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一一五三章 清庙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6-01 13:02:49
推荐阅读:末日刁民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越者首席御医官榜武极天下无尽丹田唯我独尊终极高手
    琉璃娇躯一颤,急忙上前来,看到药翁的情形,知道楚欢所言不假,顿时那眼圈儿便红了,显出悲伤之色,泪珠儿似乎就要从眼眶中夺目而出。

    楚欢却已经是拔刀在手,护在琉璃身边,屏息观察屋内,见到除了这正堂之外,左右各有一房间,房门都是虚掩着,楚欢示意琉璃不要移动,轻步移到左边房间,血饮刀往前探过去,听得房门“嘎嘎嘎嘎”响起,缓缓打开,只见到里面却是一大堆的瓶瓶罐罐,还有许多的药材摆放其中,知道这是药翁的药材室,闪身进到里面,屋内并无他人。

    楚欢仔细看了一遍,只是很寻常的药材室,也并无异样,退了出来,又走到对面一间房间,依然是用血饮刀推开门。

    他这也是以防万一,心知里面十有**不会有人。

    房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十分简陋的床铺,小心翼翼进到屋内,见到屋内有一个书架子,上面倒是摆放了一些书籍,简洁干净。

    确定无人,楚欢这才回到堂中,见到琉璃正静静看着药翁,美丽的脸上,却是带着愧疚之色,收起刀来,上前两步,琉璃夫人已经看向楚欢,自责道:“公傅,是我连累了药翁。”

    “夫人不必自责。”楚欢摇头道:“事情没有明朗,未必与夫人有关。”看了药翁一眼,皱眉道:“夫人精通医术,依你之见,药翁是因何故而去?”

    听的脚步声响,田候和祁宏已经到了门前,田候已经问道:“夫人,出了何事?”

    这两人警觉性都很强,虽然没有跟随进屋,但是一直注意这边的动静,这边出现变故,两人在院外已经有所察觉,急忙过了来。

    琉璃忧伤道:“药翁……去了!”

    田候一怔,已经进了屋来,琉璃却已经向楚欢道:“药翁神色不惊,死前并没有惊慌之态,看上去十分平静……!”

    “哦?”楚欢皱眉道:“药翁之前刚刚给夫人发出消息,我们赶到,他就去世,这……难道仅仅是巧合而已?”他此时看药翁外表,衣裳齐整,神情平静,乍一看去,还以为只是在沉思,真看不出来究竟是因何而死。

    琉璃蹙着柳眉,轻声道:“药翁通过公傅传递消息,让咱们过来,自然是有事要寻我们,可是现在他却去了……他到底寻我们所为何事?”

    楚欢忽然想到什么,向药翁的尸身拱了拱手,“药翁,晚辈失礼,对不住了。”几人正奇怪间,楚欢已经向琉璃道:“夫人,不敢失礼,还请你转过头去。”

    琉璃正不知楚欢想做什么,楚欢已经解释道:“我想检查一下药翁的身体,看看是否是自然死亡。”

    琉璃明白过来,这才转过身体,看向门外。

    楚欢在田候和祁宏的注视下,从怀中取出一对黑色的手套来,这手套乃是仇如血专门为楚欢所制,仇如血行走江湖,见多了江湖上的鬼蜮伎俩,所以专门为楚欢设计了这对手套,乃是用特殊材料所制,可以抵挡肌肤与毒药的直接接触。

    楚欢此时闹不清楚药翁到底是因何而亡,倒是担心药翁身上还有剧毒,此事要检查药翁的身体,便将手套戴上。

    戴上手套,楚欢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拉开药翁的衣襟。

    在前来的途中,楚欢便一直猜测着药翁的身份,药翁以卍字符的含义通过楚欢向琉璃传递消息,固然证明药翁实在是没有其他法子,只能让楚欢传递消息,另一点也表明,这位素未蒙面的药翁,竟似乎对自己十分的熟悉。

    卍字符的秘密,并无太多人知道,也是楚欢一直藏在心中的一团,从云山府刘聚光开始,到西梁的长眉阿氏多,卍字符就像一道阴云始终笼罩在楚欢的心头,迷雾之中的真相,楚欢始终无法看清,而药翁却知道楚欢对卍字符一直心存疑惑,甚至以此为条件让楚欢传递信息,可见药翁对楚欢的许多隐秘十分的了解。

    这样一个人,自然也是让楚欢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笼罩在心中的谜团,他也确实希望能够从药翁这里得到蛛丝马迹。

    衣襟被掀开,露出了药翁干瘪的胸膛,瘦骨嶙峋,楚欢并没有兴趣去观赏药翁的皮肤和骨骼,他一眼就看出来,在药翁的胸口正中,竟果真有着一个卍字符刺青。

    这是他看到的第五个胸口纹有卍字符刺青的人,从云山府刘聚光开始,到后来的虎纹公子、吹笛子的蓝衫公子,再到西梁的长眉阿氏多,以及眼前的药翁,先后五人,胸口都纹有同样对刺青,楚欢一瞬间就判断,药翁与前面那几人,必然有着极深的瓜葛。

    只是前面那四个人,因为各种原因,几乎都是与楚欢处在对立面,而楚欢一直也都将胸口文友卍字符的人视为敌手。

    但是今日的药翁,却让楚欢并无这样的感觉,他并没有觉得药翁是自己的敌人。

    让楚欢感到遗憾的是,药翁已经是个死人,而死人即使知道无数的秘密,却已经无法将这些秘密说出来。

    目光移动,楚欢的眉头已经皱起。

    除了让楚欢十分关注的卍字符,药翁的右胸口,明显往里面凹进去一个掌印,十分清晰,楚欢虽然很想在药翁身上搜找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出那种石头,但是此刻田候就在旁边,倒也不好动手,田候已经看到掌印,已经沉声道:“他是被人用掌法击中了心脏!”

    琉璃背着身体,香肩一颤,失声道:“公傅,药翁是……!”

    楚欢叹了口气,道:“夫人,如果不出意外,药翁的致命伤,是胸口的一掌,看来药翁并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人所杀。”一只手微微握起拳头,吩咐道:“你二人在附近检查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异常。”

    祁宏已经拱手称是,田候正想反驳,琉璃也已经吩咐道:“田统领,你去四周检查一下……!”

    田候只能拱手称是,与祁宏一前一后出了门去。

    “公傅,为何会这样?”琉璃声音悲伤,“药翁是个好人,与世无争,为何会有人对他下此毒手?”

    楚欢伸手将药翁的衣襟合上,摇头轻叹道:“我与夫人一样,对此一无所知。”

    琉璃已经转过身来,看着楚欢,她俏脸含悲,楚楚动人,“公傅,你之前说过,有人在监视我,药翁的死,会不会和那些人有关?”

    “如果真的存在那些人,药翁之死与那些人必是脱不了干系。”楚欢若有所思,“他们杀死药翁,应该就是为了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琉璃蹙眉道。

    楚欢点头道:“药翁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情想要告诉夫人,为此可说是煞费苦心小心翼翼,但是最后终究还是没能逃过那些人的毒手……他们杀死药翁,自然是害怕药翁将某些事情告诉夫人……!”想了一下,轻声问道:“夫人最后见到药翁的时候,药翁可有什么特别之处?”

    琉璃沉吟了片刻,终是摇头道:“并无什么异常之处……!”看向药翁的尸首,蹙眉问道:“药翁被人所害,为何临死之前,却没有丝毫的惊恐之色?”

    楚欢叹道:“这一掌非比寻常,出手狠辣,药翁可能是瞬间就毙命……便是心性再镇定的人,在被杀的那一刹那,也一定会惊恐,药翁神情毫无惊恐之色,那就只能说明一个原因……!”

    琉璃夫人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道:“公傅是说,药翁……可能是被自己熟悉的人所杀?”

    “应该就是这样了。”楚欢轻声道:“药翁对凶手必然毫无防备,他或许也不会想到,凶手会对他突然出手……能够让药翁没有丝毫防范,死前还能如此淡定,就说明药翁对凶手还是十分信任……!”

    琉璃苦笑道:“药翁既然信任凶手,那凶手与药翁的关系应该不错,可是……!”摇了摇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楚欢若有所思道,轻声问道:“夫人,你看药翁临死的时候,可有什么不对劲?”

    琉璃打量药翁几眼,问道:“公傅的意思是?”

    “夫人有没有注意药翁的眼睛。”楚欢后退两步,注视着药翁的姿势,他方才虽然拉开了药翁的衣裳,却是十分小心,没有改变药翁死后的姿态。

    琉璃瞧了一眼,目光已经顺着药翁那已经失去光泽的眼神看向了墙上,“药翁临死之前,好像……是在看那幅字画!”

    楚欢点头道:“不错,他的眼睛盯着那幅字画……!”回过身来,缓步走到那幅字画之前,那是一副看起来很普通的画卷,字画看上去年头已经很久,纸张都有些枯黄,不过上面的字画却还是十分的清晰,画作十分简单,是一只展翅翱翔的苍鹰,旁边则是附有一首诗词。

    “于穆清庙,肃雍显相。济济多士,秉文之德。对越在天,骏奔走在庙。不显不承,无射于人斯!”楚欢看着那一首诗词,轻声念诵,想了一下,回过头,见到琉璃也正看着那幅字画,问道:“夫人是否懂得这首诗词?”

    他对这首诗词还真是陌生,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翁自己所作。

    “这是诗经周颂里的《清庙》!”琉璃走到楚欢身边,美眸凝视着那幅字画,“这是颂扬文王的一首诗!”——

    ps:月票榜从上往下数,历史类难得一见,只希望能够占有一席之地,也不辜负历史这个类别,兄弟姐妹们坚挺一下,为了历史,咱们挺住,冲起!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超级透视我的神级支付宝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权财超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