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二六三章 破律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9 20:51:35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首席御医唯我独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官榜武极天下终极高手
    楚欢自然也看到冯午马浑身是血,那虎纹公子肆意的笑声传入耳朵,让楚欢感觉说不出的刺耳,他猛地往后一跃,这一次却没有向蓝衫公子发起攻击,却是纵身到了石室的一面墙壁处,手中的血饮刀猛地挥出,却不是砍向任何人,而是以扁平的刀身撞击墙壁。

    “啪!”

    “啪啪!”

    石室中,陡然响起清脆的声音。

    血饮刀与坚硬的石壁撞击在一起,发出极为清脆的动静,蓝衫公子笛音不息,脸上先是显出疑惑之色,但是很快就豁然变色。

    不通音律者,看不出其中的门道,但是蓝衫公子乃是音律高手,他的地位,就是建立在他对于音律的精通。

    别人不知,蓝衫公子对自己的实力一清二楚,他硬碰硬的功夫实在不成,只能算是三流高手,但是在音律之上,他却绝对是一等一的行家。

    他自幼学习音律,更是以音律为本,习练音功,这也算是旁门左道的功夫,但是其威力却是十分的惊人,非但可以随心所欲操控训练的禽兽蛇虫,而且还能够迷惑人的心智,对敌人的**造成意识上的伤害。

    与他对敌者,鲜有活命之人。

    他凭借着一根笛子,当真是如鱼得水,无往不利。

    但是此刻他却头一次感到了巨大的危险袭来,只因为楚欢每一次在墙壁上敲打发出的声音,却都卡在了音符转换之间。

    音律之道,宫商角徵羽,五音轮转。

    楚欢对古律的精通虽然远远比不上蓝衫公子,但是对于古律的基础音符却是十分明白,蓝衫公子笛音的旋律虽然古怪,但是却也脱不开五律,而楚欢正是抓住这一点,能够清晰辩明五律转换的节奏,他每一次出刀敲打墙壁,正好卡在这五律之中。

    他这也是被逼无奈,他即知蓝衫公子的音律有迷人心智的作用,想要对付此人,就必须先将此人的音律破除。

    可是他连连出刀,眼前虚实之影混杂,根本无法对蓝衫公子造成伤害,也就谈不上断了对方的音律,好在他脑中灵光一闪,既然无法断了声音,大可以打乱他的音律,虽然未必能起到效果,但是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只能一试。

    楚欢也知道,想要扰乱这样的笛音,可不是叫喊两声便可以,也不是用其他的声音将对方的笛音压下去便可以。

    要扰乱,便要将对方的五律音符打乱。

    楚欢更是明白,打乱五律,就只能在五律转换之间,利用其它的声音进行扰乱,他血饮刀击打石壁,十分有节奏,而且清脆响亮,每一次响声,都会卡在蓝衫公子的音律转换之间。

    开始两下,蓝衫公子还保持着镇定,想要相抗,但是“啪啪啪”之音一旦恰到好处卡在音律之中,实际上也就变成了死亡曲中间的一道音符。

    死亡曲吹奏出来,每一个音符的长短高地都是有着严格的规律,否则根本无法达到迷惑人脑的作用,饮血刀拍打石壁的声音混在死亡曲之中,死亡曲也就顿时被破了它的作用。

    那边虎纹公子虽然看到楚欢做出怪异的举动,却并不知道楚欢是在利用奇特的方法在破坏蓝衫公子的音律,还以为楚欢是因为被死亡曲迷住大脑,所以做出反常的动作。

    他性情残忍,看到冯午马浑身鲜血淋漓的样子,只觉得异常的刺激,他只觉得大局已经完全在掌握之中,悠然地享受着杀人的乐趣,只想看到冯午马身上的鲜血流干,看着冯午马失血过多死去。

    他甚至想好,等到冯午马死后,待会儿对付楚欢,必须在楚欢身上划出九九八十一道口子,那样看起来会更加的刺激。

    感觉到元羽正抱着瀛仁向外拖,似乎想要离开,虎纹公子嘴角泛起冷笑,反手一刀,便往瀛仁砍了过去。

    他这一刀也不是砍向要害,只是砍向瀛仁的胸口。

    虎纹公子对付敌人,素来喜欢将对方折磨致死,从不愿意让敌人死的痛快。

    瀛仁经的事情少,甚至连死人鲜血都很少见过,其意志力在众人之中最为脆弱,冯午马和楚欢都是身经百战,便是元羽那也是经过无数苦难,而意志力越弱,死亡曲的伤害便越大,瀛仁此时是深受其害,他只觉得脑袋头疼欲裂,就似乎有无数根小针在他的脑袋上任意刺进去,别说走动,便是站起来也是十分困难。

    虎纹公子这一刀砍下来,他虽然感觉到刀风袭至,却根本没有闪躲的力量,元羽见势不妙,大吼一身,一个翻身,爆发出全身的能量,竟是挡在瀛仁身上,虎纹公子大刀砍下,“噗”的一声,正砍在了元羽的背上。

    这一刀力量不轻,一刀却是将元羽的背脊砍断,元羽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一口鲜血喷出,竟是喷在了瀛仁的身上。

    瀛仁虽然头疼欲裂,但是终究还是看到了这一幕,看到元羽挺身为自己挡住了这一刀,一时间惊愕万分,看到元羽喷出鲜血,不油然间,心中竟是一颤,一股强烈的悲伤从心头泛起。

    虎纹公子一刀没有砍中瀛仁,也不犹豫,又是一刀砍下,便在此时,却感觉到身后一阵劲风袭来,知道冯午马又从背后袭击自己。

    虎纹公子并不在意。

    方才冯午马已经砍出几十刀,都只是徒劳,无一刀对虎纹公子形成威胁,在虎纹公子眼中,冯午马此时已是强弩之末,他身上的鲜血大量流出,虽是都会倒下。

    他身体微微躲闪,躲过了身后一刀,反手一刀撩过去,但是这一次却没有像之前那样轻易砍在冯午马的身上,而是听到“呛”的一声响,自己反手这一刀竟似乎被冯午马挡住。

    虎纹公子有些奇怪,却也不在意,只以为这是冯午马乱刀之中刚好碰上,只是当他微转身,却发现满脸鲜血看上去十分狰狞的冯午马竟然已经贴身上来。

    冯午马的那双眼睛却已经没有方才那种迷离之色,有的是冰一般的冷漠,有的是深入骨髓的杀意。

    当看到冯午马的眼神,虎纹公子就已经感觉事情有些不妙。

    他若是小心谨慎,对冯午马全力提防,未必不能闪过冯午马这千钧一击,但是他太自信,而且对行将倒下的冯午马太过轻视。

    当他以为冯午马全无威胁之时,却根本料不到这个时候冯午马还能做出最后一击。

    他一怔之间,只觉得小腹一凉,随即便感到了一股钻心般的剧痛从小腹处向全身弥漫,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所有的精气都从身体上瞬间消失。

    冯午马虽然伤势极重,随时都要倒下去,但是他手里的流云刀却一刻也没有松开,对于神衣卫来说,流云刀脱手之时,便是他们死亡之时。

    只要有一口气在,他们的刀就不会脱手。

    那把专门为神衣卫配制,用精铁所打造的锋利流云刀,此时已经直没入虎纹公子的小腹,穿透了虎纹公子的身体,小腹处只露出了刀柄。

    虎纹公子不敢置信。

    他不相信这个时候冯午马还能做出如此准确的判断,还能攻出如此有杀伤力的一招,他的灵魂在这一刻就似乎被抽出去。

    他自然不可能想到,楚欢那边有节奏地敲打着石壁,已经将蓝衫公子的死亡曲完全破坏,蓝衫公子几次想错开音律调整过来,但是他根本料不到,楚欢一介武人,却对五律有着极深的了解,无论他如何调音,楚欢都能准确地在音律转换中间击打墙壁,让他的曲子根本无法连成一体。

    死亡曲一被破坏,对冯午马造成的迷幻就很快消失,冯午马.眼前虎纹公子的虚实之影也就合而为一,他身负重伤,但是坚韧的意志力却还是让他挺住,而且聚起全身力气,做出了最后一次致命的攻击。

    他心中明白,自己很快就要倒下,瀛仁的安危,将悬于楚欢一人之身,如果不能杀死虎纹公子,楚欢将面临以一敌二的危险境地,所以他拼尽了全身的力量,那也是要将虎纹公子杀死,也就等若帮楚欢除掉了一个强敌。

    虎纹公子想动,但是他小腹中刀,而且冯午马低声怒吼着,一只手已经掐住了虎纹公子的脖子,虎纹公子小腹剧痛,而且脖子更被掐住,身上的力气顿消,“呛”的一声,手中大刀落地,整个人已经虚脱,嘴角向外迅速溢出鲜血来。

    蓝衫公子的死亡曲被破坏,他也知道事情不妙,眼睁睁地看到虎纹公子被冯午马一招击杀,惊愕之间,手一样,又是数点寒星击出,目标却是瀛仁。

    冯午马厉吼一声,手一用力,虎纹公子的身体被抛去,肉盾般挡在了瀛仁身前,“噗噗噗”几声响,那几点寒星都已经打在了虎纹公子的身上。

    虎纹公子已经被一刀穿透身体一,奄奄一息,此时数点寒星击在他身上,那都是带有剧毒,身体落地之后,抽搐两下,便即不动。

    冯午马此时全身也已经虚脱,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晃了晃,一头栽倒下去。

    蓝衫公子还要再打出暗器,但是却感觉到身侧刀锋袭至,楚欢却已经欺身扑过来,手中的血饮刀临空往蓝衫公子砍了过来。

    蓝衫公子最仰仗的曲音被破,已经有些慌乱,他此时颇有些懊恼,若不是虎纹公子太过轻敌,享受杀人乐趣,只怕早就将这些人解决了。

    一再耽搁,最后却是害人害己。

    虎纹公子即死,蓝衫公子失去了一只臂膀,好在冯午马此时也已经倒下去,生死不明,只剩下楚欢。

    楚欢这一刀很快,蓝衫公子的动作也不慢,往后一退,他横笛于嘴,又想故技重施,但是楚欢的反应却也迅速,笛音再起之时,楚欢的血饮刀刀身却是拍打着石板地面,再次发出“啪啪啪”之音,而且每一次拍打过后,楚欢的身体就往前进几分,慢慢迫近蓝衫公子。

    蓝衫公子暗暗叫苦,想不到竟碰上如此难缠的敌手。

    他已经见识过楚欢的刀法,知道比拼硬功夫,自己还真不是楚欢的对手,而且自己最大的依仗笛音又被楚欢所破,如此下去,自己迟早要栽在楚欢的手中。

    死亡曲没了作用,瀛仁的头脑也开始清醒,他看着元羽为自己挡了一刀,此时对元羽再无怀疑,知道自己之前错怪了他。

    他将元羽上半身抱起,眼圈儿泛红,颤声道:“你……你不要死,本……我不该疑你……!”

    元羽嘴角向外溢血,但是唇边却带着温和的笑容,脸上惨白一片,轻声道:“不要……不要心太软,成大事者,心……不能太软……!”

    瀛仁拭去眼角眼泪,咬牙道:“你放心,谁在幕后主谋,我一定会杀死他。”

    元羽抬起手,将右手紧握的半枚玉佩递到瀛仁面前,吃力道:“收好,交给你的母亲……这些年为了隐藏我的身份,二十年来,我与她……我与她再未相见,她一切……一切可好?”

    瀛仁用力点头,道:“她很好……!”

    “有些事情,她……她会告诉你。”元羽声音越来越虚弱,轻声道:“你身上有大华……大华的血,何去何从……你自己想明白……。”握住瀛仁的手,颤声道:“十八年前,我……我秘密娶了一个女人,想要……想要延续元氏一族的血脉,只是……只是生了一个女儿,前天……前天被她们抓走用以挟持,你……你帮我找回来,好好照顾她……。”

    说完这句话,元羽口中又是一大口喷出,都洒在瀛仁身上,瀛仁失声道:“舅舅,你……你怎样?”

    元羽听瀛仁喊自己舅舅,脸上显出欣慰笑容,他伸手想去抚摸瀛仁的脸,但是毫无力气,瀛仁却已经抓住他手,元羽眼眸子闪着光,喃喃道:“复我大华……复我大华……!”声音忽地止住,头一歪,就此死去。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权财超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