙去沏茶。

    卫天青是武人出身,做事情干脆利落,直接问道:“陈县令,陈县的石场,想必你都知道?”

    陈冲不知道卫天青为何有此一问,但还是恭敬道:“下官都知道。”

    “本官问你,陈县总共有多少处石场?”

    “这个……!”陈冲额头冒出一丝汗水,思索了一下,才道:“回大人话,记录在册的,共有二十七处石场,其中大型石场八处,中型石场五处,小型的石场则有十四处。”

    卫天青神情肃然道:“你确定?”

    陈冲一怔,但很快点头道:“下官……下官确定。”又道:“下官这边有专门记录石场的存档,下官这就去取!”

    卫天青起身道:“本官陪你去。”

    陈冲忙躬身道:“大人请,大人请!”心里暗想:“难道府城派人前来,是专门调查石场的事情?”

    卫天青握着刀,淡淡道:“还是陈大人在前面带路吧!”

    陈冲不敢违抗,在前领路,卫天青跟在后面,林大人此时也已经起身,跟在最后。

    县衙外院是县衙六房所在,每日里各房都会有人办差,只是今日天色尚早,各房的人都还没有过来,陈冲将二人径直带到户房门前,户房的大门锁着,便又去取来钥匙,打开了户房的大门,领着卫天青二人进了去。

    屋内很昏暗,陈冲点上了灯,这里面案文多如牛毛,不过分门别类,倒是整齐。陈冲请了两人先坐下,找了片刻,倒是找到一份文牍过来,奉给了卫天青。

    林大人从头到尾不说话,陈冲也不知道林大人的底细,但是既然能和卫天青在一起,想必也不是一般人,他不敢动问,更不敢坐下,垂首躬身站在旁边,小心翼翼道:“卫统制,这便是陈县各大石场的名单,上面记录了各大石场开采的时日以及采矿工的数量,还有目前开采出来的石料统计,通州户部司和石矿署也都有这样一份文案。”

    卫天青借着灯火,细细看了一遍,眉头锁起来,将文牍递给林大人,道:“大人,里面真的没有记录。”说完,冷笑一声,扫了陈冲一眼。

    林大人随手翻了翻,扫了几眼,面无表情,将这份文牍竟是放在灯火上引着了火。

    陈冲大吃一惊,失声道:“大人,这……!”

    卫天青不等他说完,已经冷冷道:“陈冲,你可知道,若有隐报,你是担罪不起的,这份文案,当真是真的?”

    陈冲见卫天青发怒,“噗通”跪倒在地,颤声道:“卫统制,下官……下官不知道您的意思。”

    “你口口声声说这份石场清单将所有石场都记录其中,但是本官却觉得你是在说谎。”卫天青冷冷道:“你说,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陈冲颤声道:“两位大人,下官不敢隐瞒啊!”

    “陈冲,你好大的胆子,到现在还在隐瞒。”卫天青身体前倾,厉声道:“本官问你,町谷有一处石场,你可知晓?”

    陈冲闻言,脸色“唰”地发白,叩头到地,“大人,下官……下官知罪,下官知罪……!”

    ……

    ……

    林黛儿醒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亮了,自己已经躺在一间屋子内,身上甚至盖着被子。

    林黛儿吃了一惊,坐起身来,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衣衫齐整,就连自己那把刀也放在旁边,这才松了口气,扭头看去,只见鲁天佑坐在一张椅子上,此时正趴在桌上睡觉,桌上一盏油灯兀自灯火跳动,窗外已经透进了亮光来。

    她坐在床上,呆了许久,昨夜的噩梦依然在脑中不停地浮现,她只希望那是一场梦,但是心里却明白,那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鲁天佑行走江湖,谨慎小心,便是睡着了,那也是睁着一只眼睛,听到动静,已经醒来,见林黛儿坐在床边,道:“黛儿,你可醒了。”

    林黛儿神情黯然,问道:“咱们这是在哪里?”

    “在一处镇子上,这是一家客栈。”鲁天佑站起身,道:“你饿不饿,我去找吃的。”

    林黛儿摇摇头,又问道:“石场……石场那边……!”

    鲁天佑神情也黯然下来,道:“他们离开之后,我回去了一趟,老幼都被押走,其他人……都没能活下来……!”说到这里,他恨恨地挥了挥拳头。

    林黛儿眼圈又是一红,黯然闭上眼睛。

    鲁天佑叹了口气,道:“黛儿,不要再伤心了。”

    林黛儿睁开眼睛,迷茫道:“天佑哥,咱们,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咱们去救出他们?”话一出口,苦笑一声,知道仅凭二人之力,绝无可能成功。

    鲁天佑也是神情凝重,并没有说话。

    林黛儿随即想到什么,道:“仇如血……咱们一定要找到他,将他碎尸万段。”

    鲁天佑叹道:“黛儿,如果真是仇大……仇如血出卖了咱们,那全都是我的错。是我轻信了他,我……我罪该万死!”随即握紧拳头,冷声道:“一定要找到他,如果真的是他出卖咱们,我必要取他的人头。”

    两人沉默一阵,相顾无言。

    “咱们要联络上道门。”片刻之后,鲁天佑才道:“歃血会已经毁了,咱们只能找寻道门,让他们相助咱们。”

    林黛儿柳眉锁起,道:“天佑哥,咱们……咱们谁也不求,去京城,等待时机,刺杀奸贼。”

    鲁天佑微一沉吟,摇头道:“黛儿,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如今歃血会只剩下了你我,义父他们的大仇,只能由我们去报,在得报大仇之前,咱们每一步都要小心,绝不能意气用事,枉自送命。”顿了顿,道:“咱们想办法先救出二叔和五哥,有他们在,再共商大计,可是要救出他们,咱们只能去找道门相助。”

    林黛儿冷笑道:“咱们歃血会人多势众的时候,他们也不曾出手相助,如今只剩下你我二人,他们……更不会帮助咱们?”

    鲁天佑道:“凡事都要试一试。”

    林黛儿道:“就算咱们想去找他们,可是往哪里去找?只有侯幕信和二叔知道怎样和他们联络,咱们……咱们没有却没有法子。”

    鲁天佑想了想,凑近过来,低声问道:“黛儿,义父临去前,可有对你说过什么话?又或者给你留下什么?当年义父与天公见过,他是不是给你留下了线索,你却不知道?”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超级透视我的神级支付宝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权财超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