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一一八三章 手中无刀,手间有刀!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6-01 21:25:22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风流仕途官榜武极天下无尽丹田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首席御医吞天
    楚欢心中大怒,虽然他知道田候素来对自己看不顺眼,却没有想到田候竟然真的敢对自己下死手,田候的鬼刀出刀奇快,却并无一般劲风,十分鬼魅。

    楚欢不得不后退一步,田候手中的刀却是如同鬼影,连续向楚欢劈过来三刀,而且招式也是十分诡异,如果不是楚欢当初见识过萧晨刀法中的诡异变化,此刻只怕就难奈田候的诡异刀法。

    他脚下不乱,但在田候数刀逼迫之下,一时间却是找不到机会进攻,只能连退数步守住,他也曾与无数人交过手,也见识过仇如血的刀法,但是此时所碰到的田候,实在是自己所见使刀最为厉害之人,田候的人如刀仿佛一体,轻而易举就能施展出旁人难以想象的刀术。

    鬼刀之名,当真是名不虚传。

    双方只是片刻间,已经交手十余招,楚欢此时已经明白,如果不是自己习练过《龙象经》,拥有普通人难以比拟的速度和敏锐,此刻十有**已经死在了田候的鬼刀之下,论起刀法,自己确实不是田候的敌手。

    高手交锋,对形势的判断自然是异常的敏锐,鬼刀连出数刀,已经知道楚欢的刀法在自己之下,双眸寒光灼灼,咄咄逼人。

    楚欢虽然刀法稍弱,但是速度却是比对方快,闪动之间,田候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楚欢。

    听得叮叮声响,楚欢便见到眼前刀光幻影,一时之间,竟似乎看到四把大刀同时向自己袭来,而且所取方位,都是不同。

    楚欢吃了一惊,心里清楚,田候这是出了真正的杀招。

    鬼刀幻影。

    他无从判断刀光闪烁中到底哪个是真,心下惊骇,能够同时幻出四把刀,当然不是因为田候会变戏法,而是对方施展这一刀之时,已经突破了人们所熟知的出刀速度,只有突破极限,速度达到恐怖地步,才可能幻出四刀。

    惊骇之间,只感觉手腕处寒风袭至,随即感到自己血饮刀一阵剧抖,握刀的手指,竟似乎有一种撕裂感。

    楚欢虽知道不能松手,但是却更知道,此时若不松手,只怕自己的这只手便要废了。

    他的右手松开,刀光闪过间,血饮刀已经脱手飞起,也就在这瞬间,楚欢的左手三指并拢,呈刀状,在霍霍刀光之中,已经是闪电般探出。

    虽然眼前就是刀光,但是楚欢却毫不犹豫,左手竟似乎是往刀光上碰过去。

    琉璃此时已经看清田候,惊声道:“田候住手!”

    一切顿时静止下来,琉璃看到,田候的鬼刀顶在了楚欢的肩头,而楚欢的左手,呈刀状横在了田候的咽喉处。

    田候眼中固然是杀意腾腾,楚欢双眸却也是寒意逼人。

    一阵沉寂之后,楚欢脸上忽然显出笑容来,平静道:“鬼刀之名,名不虚传,今日有幸领教,虽然比本督所想的要差一些,却也不是浪得虚名。”

    田候冷然一笑。

    楚欢平静道:“一招化四刀,这就是鬼刀精华所在?”

    “手下败将,何必多问。”

    楚欢眨了眨眼睛,笑道:“田统领以为自己胜了?”摇头叹道:“若田统领当真如此以为,我也不争辩,就当是你赢了。”

    田候冷笑道:“若不是夫人出声,你现在已经是我刀下亡魂。”

    “刀下亡魂?”楚欢摇头道:“只怕不见得。田统领的刀在我的肩膀,难道砍断我的肩膀我会死?”

    “自肩膀斜而挥上,只需要变一招,刀刃就能割破你的喉咙。”田候恶狠狠地道。

    楚欢哈哈笑起来,声音不无嘲讽之意,“割破我的喉咙?田统领,你也老大不小了,怎地在说一些梦话?自肩膀到我的喉咙,你自己也说过,至少还要变一招,可是你觉得在变招之间,还能活下去?”

    田候皱起眉头,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楚欢冷笑道:“我只怕你变招不成,已经成了一条尸首。”

    田候另一只手握起拳头,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你的刀已经脱手,那时候就已经败了,取你性命,只手之间,你又有什么资格能取我的性命?”

    “你莫忘记,我的手就在你的喉咙上,我不需要变招的。”楚欢叹道:“你应该感谢夫人,如果不是夫人,你的喉咙现在已经断了!”

    “凭你一只手?”田候发出古怪的笑声,“楚大人,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你觉得仅靠一只手,就能在我杀死你之前隔断我的喉咙?你的手,难道比刀子还锋利?”

    “或许比不上你的鬼刀锋利。”楚欢平静道:“但是我敢保证它足以割破你的喉咙,田统领若是不相信,不如咱们同时出手,你的刀可以去我喉咙,我的手,也可以割破你的喉咙,你敢不敢试一试?”

    田候双眸泛寒,手上一紧,琉璃已经呵斥道:“田候,你好大胆子,还不收刀?”

    田候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却不敢违抗琉璃的吩咐,恨恨盯着楚欢,缓缓收刀,冷冷道:“不是我不敢,而是夫人不让你死。”

    “不是夫人不让我死,而是夫人救你性命。”楚欢缓缓收回手刀,转视琉璃,道:“夫人,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日放过他,但是再有任何一丝冒犯,我定要取他性命,如果这位鬼刀大人真的死在西北,到时候还望夫人代为向太子解释。”

    田候握拳怒视,琉璃叹了口气,道:“公傅手下留情,琉璃谢过。”

    “夫人何必向他道谢。”田候忍不住道:“他只是危言耸听。”

    琉璃看着田候,美丽的脸上十分严肃,“田候,楚大人没有说错,是他饶你一条性命,你自己为何不摸一摸自己的喉咙?”

    田候一愣,不由伸手在自己的喉咙摸了一下,立时感到手上湿漉漉的,黏黏的,放在眼前一看,脸色剧变,却是看到手上竟然沾上了血迹。

    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楚欢,楚欢神情淡定,冷漠道:“记住我说的话,只是你第一次在本督面前亮刀,如果有第二次,我保证谁也救不了你。”

    田候显然很惊诧,问道:“这……这怎么可能?你的手……!”

    琉璃叹道:“如果楚大人想杀你,你的脖子上就不会只有一道血口了……!”

    就在此时,脚步声响,听的几个声音道:“统领大人……!”

    “退出去。”田候厉声喝道,洞口几道身影正要进来,听得田候呵斥,急忙转身退了下去。

    田候看了一下洞内,见到洞内点着火堆,柴火还在噼里啪啦燃烧着,火堆边上,支着木架子,楚欢的衣服都是在上面晾着,再看楚欢,此时才注意到,楚欢只穿了一条劲裤,赤着上身,再看琉璃,虽然已经穿上了灰袍,但是灰袍带着水渍,虽然乌鸦鸦的秀发已经干了不少,却蓬松地拢在脑后,灯火之下,看上去慵懒妩媚,衣衫不整,任谁都能猜到,那件灰袍是匆忙之下才披上去。

    田候拳头更是紧握,手背上的青筋暴突,转视楚欢,眼中的杀意更是浓郁,楚欢却已经淡淡道:“你先退下吧。”

    田候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琉璃知道田候在想什么,但是更知道没有必要向田候解释,这样的情况,越多解释反倒是越乱,轻声道:“田统领先出去。”

    田候眼中划过痛苦之色,却还是问道:“夫人……无恙吧?”

    琉璃摇头道:“只是遇到了陷阱,幸亏公傅大人相救,现在已经转危为安,你先退下吧。”

    田候无可奈何,收起刀,向琉璃行了一礼,这才退了下去。

    等到田候退下之后,楚欢这才过去捡起了血饮刀,轻叹道:“夫人,太子将如此高手放在你身边护卫,对你当真是爱护有加。我只听说过三刀之名,风将军的狂刀,冯元破的霸刀都是没有机会见到过,今日见识到鬼刀,才知道三刀绝非浪得虚名。”

    “鬼刀虽然厉害,但是还不是败在了公傅的手下。”琉璃轻轻一笑,“这样说来,三刀岂不是还在公傅之下?”

    楚欢在火堆边坐下,他知道有了琉璃的吩咐,田候是万万不敢闯进来,反倒是田候在外守护,别人也进不来,摆手道:“夫人千万不要这么说,且不说风将军和冯元破,只田候的刀法,就已经是非同小可,如果不是险中一搏,未必能胜他。”

    琉璃嫣然一笑,艳丽夺目,轻声道:“公傅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楚欢听她说的俏皮,心中一动,此时琉璃已经披上了外袍坐在火堆边上,楚欢倒不用背对着她,轻声解释道:“夫人有所不知,刚才与田候交手,一刀化死,实在惊人,只是我也清楚,幻化四刀,三刀是虚的,用来迷惑人,只有一刀才是实的……!”

    琉璃奇道:“那公傅如何判断哪一刀是实的?”

    “其实一开始我也无法判断,只是夫人的这位护卫,那是有意卖弄,他或许觉得一刀就将我杀了不够痛快,所以先要折辱于我,打掉我的刀,然后再给我致命一刀。”楚欢身体前倾,轻声道:“也就在那一刻,我知道实刀是攻我右手,另三刀都是假的,这才冒险一搏,出手攻他咽喉。”

    琉璃叹道:“公傅智勇双全,田候只是露出了一丝破绽,就被公傅抓住。”

    “鬼刀已经如此了得,霸刀冯元破的刀法,却不知又是如何?”楚欢若有所思。

    琉璃道:“公傅方才那一招又是什么?难道公傅的手,真的比刀还要厉害?”

    楚欢方才冒险一搏施展的,自然是罗多传授的极乐刀法,以手为刀,劲气伤敌,这是楚欢的看家本事,但有机会,私底下自然是少不得苦练,如今倒已经掌握的十分熟悉。

    楚欢微微一笑,事关罗多,楚欢并不愿意过多解释此事,今日也是被逼无奈才施展出极乐刀法,转移话题问道:“夫人,这位田统领对我似乎充满很深的敌意,我和他接触很少,似乎也没有恩怨,为何会如此?”

    琉璃摇摇头,道:“我也不知。”

    楚欢压低声音,道:“你觉得他是不是有所误会,所以……!”

    “误会?”琉璃美丽的眼睛眨了眨,长长的睫毛闪动着,灵韵动人,“误会什么?”

    楚欢摸了摸脑袋,轻声道:“那个……是不是觉得我冒犯了夫人,所以……!”见琉璃蹙眉,忙道:“不过我和夫人清清白白,没有什么见不得人。”

    琉璃却是低下螓首,脸颊泛红。

    楚欢有些尴尬,其实他知道,若说清白,那还真不好说,虽然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但是两人死里逃生之后,在湖中相拥亲吻,已经是大大的越线。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医道官途首席御医超级古武超级怪兽工厂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品相师万古神帝太古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