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一二五四章 解脱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6-12 05:06:48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无尽武装首席御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唯我独尊武极天下无尽丹田
    黛儿奇道:“这顶战盔是秦国立国之前的装备……也就是说,此人是当年西北军团的千户,我听父亲说过,当年西北军团的千户,加起来也不过十多名……!”

    “是。”楚欢若有所思,“准确来说,是十二名。”

    黛儿更是疑惑道:“那个时候就已经是千户,可见他战功赫赫,可是……为何他却沦为一名僧人?如果还在军中,他现在至少也是一方指挥使了。”

    楚欢道:“我也很奇怪,按理说来,在建国之前他就是千户,立国之后,即使不是一道指挥使,最少也是州军千户……他为何会落发为僧?”

    “有没有可能这并不是他的东西。”黛儿轻声道:“或许只是他偶尔得到。”

    “并非没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个可能很小。”楚欢摇头道:“黛儿,你刚才听他说的疯话,从他话语间听出,他似乎真的是从军队出来。”

    黛儿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军中千户,为何放弃大好前程不要,却要来这偏僻的寺庙为僧?”

    楚欢叹道:“我也想知道原因。”放下战盔,从里面取出另外两件东西,这两件东西都是被锦缎包裹,锦缎的颜sè已经褪去,显然已经有很多年头。

    两件物事,一大一小,小者不过几寸长,而大着却有手臂长短,虽然被锦缎包裹,但看上去却似乎是一副卷轴。

    楚欢先打开了那jing小物事,锦缎打开,碧幽幽的光芒开始弥散出来,很快,两人便看见,那锦缎之中,一件jing美之际的物事显露处来,楚欢尚未说话,林黛儿却是花容失sè,失声道:“这是……这是八寸罗汉!”

    楚欢一怔,抬起头,那八寸佛散发出的幽幽光芒照shè在林黛儿脸上,让楚欢足以看到林黛儿脸上惊骇表情。

    “黛儿,你……你见过此物?”楚欢看林黛儿表情,立时猜到林黛儿对此物一定有所了解,否则也不至于显出如此表情,更不可能脱口就能叫出它的名字。

    林黛儿清亮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微点螓首,道:“这……这是八寸罗汉,我见过……!”

    楚欢瞧这件东西,大约也就八寸长短,雕工jing细无比,线条流畅,还真如黛儿所说,雕出来的形状是个光头和尚,身着僧袍,便是袍褶也是惟妙惟肖,似乎真是罗汉雕像。

    “在哪里见过?”楚欢奇道。

    林黛儿蹙眉道:“家父手中也有一个……虽然形状有些不同,可是……可是我能确定,这只八寸罗汉和父亲手中那只,绝对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它们的材质和做工并无区别。”

    楚欢也有些吃惊,“你是说,林将军也有一只这样的八寸罗汉?”

    “是。”黛儿一脸疑惑,“可是这病和尚为何也有这样的八寸罗汉?”

    楚欢摇了摇头,问道:“林将军那只八寸罗汉,又是从何而来?现在在哪里?”

    “已经被父亲毁了。”黛儿若有所思,回忆道:“我记得那天父亲喝了很多酒,独自一个人呆在书房,我端着母亲做好的醒酒汤,送到他书房,我进书房的时候,父亲手里就是拿着这样的八寸罗汉,甚至都没有发现我到了他身边……!”

    “然后呢?”

    “那时候我还小,见那八寸罗汉做工jing致,而且发光,所以很喜欢。”黛儿轻声道:“父亲见我过来,将那八寸罗汉放在桌子上,我送上了醒酒汤,父亲夸我乖,他喝汤的时候,我……我就顺手拿起了那只八寸罗汉。”

    楚欢道:“林将军大发雷霆?”

    黛儿苦笑道:“你猜到了?”顿了顿,才道:“我拿在手中只看了几下,父亲便看见,从手中夺了过去……!”她柳眉蹙起:“到现在,我还记得父亲当时的表情,父亲虽然对我们管束很严,但是却很少责骂我们,那天父亲一反常态,骂我不懂规矩,还说母亲平ri里管教不严……他当时便将那八寸罗汉砸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啊?”楚欢有些吃惊。

    只是个物件,便是再名贵,可是林黛儿当时毕竟幼小,也不曾损毁,无非是拿在手中看看,林庆元又何必大发雷霆?

    “我从未见过父亲发那么大的火,那时候好害怕……!”林黛儿轻声道:“父亲见到我吓住了,又过来抱住我,告诉我说,那是八寸罗汉,是不祥之物,好姑娘不该沾染……我那时候似懂非懂,只是自那以后,父亲便再也没有提及过八寸罗汉……!”

    楚欢问道:“这是你第二次看到这种八寸罗汉?”

    “是。”林黛儿点头道:“可是那是父亲发火最大的一次,我一直记在心里,虽然此后再也没有提及八寸罗汉,可是它的样子我却记得很清楚,就像现在这个一样。”说完,指了指楚欢手中那尊八寸罗汉。

    楚欢心下大是狐疑。

    这病和尚出自军中,甚至曾经担任过西北军团的千户之职,这已经让楚欢十分惊讶,可是他收藏的八寸罗汉,林庆元竟然也曾拥有,这更是让楚欢满腹疑云。

    可以肯定,这种八寸罗汉必然十分罕见,无论是那光滑润手的材质还是巧夺天工的技艺,那都显示这八寸罗汉乃是一等一的名贵之物。

    楚欢知道这中间大有蹊跷,略一沉思,放下八寸罗汉,将那卷轴一样的物事打开,锦缎被剥开后,里面果然是出现了一卷画卷。

    楚欢打开一头,交给黛儿,黛儿捏着边沿,楚欢缓缓打开,里面渐渐显出sè彩斑斓的画面来,昏暗之中,只见到上面sè彩斑斓,一时间还真瞧不清楚上面画了什么,楚欢凑近过去看,依稀看到上面有些似人非人的东西,正要细看,猛然感觉有些不对劲,眼角余光已经瞥见,一道身影忽然间就出现在林黛儿身后,正向林黛儿扑了下来。

    楚欢心下一惊,“黛儿小心……!”一把推开林黛儿,那身影扑了个空,一只手去已经探出,抓住了那幅画卷,随即听到“撕拉”一声响,画卷竟然被一撕两半,那人手中扯了半边去,楚欢手中还剩下半边。

    楚欢急忙后退,那身影却已经趴在地上,不停地喘着气,楚欢这才看清楚,竟是病和尚从床上悄无声息袭击过来。

    若是换做平时,这病和尚突然接近,自然就能发现,只是两人刚才见到八寸罗汉和这奇怪的画卷,注意力被这两样物事吸引过去,倒不妨已经虚弱不堪的病和尚会突然从后面偷袭过来。

    病和尚趴在地上,剧烈咳嗽,楚欢瞧见他口中不停地吐出东西,一股子血腥味道弥散开来,心下吃惊,这病和尚竟然是在吐血。

    “你们是贼……!”病和尚艰难抬起头,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楚欢,“你们要偷我的东西?”

    楚欢道:“大师,你误会了,是你让我过来帮你取东西!”

    “骗子。”病和尚声音凄厉:“我的东西,你们休想拿走……!”

    楚欢知道这病和尚已经是强弩之末,并不能构成威胁,蹲下身子,盯着趴在地上的病和尚冷笑道:“你的东西?我倒真想问你,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

    病和尚身体发颤,怒道:“与你……与你何干?你们到底是谁?”看他样子,似乎神智又清醒过来。

    “八寸罗汉,是不祥之物……!”楚欢缓缓道:“这不是你的东西,而是你杀人越货,从别人手中抢夺过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自以为你做的事情,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吗?”

    病和尚更是惊骇,失声道:“你们……你们是谁?你们……怎么知道?”

    他此言一出,楚欢便即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楚欢当然不知道八寸罗汉出自何处,如果不是黛儿提起,楚欢甚至不知道这玩意叫做八寸罗汉,但是从先前病和尚的疯语之中,楚欢已经敏锐地感觉到,病和尚绝非八寸罗汉之主,这东西很有可能是病和尚抢夺而来。

    他也只是怀疑,所以出言试探,试探之下,便即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此时他不动声sè,依然冷笑道:“我们何止知道这些?我说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过的事情,总是不能永远瞒住的。我还知道,你是西北军团的千户,曾经在风寒笑麾下听令,我可有说错?”

    “你……!”病和尚竟是往后缩了缩,惊恐地瞧着楚欢。

    楚欢咄咄逼人,“你当年做了一件十分可耻的事情,残杀无辜……你躲到这古水寺,是否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罪恶?”

    病和尚惊恐地看着楚欢,只是没过多久,他本来惊恐的表情竟是缓和下来,挣扎着起身,盘膝坐下,看着楚欢,摇头道:“我从来不曾掩饰自己的罪恶,这些年来,我在古水寺ri夜诵经,就是为了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我在为他们的亡魂超度!”

    “你觉得这样洗的清你的罪过?”楚欢冷声问道。

    病和尚此时却是完全平静下来,双手合十,轻声道:“阿弥陀佛,回头是岸,善莫大焉,我佛慈悲,众生皆有恕罪的机会,我虽然错了,但是诚心恕罪,我佛慈悲,自能知道我的悔过之心。”

    “可是你并没有真正地得到佛祖的原谅。”楚欢缓缓道:“否则你也不会被亡魂折磨二十多年……直到今时今ri,你依然在梦魇之中,我佛慈悲,佛祖能原谅你,可是你的心魔永远也无法消除……你到底犯下了何样的滔天罪业,至今兀自不得安宁?”

    病和尚凝视着楚欢,看了看被挖出来的箱子,依然是合十道:“梦魇已经被你打开,这只盒子,就是二十多年来一直缠绕我的梦魇……我被梦魇纠缠了二十多年,ri夜难安,没有一刻安宁,可是现在,我终是得到了解脱……!”

    楚欢有些听不明白,正要说话,林黛儿却已经在旁问道:“你告诉我,八寸罗汉,你到底是从何而来?”

    林庆元也拥有同样的八寸罗汉,这和尚似乎与林庆元有些瓜葛,林黛儿此事竟似乎与父亲竟也有干系,实在忍耐不住,只想从病和尚口中多知道一些事情,或许能够知道关于父亲更多的事迹。

    病和尚微转过头,看了林黛儿一眼,又瞧了瞧楚欢,终于道:“你们既然知道八寸罗汉的名字,自然是故人之后,却不知你们的长者是哪一位?”

    楚欢犹豫了一下,才道:“这很重要吗?”

    “不重要。”病和尚摇头道:“只是这些年来,他心中的梦魇也不会那么快就消失?”

    林黛儿轻声道:“他已经过世了。”

    病和尚唱了一声“阿弥陀佛”,才道:“那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只有那样,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楚欢上前两步,沉声道:“你告诉我们,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东西,究竟从何而来?”

    病和尚平静道:“知道的自然知道,不知道的,也就不必知道,阿弥陀佛……!”口中喃喃有词,似乎是在轻声诵经。

    楚欢和林黛儿对视一眼,听这和尚的诵经声竟似乎十分平静,只是片刻后,那声音越来越轻,直到再无声息。

    室内一片寂静,楚欢陡然间想到什么,欺身上前,到得病和尚身边,见他双目紧闭,嘴唇不懂,整个人就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大师……!”楚欢叫了两声,和尚并无反应,楚欢探手到他鼻端,片刻之后,才抬头看向林黛儿,苦笑道:“他已经圆寂了。”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