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二二一章 行首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1 22:14:36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越者末日刁民唯我独尊首席御医无尽武装风流仕途
    宝香楼在云山府城大大有名,自然不难找,便是人生地不熟,在街上随便找个人问一下,男人便会给你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而女人自然会显出厌恶之色。

    楚欢坐在马车之中,行到宝香楼所在的街道,便已经感受到了这里的热闹气氛,行人如云,马车如同过江之鲤,楚欢所乘马车也不过是众多马车中不起眼的一个而已。

    宝香楼外面竟然围着矮墙,花树缤纷,竟然还有着电压的院落,大门敞开,门前挂着大红灯笼,透着一股子热闹的喜气。

    门头是黑漆金地儿的匾额,上面书着“宝香楼”三字,这字迹倒似出自女子手笔,委婉秀气。

    只看它前面矮墙的长度,便知道这宝香楼占地之广,客人们的马车行到门前,便有楼子里的龟公跑上来殷勤掀开帘子,从马车下来的,十有**都是锦衣绸绣的富贵之人,这些客人下了马车,马车便会径自离开,找个地儿暂时歇下。

    车如马龙,瀛仁这马车排着队,终于到得门前,早有龟公跑上来帮着掀帘子,瀛仁这才与楚欢下了马车,想了想,吩咐另外三名随从和马夫先行找个地儿歇下,却是让孙德胜和冯午马也一起跟着。

    他毕竟是金贵之身,身边总要有一名护卫跟随。

    宝香楼今夜的客人都是身着华服,不少人都是头带正冠,瀛仁初次来这种地方,很不熟悉,显得有些紧张,冯午马则是不理天下事,只是跟在瀛仁的身边,而孙德胜胆子也实在不多,缩在瀛仁的身后,这当口,却只能让楚欢走在前面。

    楚欢无奈,领着几人上前,门前却站着一个彪形大汉,这天气还凉,可是这大汉也不知是真的身体好还是在这里故作威风,穿着短衫,竟然敞开了衣襟,露出毛茸茸的胸膛来,见到楚欢过来,问道:“几位爷?”

    楚欢道:“四位!”

    “一位二十两,四位八十两!”壮汉笑道:“入门银子,谢几位爷赏!”

    楚欢一怔,他倒真没有想到进楼子还要收入门银子,更没有想到入门银子竟然这般贵,二十两银子,足够一些人家生活一年了。

    瀛仁已经使眼色,孙德胜有些肉疼地掏出了八十两银子递过去,壮汉接过银子,躬了躬身子,笑道:“谢几位爷赏,四位爷请进!”

    楚欢心中叹气,这入门就花了八十两银子,真不知道进了门,今夜要花去多少银子,怪不得今日前来的都是华服锦衣,这一般人还真是没有这等财力进来。

    楚欢这才率先进入宝香楼,一进门儿,却是一个阔大的天井,院子当中,却已经败了不下五十张桌子,密密麻麻,面积极为空阔,也可见这宝香楼财力之强。

    天井上房的二楼三楼都是一圈儿的小房子,每间每户看起来都不小,门口都挂着牌子,二楼三楼加起来竟是有四五十位姑娘,而一楼则是厅堂,平日里姑娘们都会在一楼的厅堂招来送往,卖弄风情,客人看中便会跟着往挂着牌子的屋子里去,这是最普通的娼寮,在这宝香楼的后院,则是另有高雅的独居院落,那才是真正的当红姑娘的温柔巷,档次比这前面楼里的姑娘要高出许多,而待遇也会高出许多。

    其实这种大楼子里的姑娘们私下竞争是十分激烈,前院的姑娘一旦红起来,随时都可能住进后院独居小院,而后院的红姑娘,一旦人气消失或者开始色衰甚至是身体抱病,那么很快就会被从后院扫出来,给别的姑娘腾出位置来。

    对于楼子里的老鸨和后台来说,一切都是银子为重,楼子里的任何一个姑娘,都会被他们榨干最后一滴血,当无利可图的时候,姑娘们的遭遇便将凄惨不堪,甚至活的连狗都不如。

    无数姑娘在当红时被楼子捧在手心当做宝贝一样,只是花无百日红,大多数姑娘最后的下场都是十分的悲惨。

    几十张桌子密密麻麻摆着,而廊下还有两圈椅子,都可以做人。

    楼里四周都挂着大红灯笼,将整个院子照的红彤彤一片,里面的布置也都是十分的华丽讲究,可是再华丽的装饰,也比不上这里面的女人。

    二楼三楼的栏杆边上,一群姑娘倚在栏杆上,花枝招展,争奇斗艳,让人目不暇接,这些姑娘们今日只能待在各自房间的前面,倚在栏杆观看,莺莺燕燕,红花翠柳,燕瘦环肥,当真是人间天堂。

    在天井的一块空地上,却已经搭起了台子,装点的十分花俏,这便是“选花台”,选花台左右,各有一张长桌子,桌子后面都是一排椅子,暂时却都是空着。

    楚欢四人进来之后,人群中一个穿着浅紫色衣衫的中年妇人扭着腰迎上来,四十多岁年纪,皮肤白白嫩嫩,脸上虽然有些细微的皱纹,但一双灵活的媚目秋波荡漾,仍颇具动人的风韵,当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这妇人笑嘻嘻迎上来,手中香帕一抖,“哟,几位爷,瞧着面生,以前可没见过,今儿个认个脸,以后常走动,奴家是清秋馆的海棠春,今儿晚上几位爷在这里好好乐一乐,奴家现在这里给几位爷道喜,恭喜几位爷能够抱得花魁!”

    楚欢拱了拱手,淡淡一笑,海棠春已经含笑问道:“几位爷是要坐哪里?”

    “自然是找一张桌子!”孙德胜忍不住道。

    瞧眼前阵势,有些人坐在桌子边上,有些人则是坐在四周廊下的椅子上,那桌子上可是备着瓜果点心还有茶水,以瀛仁之尊贵,总不能去廊下坐椅子。

    海棠春吃吃笑道:“那好,几位爷是要包下一张桌子?”

    瀛仁听出味儿来,问道:“海棠春,你是说坐桌子边上还要银子?”

    海棠春眼眸子深处划过一丝不悦之色,她虽然自称“海棠春”,但是按照规矩,客人只能唤她“海妈妈”,这样直呼其名,却是有些失礼了。

    但她何等样人,脸上还是带着媚笑,秋波荡漾看着瀛仁,笑嘻嘻道:“瞧这位爷说的,你也瞧见了,僧多粥少,今晚来的客人不少,可是座儿有限,总不能厚此薄彼,只能想出这个法子来,能出银子的坐在桌子边上,其实就几个散碎银子,四位爷刚好可以包下一张桌子,不过四十两银子而已!”

    楚欢心中又是叹气,四十两银子,那也不知道能买多少桌子了,销金窟销金窟,这话倒真是一点不假。

    他心里其实也明白,青楼本就是搂金之地,时逢风月界每年一度的花魁大选,正是搂金的大好时候,对于普通人来说,几十两银子那是大数目,但是对于这些欢场富户来说,几十两银子也不算多大事,这“云山六葩”联手举办这样的盛会,自然是竭尽一切地大肆敛金。

    孙德胜在瀛仁的示意下,又掏出了四十两银子,海棠春笑眯眯地领着四人在一张桌子边坐下来,随即又去迎候其他客人。

    楚欢倒是注意到,在桌椅间穿梭来回的,没有姑娘,却是几名打扮的十分妖艳的中年妇人,数了一数,共有六人,其中一人倒是熟识,豁然是芙蓉阁的赛花香,不久前正是利用赛花和她手下的凝玉狠狠地整治了陆世勋一顿。

    如此看来,是云山六葩的老鸨们在招呼客人,各自卖弄风骚,都是与客人们很是相熟,不少客人对这几名老鸨也都是十熟识,进来之后,都是有说有笑,调着情,有些客人显然是老客,更是露着迎候的老鸨,捏捏屁股摸摸老鸨故意畅露出来的白花花胸部,打情骂俏,当真是风月无边。

    楚欢拿起茶壶,为大家斟上茶,瞧了瞧四周,感觉距离开幕还早,低声问道:“徐公子,你说的大行首是什么意思?”

    他听胖柳和瀛仁先后说到大行首这个名词,却还真是不解其意。

    瀛仁一怔,奇道:“你不懂?”

    楚欢摇摇头。

    瀛仁哈哈笑道:“原来也有你不懂的。”低声道:“其实我之前也不懂,这都是孙德胜打听出来的。”向孙德胜道:“孙德胜,你说说,什么是大行首!”

    孙德胜低声向楚欢解释了一番,楚欢这才恍然大悟。

    大秦的伎女,大致分为三类。

    一是官妓,顾名思义,通常都是官员被抄家问罪之后,女眷被打入成官妓;第二种是家妓,类似于婢女,能歌善舞,吹拉弹唱无所不精,属于私人蓄养,可以用作招待客人之用,通常是达官贵人花重金蓄养;第三种便是青楼的私妓,这种情况就有些负责,有些只卖艺不卖身,有些则是只卖身不卖艺,有些则是即卖艺又卖身。

    不过想宝香楼这样有名有号的大场子,里面的姑娘都是经过挑选出来,而且专门经过训练,琴棋书画,双陆象棋,舞蹈歌技都要通晓,而且还会专门训练床上技巧。

    像这样的大楼子,一旦那些规模小后台弱的楼子有红姑娘,很快就会被大楼子挖过来,精心包装,很快就能成为摇钱树。

    至于行首,那却不是所有的姑娘都有机会。

    成为行首前,姑娘非但有超出常人的才情和美貌,而且必须是处子之身,楼里会专门寻找这样的姑娘,从小便开始训练培养,在达到选魁年龄之前,楼里会花重金呵护,不会接待任何客人,通常而言,这样的姑娘大楼子里都会有五六个,等到达到选魁年龄,便会先让这些姑娘在自家楼子里比赛,从中选出本楼花魁,然后再代表本楼出阵。

    各大楼子的代表姑娘将会进行一场激烈的比拼,最终会评选出前三名,分别成为大行首、二行首和小行首。

    而能够被选为行首,便是风月界的最高级别,她们将会得到其他姑娘梦寐以求的待遇,会有自己的专门住宅,会有自己的乐队仆从,而且因为身价高,便不可能沦到千人骑万人摸的境地,大都只是献艺而已,能够出重金春风一度的都在少数。

    而且一些达官贵人举办宴会,会专门下帖子给行首过去献艺,酬金极高,其中大部分固然归属楼里所有,但是行首自身也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酬劳,名气越大,自己的乐班子实力越强越豪华,那么受邀请的次数也就越多,得到的薪酬也就越丰厚。

    虽然行首的赎身银是个天文数字,但是人气极高的行首,通常能在五六年之内就能够凑齐自己的赎身银子,从而脱离苦海。

    虽然一入青楼永难洗,但是行首脱身之后,如果依然很有人气,完全可以继续用自己的班子参加各种宴会,许多行首最终甚至能够成为达官贵人的妾室,比起普通的娼妓下场,那已经是幸福得多。

    不过有许多姑娘虽然选中为行首,但花无百日红,很多时候红上三两年就销声匿迹,赎身银子无法偿还,就只能慢慢堕落成普通的娼妓,想要长期红下去,便需要过人的才情美貌,而且还要有过人的交际能力,这样才可能撑下去。

    大行首、二行首和小行首的区别,就在于最后的出厂价码,大行首受邀的价码自然最高,挣得的银子自然也就最多。

    大行首运气好五年能够挣够赎身银,而小行首却需要十年八年,所以大行首或许有机会脱离苦海,但是小行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惟一的出路,便是希望在参加达官贵人的宴会上,能被贵人看中,出重金赎身做小。

    但是付出一笔数量庞大的银子去为一个烟花女子赎身,这种事儿虽然不是并不可能,但是几率小的可怜。

    楚欢听孙德生解释完,心中感慨,他倒想不到这一行竟然有如此门道,心中想到了那位莫凌霜,她最终的命运,是不是也会十分的凄惨?

    瀛仁虽然有心帮助莫凌霜,但是以他的身份,绝不可能动用力量在明处帮助,甚至在暗处也要小心谨慎,以免被有心人抓住把柄。

    他当真能够救莫凌霜于水火之中?

    --------------------------------------------------------

    PS:加更一章,红票这几天都在前十五,点击也稳中上升,沙漠对于数据一向认真看重,感谢大家的支持,沙漠只能以最精彩的故事报答大家,希望大家也能一直支持沙漠,一直向前,无论红票帮还是点击榜,咱们一步一步往上爬,神话的创造,永远在你们手中!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我的神级支付宝医道官途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我的邻居是女妖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