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二六五章 援兵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9 20:51:38
推荐阅读:末日刁民重生之大娱乐帝国穿越者无尽丹田武极天下官榜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终极高手唯我独尊
    更新时间:2012-09-11

    楚欢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寒,刘聚光和虎纹公子连成一线,这诡异的“卍”字符,让楚欢感觉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头顶上。

    他陡然想到什么,又在虎纹公子的身上搜找片刻,终于找到了一块扁平的石头,当日从刘聚光身上得到了一块古怪的石头,那上面有裸女图案,还有古怪的符文,而这块石头的形状与那块石头几乎是一模一样。

    形状虽然相同,但是上面的图案却完全不同,虎纹公子这块石头上的图案,豁然是一头老虎,只不过这头老虎趴在地上,完全没有虎虎生威的兽中之王气势,反倒像被抽走了精气神,懒洋洋的,如同一头形似老虎的猫咪而已。

    楚欢心中又是疑惑又是惊奇,但凡画虎者,无一不是将老虎描绘的兽王之气四散,越威风越好,但是这幅图却反其道而行之,将这头老虎画的十分的虚弱。

    背面也是古怪的符文,楚欢却是看不懂。

    他回头看了瀛仁一眼,只见瀛仁神情有些呆滞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元羽,似乎正在想着什么。

    楚欢将石头收进怀中,又走到了蓝衫公子身边,蓝衫公子断臂依然泊泊流血,他脸上的皮肤已经紫黑一片,十分的恐怖。

    楚欢担心此人身上还有余毒,也不去碰,用刀子挑开他的衣裳,与自己所估计的一样,蓝衫公子的胸口也是纹有“卍”字符,但是瞧那大小,却似乎比虎纹公子要大上一些,却也不知道是否代表着身份比虎纹公子要高一些。

    楚欢刀法灵活,在蓝衫公子身上挑动着,看看是否也有石头,搜了片刻,找出几只小瓷瓶和一些菱形的暗器,却并没有发现石头,但是却从他身上露出了一块玉牌,那玉牌的形状与虎纹公子的石头形状一样,但是材质不同,一为石,一为玉。

    这玉牌乃是黑色,是罕见的黑玉,楚欢瞧见蓝衫公子身上带着几枚银针,将银针扒拉着去触碰了那黑玉,银针没有变色,这黑玉看来自然是无毒。

    楚欢这才伸手拿起黑玉玉牌,黑玉玉牌反面依然是古怪符文,楚欢虽然看不懂,也能看出这符文与虎纹公子石头上的符文完全不同。

    而正面雕刻的图案,却是颇有些古怪。

    那是长着人的身体,但是却有着蛇头,蛇头吐信,人身蛇头的图案看上去倒似乎某种传说中的神祗一般。

    这怪物的左手拿着笛子,右手还拿着一只琵琶,图案雕刻的惟妙惟肖,十分逼真。

    楚欢神情凝重,百思不得其解。

    便在此时,一直呆看元羽的瀛仁忽然问道:“楚欢,他……他说的都是真的。”

    楚欢一怔,立刻回头。

    瀛仁缓缓道:“本王相信,他是我的舅舅。”他抬起头,看着楚欢:“他若不是我的舅舅,就不会为我挡那一刀……!”

    楚欢神色有些凝重,其实他还真不想知道这样的秘密。

    这种秘密,事关重大,知道的多了,对自己反倒是有害无利。

    瀛仁这般说,楚欢也不知如何回答,这是皇家秘闻,他自然不想过多的插嘴。

    瀛仁站起身来,走到石桌边,在石椅上坐下,轻声道:“本王虽然不愿意这样想,但是……本王却不得不想,这两个刺客是如何发现这处地道?”

    楚欢微一沉吟,道:“宵小之辈,或许是偶尔发现。”

    “这处地道很隐秘。”瀛仁摇头道:“舅舅在这里住了二十年,对这里十分了解,他既然能够带咱们进入此处,也就是心中有数。”

    楚欢看了元羽的遗体一眼,微微颔首。

    “如果不是灵堂有他们的人看守,冯午马也未必会觉得灵堂有问题。”元羽轻声道:“冯午马在灵堂发现灵牌的灰尘,但是两名刺客却是从对面而来,可见他们并不是发现破绽,而是早就知道有这样一条地道的存在。”

    “他们为何会知道?”元羽脸色难看起来:“难道有人告诉过他们?”

    楚欢隐隐感觉到什么,却没有说话。

    “知道这条密道的,没有几个人。”元羽叹道:“舅舅能够为本王而死,自然不会出卖本王,那么……!”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顿了顿,眼眸子深处带着一丝痛苦一丝愤怒:“当年太子哥哥也在这里住过,他是否也知道有这样一条地道?”

    楚欢心中一紧,知道瀛仁已经对太子起了怀疑。

    瀛仁深吸了一口,终是摇头道:“罢了,本王不相信太子哥哥真的会这样做。”他似乎不愿意再想下去,看向楚欢,问道:“楚欢,咱们什么时候能出去?”

    楚欢看了昏迷不醒的冯午马一眼,道:“殿下,如今外面的情况不明,只不过……冯百户伤势极重,仅仅依靠金疮药止血恐怕不成,还要找寻其他的药物为他治伤。若是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冯百户只怕很危险。”

    瀛仁想了想,终于道:“咱们先离开这里。”

    楚欢皱眉道:“殿下准备现在便出去?”

    “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这两个人能找到这里,说不定待会儿还有其他的刺客也能寻来,留在此处,实在不安全。”瀛仁握拳道。

    楚欢想了想,问道:“殿下准备是重新回到灵堂?”

    瀛仁指着对面的地道,摇头道:“咱们从那里走。本王还真想知道,这条地道到底通向哪里。”他也不多说,看了元羽尸首一眼,道:“舅舅的遗体,咱们……回头再来厚葬。”握住一把刀,拿起油灯,往蓝衫公子进来的那条地道过去。

    楚欢想了一想,上前小心翼翼背起冯午马,跟在瀛仁身后,也进入了那条地道。

    这条地道依然是十分狭窄,而且极长,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骤然出现向上升的石梯,瀛仁犹豫了一下,楚欢却已经小心翼翼放下冯午马,低声道:“殿下,卑将先上去探探。”握紧血饮刀,顺着石梯上去,到得顶部,是一块石板,楚欢担心出口处埋伏了人,并不急于移开石板,而是竖着耳朵听听外面的动静,片刻之后,他才缓缓移开石板,一阵寒风吹进来,外面寂静一片。

    楚欢拉开石板,先探出头向外看了看,只见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影,看来这里并无人埋伏,只是放眼看向四周,却是无数的坟堆,这出口处,竟豁然在一片荒郊坟场。

    瀛仁已经在下面问道:“楚欢,怎么样?”

    楚欢又仔细观察片刻,确定四下无人,重新下去,道:“殿下,外面没有人。”

    瀛仁道:“李卯兔他们如今在哪里?”

    “按照先前的布署,他们应该是从北面突围,然后绕道向南面而去。”楚欢道:“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现在应该在北面。”

    瀛仁忙道:“咱们去寻他们。”

    楚欢想了想,摇头道:“殿下,两名刺客从这里进来,定然是觉得一定会得逞。他们手下的人,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故意去牵制李卯兔他们……!”

    瀛仁明白过来,问道:“你是说那伙刺客如今也在北面?”

    “应该是了。”楚欢正色道:“殿下,咱们反其道而行之,往南面去。”

    瀛仁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道:“好,楚欢,本王听你的。”

    当下瀛仁和楚欢带着冯午马除了地道,坟场一片阴森,冷冷清清,楚欢背着冯午马,道:“殿下,一路向南,天亮之前,咱们应该能找到落脚的地方,只要先找到落脚之处,回头自然能有办法与李卯兔他们会合。”

    瀛仁抬头看了看天色,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在这坟场之中,只让他有些发寒,忽地想到,这坟场埋葬的,十有**就是当年大华朝亲卫队的将士,害怕之心顿去。

    两人在夜色之中,也不停留,迅速往南面而去。

    这地方罕有人至,道路也不好,行了一阵,没有发现一人踪迹,看来倒真如楚欢所料,其他人都已经往北面去。

    冯午马伤势很重,楚欢也不敢走得太快,瀛仁在旁边轻声道:“楚欢,这次本王死里逃生,你立下了大功,等本王回去,一定会重重赏你。”

    楚欢笑道:“能够为殿下效命,是卑将的荣幸。”

    楚欢刚说完这句话,陡然间神情一紧,停住脚步,低声道:“殿下,有……有马蹄声!”

    瀛仁一怔,也停了下来,凝神细听,夜风之中,果然隐隐传来一阵阵马蹄声。

    “是……是不是李卯兔他们?”瀛仁眼睛一亮。

    楚欢也不确定,道:“殿下,咱们先躲起来。”恰好旁边不远有一处灌木荆棘丛,迫于无奈,两人只能先往那里面躲过去,也顾不得荆棘刺人了。

    没过多久,就听到马蹄声渐近,不远处果然出现了一队骑兵,约莫有二十多人,隐隐听到有人叫道:“殿下,我们是卫所军,特来保护殿下。”

    那一队骑兵速度很快,距离灌木丛不远,便要驰过。

    “是卫所军。”瀛仁喜道:“他们是来保护本王的。”他一激动,便发出声响,正要起身,楚欢却已经抓住瀛仁,低声道:“殿下,敌我不明,不可擅动。”

    “殿下,你在哪里?”骑兵们叫喊着:“我等奉乔总督之令,特来接应殿下!”

    瀛仁道:“楚欢,你瞧他们的马鞍,那是卫所军的配鞍,错不了,是卫所军来救本王了。”

    那骑兵首领此时却也瞧见了这片灌木丛,抬手令部下停下,向这边驰出几米,叫道:“殿下,殿下,臣将特来保护……臣将罗世恒,奉总督大人之命前来接应……!”

    “是罗世恒。”瀛仁松了口气,已经起身道:“罗世恒,本王在这里。”楚欢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

    ps:书评区的一个意见提的非常及时,太子与齐王并非同母,这个我会修改的。

    另外历史类小说《绝色凶器》上架,历史类目前式微,有能力的可以帮他订阅一下,呵呵呵。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超级透视我的神级支付宝超级古武权财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