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二八七章 小人之心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9 23:08:54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风流仕途我的绝色总裁老婆超级声望系统官榜透视之眼末日刁民唯我独尊
    鲁天佑见到侯幕信的时候,还真是有些吃惊,侯幕信被五花大绑关在一间屋子内,门外甚至派了一人把守。

    见到林黛儿和鲁天佑一起过来,被绑在椅子上的侯幕信立时怒道:“林黛儿,你们……你们这是要造反。你们立誓要拜老君,入了我道门,却如此对待道使,你们……你们还不放了我。”

    鲁天佑微皱眉头,看了林黛儿一眼,叹了口气,拱手道:“侯兄,实在对不住,我正是来向你告罪。”上前要解开绳子,林黛儿已经阻止道:“天佑哥,等一等!”

    鲁天佑回头看了一眼,见林黛儿神情严肃,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解绳子。

    侯幕信愤然道:“林黛儿,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将我当成敌人吗?”他挣扎了两下,但是绑着他的是牛筋绳子,能够伸缩,气急败坏道:“鲁天佑,你给我解开绳子,你们这般做,我一定要告诉天公……!”

    鲁天佑笑道:“侯兄哪里话,咱们是一家人,何时将你当做敌人?黛儿性情冲动,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歃血会既然入了道门,自然遵从道门的号令,这一次黛儿做错了事,原因也都在我,侯兄若是要怪,怪我就是。”也没有解绳子的意思,继续道:“侯兄,如此大错,我鲁天佑一力承担,我现在给你解开绳子,回头不知侯兄能否帮鲁某一个忙。”

    侯幕信见鲁天佑的态度还算恭敬,火气微微消了一点,问道:“什么忙?”

    “这一次黛儿擅自行动,犯了大错,想必天公一定十分震怒……!”

    鲁天佑话没说完,侯幕信已经怒道:“那还消说?鲁天佑,林黛儿不遵道门之令,擅自行动,那倒也罢了,可是她对本道使如此无礼,那还了得?我是天公指定的道使,前来帮助你们,你们对我不恭敬倒也罢了,却还要对我用药,将我绑在这里,天公若是知道,岂能轻饶?”

    林黛儿柳眉竖起,手中已经多了一支匕首,上前来,指着侯幕信道:“姓侯的,你自从到我歃血会以来,我歃血会上下可曾亏待你?好吃好喝供着,将你当爷爷一样伺候着,会里的大小事情,凡事你都要插一手,作威作福,姑奶奶早就瞧你不顺眼,若不是因为道门的缘故,姑奶奶早就一刀宰了你。”

    侯幕信见林黛儿如此,还真是有些害怕,紧张道:“林……黛儿,你……你可不要乱来,你要是杀了我,你……你可要掂量掂量后果。这石场可是我带你们过来的,若不是我,你们……你们早就被官府一网打尽,你可不要恩将仇报!”

    林黛儿怒道:“没有我们,你们那些兵器早就被官府所获,还说什么恩将仇报,你再叫一声,姑奶奶就一刀割断你的脖子。”

    鲁天佑咳嗽一声,林黛儿余怒未消,转身出门,鲁天佑这才笑道:“侯兄,你跟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一年两年,黛儿的性子你该知道才是,她嘴里这样说,但是你可见她对自家兄弟动过刀子?”

    “她根本就没将我当自己人。”侯幕信恨恨道。

    鲁天佑摆手道:“侯兄,你也知道,二叔被官府所抓,黛儿心情一直不好,有时候难免过火了些。”

    侯幕信想起来,问道:“对了,二当家可救出来了?”

    “我来找侯兄,就是为了此事。”鲁天佑肃然道:“侯兄,你也知道,没有二叔,便没有咱们歃血会。我们歃血会拜入道门,那是尽心为道门办事,可是二叔被抓,歃血会可说是一盘散沙,想要为道门办事,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想说什么?”侯幕信倒也不笨,知道鲁天佑话里有话。

    鲁天佑道:“我听黛儿说过,她曾让侯兄帮忙禀明天公,让天公派人协助我们救出二叔……!”

    侯幕信立刻道:“并非我不帮忙,而是道门在西山道立足未稳,不可轻举妄动。鲁天佑,你该知道,若是被官府知道咱们道门在西山道活动,必定会对我们严加搜找,虽说道门弟子神通广大,不会被官府所抓,但是想要在西山道发展门人势力,那将会举步维艰。天公为大局着想,那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天宫的良苦用心,鲁某明白。”鲁天佑正色道:“其实鲁某是想拜见天公,一来是向天公告罪,二来也是想请教天公,看看有没有一个一举两得的法子,既能救出二叔,又能不着痕迹。天公神通广大,道法无边,想来定有法子!”

    侯幕信道:“你想见天公?”

    鲁天佑点点头。

    侯幕信摇头道:“不行!”

    “为何?”

    “天公正在修炼无上道法,老君降世,附于天公之肉身,天公要修法保护老君元神,这个时候不会接见任何人。”侯幕信斩钉截铁道:“你要见天公,万万不行!”

    鲁天佑皱眉道:“天公见不得,那道门的护法能否相见?”

    侯幕信皱眉道:“鲁天佑,你该知道规矩,我身为道使,负责道门与歃血会的联络,凡事由我居中,难道你忘了?”

    鲁天佑正色道:“侯兄,二叔被抓,歃血会一片散沙,难道你想看着歃血会就这般下去?歃血会何去何从,我总要与道门好好商量一番。”他双眸变得犀利起来:“道门总不至于只需要一群采石工吧?”

    侯幕信犹豫了一下,终于道:“二当家虽然不在,但是你还在。”压低声音道:“鲁兄,二当家被抓,你大可成为歃血会的首领?”

    鲁天佑皱起眉头,沉吟片刻,终于道:“就如你所说,我鲁天佑日后率领歃血会,作为首领,也该有资格与道门的人见一见。总不至于我歃血会出生入死,到最后都不知道是为谁卖命?”

    “话可不能这样说。”侯幕信立刻道:“你们歃血会入我道门,歃血会的仇就是我道门的仇,你们为道门办事,道门壮大,对你们当然也大有好处。”

    鲁天佑皱眉道:“侯兄是不愿意帮这个忙?”

    “不是我不帮忙,我已经说过,天公修道,不能见你。”

    “那护法呢?”

    “这个……!”侯幕信犹豫了一下,道:“我不能做主,回头我去禀报,至若见不见你,那就看上面的意思了。”

    鲁天佑露出一丝笑意,点头道:“那好,我就等着侯兄的好消息。”他也不多说,起身来,便要离开,侯幕信忙道:“给我松绑啊,快解开绳子。”

    鲁天佑回头道:“黛儿绑你,我去寻她,让她来给你松绑。”

    侯幕信又气又急,鲁天佑却已经出门而去。

    “***。”侯幕信骂了一句,低声道:“敢这样对我,你们一定会后悔。”

    忽听得被带上的门被轻轻推开,侯幕信还以为是林黛儿过来松绑,抬头去看,却见到一人蹑手蹑脚地走进来,低声向侯幕信问道:“道使,你怎么被绑起来了?”

    那人拎着篮子进来,贼眉鼠眼,长着八字须,侯幕信见到那人,显出喜色,“秦羽,是你?”

    这贼眉鼠眼的家伙正是侯幕信在歃血会的亲信秦羽。

    侯幕信身为道使,在歃血会还是很有地位的,这秦羽最早被派到侯幕信身边,说是照顾,实际上是歃血会放在侯幕信身边的眼线,负责监视侯幕信。

    只是这秦羽跟在侯幕信身边,听侯幕信时常说起道门的神奇,更听说进入道门的真正弟子一旦立下大功,便可以得到天公传授长生之法,所以反倒是跟侯幕信越走越近,至若监视侯幕信的职责早已经不放在心上,却成了侯幕信的心腹。

    只是这种关系,两人掩饰的很好,并无人发现。

    秦羽将篮子放下,回头关上门,这才走进过来,笑眯眯道:“道使,听他们说你被关在这里,我给你拿了些吃的过来。”

    侯幕信叹道:“秦羽,还是你对道门最为忠诚,道门绝不会亏待你。”

    秦羽低声道:“道使,林黛儿将你捆起来,实在是太过分了,他眼里还有没有道门。”

    “谁说不是。”侯幕信恨恨道:“臭娘们,老子总有一天让他好看。”

    秦羽往大门瞅了一眼,压低声音道:“道使,你就甘心这样被他们绑着?林黛儿几次三番与你为难,不听道门号令,我只担心她是想要以你为人质,道门一旦震怒,以你要挟道门啊。”

    侯幕信一震,道:“她……她当真是这样想的?”

    秦羽冷笑道:“道使,你不是不知道,林黛儿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心肠毒着呢,最毒妇人心,便是说她这种女人。”

    侯幕信脸色沉下来,道:“你先给我解开绳子。”

    秦羽凑近低声道:“给道使解开绳子,那是轻而易举,但是解开绳子之后呢?道使,她若是知道你被解开绳子,惩罚我倒无所谓,就只怕她还要将你绑起来。”

    “那你说怎么办?”

    “道使,此地不宜久留。”秦羽咬牙道:“她既然敢绑你,就未必不敢得寸进尺。”

    “已经得寸进尺了,那臭娘们还给老子下了药。”侯幕信咬牙切齿道。

    “啊?”秦羽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低声道:“她……她还敢给道使用药?”

    “谁说不是。”侯幕信冷着脸道:“老子绝不放过她。”

    秦羽想了想,道:“道使,看来事情已经很严重,她给你下药,那可是真的要与道门作对了。”低声道:“道使,要不……咱们离开这里,去禀明道门,让道门派人重重惩处这个女人。”

    侯幕信道:“我也是这般想的。可是……可是他们守得严,咱们怎能脱身?”

    秦羽笑道:“道使放心,我已经寻到了一条路,可以离开。”指了指门外,低声道:“外面的家伙,我来解决就是。”

    侯幕信大喜道:“秦羽,那咱们今夜就离开。”

    秦羽却忽然犹豫起来。

    侯幕信已经道:“你救了本道使,本道使又怎能亏待你?你跟着我走,我举荐你称我为道门的嫡系子弟,恳请天公收你为弟子。只要天公收下你,必定会传授你无上道法。”又道:“林黛儿和鲁天佑大逆不道,天公惩处他们之后,我便向天公奏言,让你成为歃血会的首领,为我道门办事。”

    秦羽跪倒在地,感激涕零:“秦羽多谢道使提拔之恩,道使如此恩德,秦羽虽万死不能报。”正要去解绳子,侯幕信忽然想到什么,忙道:“且慢!”

    秦羽一怔,忙问道:“道使,怎么了?”

    “解药。”侯幕信沮丧道:“那臭娘们给老子下了药,没有解药可不成。”

    秦羽皱眉道:“道使可知道下的什么毒药?”

    “我也不知道。”侯幕信道:“是紫色的药丸,还有一股馊味。”

    秦羽皱眉道:“那是紫菱糕,每天至少服一颗解药,连服二十天才能完全解毒。”

    “是是是。”侯幕信连连点头:“我每日都要服一颗解药。”又问:“你可有解药?”

    秦羽摇摇头,沉吟片刻,低声问道:“道使,你说……天公当真会传我无上道法?还会将歃血会交给我来统管?”

    侯幕信肃然道:“秦羽,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我可是天公的亲传弟子,已经初学道法门径,你这次如果救了我,那可是立下了大大的功劳,也证明你对道门确实忠诚。天公最喜欢你这样的人才,又怎能不收为弟子?”

    秦羽一咬牙,道:“道使,你就再忍一忍,等我找机会拿到解药,咱们再离开。”

    侯幕信喜道:“好,要快。”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医道官途首席御医鉴宝大师透视高手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古武万古神帝我的神级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