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二五九章 忠义庄秘史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9 20:51:28
推荐阅读:末日刁民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越者首席御医武极天下无尽丹田官榜唯我独尊终极高手
    楚欢和瀛仁都知道,忠义庄的一切秘密,或许就是来自于那次事件,所以两人对于那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却是特别的好奇。

    楚欢心中却又想到,当初的清平公主后来的大秦皇后在忠义庄住过一阵时间,那间飘散着胭脂香味的院子难道就是皇后所住过的?

    只是念头一起,很快便沉下下去。

    清平公主是在二十年前就住在忠孝别院,二十年过去,就算当时有胭脂香味,也不可能残存到今日,那院子肯定是另有他人住过。

    元羽苍老的脸上抽搐着,一片黯然,混住的眼眸子里既有悲伤,但更多的是愤怒,显然是当初那件事情让他刻骨铭心。

    瀛仁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羽拿起水袋,摘开盖子饮了一口,才继续道:“当时秦国大军已经围住了汉阳国都城,汉都随时都要陷落,我与母亲在忠义庄等候,直待汉阳都城一旦陷落,便即刻启程前往,亲眼看着屈楚离就刑,但是我们没有想到,汉阳国虽然身处重围,却贼心不死,暗中有一支人马却是往忠义庄直扑过来。”

    瀛仁虽然没有经历当时的事情,但是听到这里,却也是“”的一声,显得有些紧张。

    虽然皇后如今安然无恙,但是想到那时候自己的母亲要遭受到一场极大的风险,瀛仁的心却还是禁不住揪了起来。

    “汉阳国的探子打听到消息,知道瀛元对母亲十分看重,甚至打听出灜祥也在忠孝别院养伤,所以就想派一支人马奇袭忠义庄,将的母亲和灜祥擒获,如此一来,便可用此要挟瀛元退兵。”元羽神情凝重起来:“当时秦军节节胜利,我们实在没有想到汉阳国还会来这一手。等我们发现之时,忠义庄已经被汉阳国秘密而来的两千人马团团围住。”

    “当时忠义庄有多少人?”瀛仁急问道。

    元羽伸出两根手指:“一直跟随母亲的亲卫队,加上我,一共是一百六十三人,此外再加上服侍母亲的侍女,还有灜祥和他身边的护卫,所有人加起来不过一百九十五人,连两百人都不到。”

    楚欢叹道:“两百人应对两千,十倍于己,当时情况看起来真是凶险之极。”

    元羽叹道:“虽然亲卫队身经百战,都已经从当初的伙子历练成强悍的勇士,但是……但是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想要取胜,无疑是痴人梦。好在当年忠孝陵王建造别院,将忠义庄的围墙建的又高又厚,敌人虽多,但是我们只要坚守,他们一时半会儿却也难以突破。当时我们分居四面,人数虽少,好在武器精锐,而且有充足的弓箭,迅速把守各处紧要位置。他们连续发动了数次进攻,都被我们打退,但是我们心里也清楚,时间长了,敌人兵力众多,迟早还是能攻进来。”

    “没有援军吗?”瀛仁急切问道。

    元羽摇头:“大军围困汉都,正在全力进攻,哪里还有人想到忠义庄这边出了变故。我们知道支撑不了多久,就算希望渺茫,却也还是要派人出去找寻援军,所以那天入夜之后,我们派出了十名死士,从四面突围,只想趁着天黑冲出去求援,十人之中只要有一人能够杀出去报信,便有援军前来的希望。”

    “可有人突围出去?”

    “当时天色很黑,我们看不清楚状况,只知道他们出去之后,很快就传来杀声。”元羽显出悲痛之色:“没过多久,从外面就扔进来数颗人头,正是突围报信的死士首级……汉军那天夜里又发起了轮番进攻,我们急剧减员,到得黎明时分,虽然没能让敌人进院子一步,但是亲卫队一百六十三人,只剩下了八十多人……!”到此处,元羽的眼圈已经泛红,身体急剧颤抖。

    他的虽然很简洁,但是楚欢可以想象那天夜里忠义庄的惨烈。

    以二百对两千,敌我兵力悬殊,面对敌人的猛攻,那群大华国的忠诚卫士只能拼尽全力流血牺牲,即使猛虎,却也难挡群狼围攻。

    “弟兄们的尸首都摆在院子里,没有一个人退缩。”元羽颤声道:“他们无愧于我大华的精锐。”

    楚欢心中却是叹息。

    如果大华王朝真的国泰民安,也不会出现天下动乱的局面,导致天下动乱,无非是大华王朝的统治阶层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这一百多名护卫,或许是大华王朝最后的荣耀了。

    “当我们顶住敌人一轮又一轮攻击,精疲力尽之时,庄园内却发生了更严峻的问题。”元羽苦笑这看了看地道四周,一脸黯然。

    楚欢明白过来,道:“是,汉军从这条密道进入了庄内?”

    “不错。”元羽点头道:“那次围困,其实就是中孝陵卫带人所为,他对忠义山庄的地形了若指掌,而且那条地道便是他秘密所修,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但是他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先用重兵围在四周,对我们发起连番攻击,其目的就是想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开,他却秘密亲率六十名汉国的好手从地道进入了庄院,当时幸好灜祥和他的护卫都守在皇后身边,所以双方在院中展开激战。只是灜祥身边只有十多名护卫,对方六十多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我们听到动静,万般无奈,只能弃门去救,等我们退下,外围汉军便像潮水般攻了进来……!”

    瀛仁双拳握起,就如同身临其境,也顾不得元羽所是真是假,紧张道:“后来呢?母后怎么样?”他虽然知道皇后最后必定平安无事,但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元羽嘴角泛起冷笑:“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忠孝陵王固然带人杀入了庄园之内,但是也正因为他的出现,恰恰让的母亲躲过了一场大难。”

    楚欢皱眉道:“是,们……擒住了忠孝陵王?”

    元羽长叹道:“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却是惨重的,我们回援之后,外围汉军一时间还没冲进来,我们与忠孝陵王的部下死士一场厮杀,在汉军攻到之前,终是将那立功心切的忠孝陵王擒获,而亲卫队的人,那时候只剩下十几号人……一百六十三位兄弟,最后只剩下……只剩下那么十几个人,他们跟随我们近二十年,不离不弃,最后却……!”长叹一声,眼圈红肿,身体颤抖。

    虽然与那群人并无交集,根本谈不上任何感情,但是想到那群人的忠义,楚欢还是颇有些黯然。

    他的眼眸子中甚至出现一种怪异的神色。

    只是这样的神色,很快就消失,瀛仁和元羽并没有注意。

    “我们擒住了忠孝陵王,虽然被汉军包围,但是因为忠孝陵王在手中,他们却不敢强攻。”元羽缓缓道:“我们最后不过二十余人守住母亲所居住的院子,直到第二天下午,竟真的有一支援军赶到,汉军大败,我们终于转危为安。那一站,我身上受了数处刀伤,甚至被一击重击击伤了内脏,本以为必死无疑,但是上天垂怜,我确实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而且一活就是二十年……还有灜祥,虽然他是瀛元之子,但是我对他还是有几份钦佩,虽然当年只有十五岁,却还是带伤力斩数人,只是那一战他也受了重伤,本身就有伤,伤上加伤,那时候我也以为他也活不下来……!”

    瀛仁道:“太子哥哥如今活的好好的,只是……!”顿了一顿,终究没有出来。

    元羽却冷然一笑,道:“他若真的死了,那倒是好事。”

    瀛仁怒道:“……!”他本想斥责元羽,但是想到此人竟有可能真的是自己的舅舅,怒骂之语却没有出口。

    “是大华皇族遗脉,身上有我大华皇族的血,这伪秦的天下,最后就应该回到我大华皇族的手中。”元羽盯着瀛仁:“这是的权力,也是必须担负的责任。”

    瀛仁脸色微白,道:“今日所言,都只是一人之言,本王是不会相信的。”抬手指着元羽道:“本王不知究竟有何居心,若这些都是真的,母后绝不会瞒着本王!”

    “大可回去询问的母亲。”元羽平静道:“当年无数兄弟在此战死,我也受了重伤,很快汉都被攻下,的母亲被接走,但是我却没有离开。一来是我当时已经受了重伤,二来也是因为那么多弟兄战死,我要留下为他们安排后事,祭奠他们的忠魂。”微一沉吟,才缓缓道:“灜祥当时也受了重伤,一时不能离开,瀛元一面派了大夫前来为我们疗伤,一面派人来打理后事。当时有一个道士跟随而来,看起来还有些神通,声称这里风水不好,那群忠魂若是葬在这里,恐怕魂魄不宁,所以必须要法器在这里镇守二十年……!”

    “法器?”

    “不错。”元羽点头道:“那时候正好有一件天赐法器,那是忠孝陵王之物,被灜祥所得,为了镇魂,那件法器灜祥便让了出来,作为镇魂之用。灜祥对那件法器十分喜欢,虽然交出来镇魂,但是却也过,二十年之后,时限到了,他还会将这件法器取走!”

    瀛仁明白过来:“太子哥哥让本王前来,难道就是为了那件法器?”

    “不错。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在庄外进来之前出示的信物,便是灜祥当年与我约定的信物,见到信物,便是取走法器之人。”元羽叹道:“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取物之人竟然是……!”

    “那法器如今在何处?”

    “就在这石室之中。”元羽缓缓道。

    瀛仁握拳道:“既然如此,为何本王前来取走法器,却被人围在忠义庄?与那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元羽苦笑道:“难道现在还以为我与他们是一伙的?”

    瀛仁道:“是不是一伙的,总需要有一个解释。”

    元羽闭上眼睛,缓缓道:“在们来到之前,忠义庄内本来还有五个人,但是……们来之后,只剩下了两个。”

    “五个人?”

    “当年亲卫队的弟兄,只剩下十多人,除了两人听我吩咐跟随的母亲离去,剩下的都留在了这里。”元羽道:“二十年过去,他们当年都是有伤在身,而且受尽磨难,活下来的只有五个。就在们到来之前,一群人夜袭了忠义庄,最后的五人也都力战而死……!”他似乎已经对生死麻木,平静道:“很快,我也将与他们在地下相逢!”

    “是什么人?”楚欢神情冷峻。

    元羽摇摇头:“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何人,我只是知道,他们先行将忠义庄控制住,要在这里布下陷阱……那时候我就猜到,忠义庄必有大人物到来。”他凝视着瀛仁,缓缓道:“二十年期限到了,我当时只以为是灜祥要来取走法器,所以这群人要在这里设伏刺杀灜祥,而我……身为的舅舅,在到达之前,却已经准备助最后一次!”

    “助本王最后一次?”瀛仁神情严峻。

    元羽点点头,一字一句道:“如果真的是灜祥前来,即使那群人杀了我的兄弟,即使他们心存不轨,即使他们……!”到这里,元羽眼眸子中显出痛苦之色,但还是缓缓道:“但是我也愿意与他们联手,除掉灜祥!”

    瀛仁吃惊道:“……准备谋害太子哥哥?”

    元羽肃然道:“莫忘记,他是太子,便是的拦路石。这秦国天下,是我大华王朝的,身上拥有大华皇族的血脉,瀛元死后,这天下只能是的,灜祥是的挡路石,我必须帮将他除掉。”

    瀛仁又急又怒,道:“不管所言是真是假,莫忘记,本王与太子哥哥一样,也都是父皇的儿子,身上流着大秦皇族的血!”

    元羽身体一震,随即剧烈咳嗽。

    --------------------------------------------------

    ps:书评区那些邪恶的猜测让我浑身发毛,亏们想的出来,令人发指,我岂是那等人?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超级透视我的神级支付宝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权财超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