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二七零章 深谋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9 21:26:18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穿越者末日刁民武极天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武装首席御医唯我独尊官榜无尽丹田
    更新时间:2012-09-13

    瀛仁听罗世恒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公然狡辩,心中恼极,怒道:“也不必再审下去了,将这逆贼拉下去砍了。”

    两名神衣卫上前,乔明堂抬手道:“且慢。”走到瀛仁身边,压低声音道:“殿下,罗世恒存心隐瞒,必有内幕,臣下担心,若不能将之幕后揪出来,只怕……!”他脸上满是忧虑之色。

    在茂县抓住罗世恒之后,瀛仁一行将之带回云山府,瀛仁心中有顾虑,只担心罗世恒将宝香楼的事情抖出来,对自己的声誉将大有影响,他是想回到云山府后,让神衣卫撬开罗世恒的牙齿。

    但是这等行刺大事,回到云山府,却不得不向已经在行辕等候的徐从阳交代。

    瀛仁虽然时有顽劣,但这次茂县一行,所遇之事非比寻常,瀛仁却是不敢向徐从阳隐瞒,实际上也是想请教徐从阳接下来如何处理。

    罗世恒固然行刺,但却不是阿猫阿狗,那是一道指挥使,身份实在不低,事关重大,瀛仁冷静下来之后,亦是觉得不可胡来。

    徐从阳却是第一时间便让人将罗世恒交给刑部司审问,瀛仁虽然心中有些不乐意,却也无可奈何。

    罗世恒在大堂之上极尽狡辩,这让瀛仁更是怒火中烧,按照他现在的心思,还真是想一刀宰了罗世恒,免得闹出更多的麻烦。

    罗世恒见乔明堂悄声细语,冷笑道:“乔总督,你也不必蛊惑殿下,你存的什么心思,还当本将不知道吗?”

    乔明堂冷视罗世恒,淡淡道:“你知道什么?”

    罗世恒厉声道:“本将知道你存心不良,但是本将不怕告诉你,冒犯殿下之罪,由本将一力承担,你若是想从本将口中得到其他的话,牵扯到其他人身上,本将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大声道:“本将乃是圣上钦封的西山道卫所军指挥使,刑部司无权审问本将,你乔明堂也没有这个资格。”

    “老夫可有这资格?”旁边又传来一个声音,却见到徐从阳神色冷峻,背负双手缓缓走出来。

    他是都察院左都御史,监察百官,莫说卫所军指挥使,便是皇亲国戚,一旦触犯国法,那也是有资格审理。

    罗世恒见到徐从阳出来,倒也不敢轻狂了,跪下去,恭敬道:“拜见大学士!”

    徐从阳背负双手,冷冷看着他,问道:“罗世恒,你的指挥使府已经被包围,家人都已经被拘禁,本官再问你一句,你为何要行刺齐王殿下?”

    罗世恒摇头道:“大学士,方才末将之言,想必您都已经听见,末将绝不敢行刺殿下,阴差阳错,是末将失察冒犯。”

    “你当真不招?”

    “末将无话可招。”罗世恒抬头道:“大学士大可以现在就让人砍了末将的脑袋。末将冒犯殿下,本就罪该万死。只是末将身居一道指挥使,没有圣上旨意刑部批文,谁也不能轻易斩杀末将。至若末将家人,末将冒犯之罪,按照我大秦刑法,当不至于牵连到家人。”

    徐从阳点头道:“罗世恒,本官身为朝廷之臣,不会坏了纲法,已经写了奏折快马呈报京中。”

    罗世恒道:“大学士公正廉明,末将感激不尽。”说完这句话,他双唇紧闭,不再多说一个字。

    徐从阳一挥手,两名神衣卫上前,将罗世恒带了下去。

    瀛仁已经走过来,急道:“老师,难道就这样放过他?”

    “行刺大罪,怎会轻放?”徐从阳肃然道:“他说的不错,他是圣上钦封的指挥使,即使有罪,却也不能轻易处置,需要请奏圣上才是。”

    乔明堂凑近过来,低声道:“大学士,这罗世恒巧舌如簧,避重就轻……!”

    “刑讯之事,不要急在一时。”徐从阳缓缓道:“罗世恒今日的态度,斗志十足,想要从他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绝非易事。”

    乔明堂道:“那接下来?”

    “先灭其心,再开其口。”徐从阳肃然道:“心不灭,则口不开,心若灭,则口必开。”看着乔明堂,道:“乔总督,此事还要你多多费心。”

    乔明堂似乎明白什么,微微点头。

    瀛仁却听得有些迷糊,徐从阳却已经看向他,眼神十分严峻,瀛仁被这目光看得发毛,竟是低下头去,片刻之后,才停徐从阳缓缓道:“殿下早些回行辕歇着吧。”顿了顿,又道:“殿下,臣已经请奏圣上,殿下受惊,当尽快返回京城休养,却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瀛仁有些尴尬。

    他在云山府几次三番偷出行辕,这一次更是没有对徐从阳告知便领人前往茂县,自然是让徐从阳大为光火。

    只是君臣之名,让徐从阳不好发怒,而徐从阳请旨让瀛仁回京,自然是盛怒之下做出的反应。

    “那老师何时回京?”瀛仁问道:“是与本王一同回京吗?”

    徐从阳摇头道:“老臣尚有公务,殿下先行回京。”

    瀛仁更是尴尬,看向乔明堂,道:“乔总督,本王想找你要一个人。”

    乔明堂一怔,急忙拱手道:“殿下要谁?”

    “楚欢!”瀛仁道:“楚欢此人有勇有谋,本王身边正好缺一个护卫,能否将他调给本王。”

    乔明堂忙道:“殿下,楚欢本就是大秦的臣子,更是殿下的臣子,殿下要用,那是他的福气。只是……!”他微有些犹豫,毕竟到现在为止,他对楚欢的来历还是十分模糊,如此人物交给瀛仁,若是出了差错,自己只怕也要被连累。

    “只是什么?”瀛仁还以为乔明堂不愿意,皱眉问道。

    乔明堂忙道:“只是楚欢未必合适,禁卫军中尚有勇武者,殿下若是准许,臣可推荐几名强过楚欢者。”

    瀛仁摇头道:“不必了。本王就是要楚欢。”

    乔明堂见瀛仁已经显出不悦之色,不敢多言,忙道:“臣领命。”

    徐从阳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道:“乔总督,罗世恒派人好好看押,莫要出了差错。”这才与瀛仁出了刑部司衙门,乔明堂送至门外,看着徐从阳和瀛仁竟是登上了同一辆马车。

    马车辚辚,瀛仁见徐从阳神色有些憔悴,小心翼翼道:“老师,你……这次是学生没有听从教诲,才生出这事端,还请老师恕罪。”

    他虽然是皇子,但是对徐从阳却是毕恭毕敬。

    徐从阳摇头叹道:“殿下,你可知道,你是带了一个大麻烦回来。”

    瀛仁一怔。

    “若是在茂县那边,直接斩杀罗世恒倒也罢了,但是你既没有斩杀他,便是一个大麻烦。”徐从阳摇头道:“此人绝不可再碰了。”

    瀛仁皱眉道:“学生也曾想过当场格杀,但是学生不觉得罗世恒真有胆子行刺本王,后面只怕还有其他的人与他勾结在一起,所以箱带回来从他口中审讯一些东西出来……!”

    徐从阳忍不住道:“糊涂。”身体微微前倾,压低声音道:“殿下,你要记着,罗世恒此番行刺,没有任何人指使。”

    瀛仁见徐从阳神情严峻,忍不住道:“老师,为何这样说?”

    徐从阳叹道:“不是老臣要这样说,而是殿下心里一定要这样想。”压低声音道:“殿下,今日大堂之上,你本不该冲出去,更不该出面。”

    瀛仁浑然不解。

    “将罗世恒交给乔明堂,他们要如何审讯,那都是他们的事情,无论有无结果,殿下也不必去过问。”徐从阳轻声道:“殿下,记着老臣的话,此番行刺,没有谁指使罗世恒。”

    瀛仁见徐从阳神情凝重,也不知道这老学士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老臣会尽快安排殿下回京。”徐从阳低声道:“殿下回京之后,便借口此次被刺受惊,在宫中休养,若无他事,便不要与人接触……!”说到这里,沉默片刻,终于道:“殿下,老臣前次送给你的《史记》你可读完?”

    瀛仁一阵尴尬,道:“那个……!”

    徐从阳已经道:“殿下此番回京,便熟读《史记》,老臣返京之后,会查验殿下对《史记》的了解。殿下若是还能体谅老臣一片苦心,便读上十遍八遍,相信殿下每一次读过之后,必定会有不同的感悟。”

    瀛仁感觉徐从阳今夜说话神神秘秘古古怪怪,有些藏头露尾,但还是点头道:“老师吩咐,学生自当遵从。”

    徐从阳看起来十分疲倦,靠在车厢里,微闭双眸,似乎已经睡着。

    徐从阳与瀛仁尚未回到行辕,卫天青却已经见到了乔明堂,将指挥使府的情况说了一遍,乔明堂端着茶杯,淡淡笑道:“让人好生看着,不要走漏一人。”

    卫天青小心翼翼问道:“大人,审讯罗世恒可有结果?”

    乔明堂放下茶杯,冷笑道:“徐从阳撒手不问,将此事交到本官手中,本官又能如何?罗世恒当堂狡辩,咱们又不能定他的罪,此事却只能往朝中禀报,罗世恒装疯卖傻,巧舌如簧,便是拖着等他主子来救。”

    “行刺谋逆,实乃大罪,罗世恒再如何狡辩,那也脱不了罪。”卫天青肃然道:“齐王殿下作为人证,难道罗世恒还真的有本事逃脱?”

    乔明堂淡淡笑道:“他自然是逃不了的。”沉吟片刻,摇头叹道:“只是若不能从他身上得到一些东西,未免可惜。”忽地笑道:“天青,坐下说话。”让卫天青在自己身边坐下,才笑道:“你跟着本官许多年,是本官心腹之人,禁卫军统制的位置上,你也做了许多年,可想挪挪位置?”

    卫天青一愣。

    乔明堂忙笑道:“可莫误会。你是本官最器重之人,本官可不会放你离开。”

    卫天青小心翼翼道:“大人的意思是?”

    “无论是否有人保他,罗世恒这指挥使的位置可是坐不成了。”卫天青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个位置,也该换换人了。”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