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一一二三章 借刀杀人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6-01 06:41:11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末日刁民武极天下唯我独尊首席御医穿越者女主称帝纪实
    张叔严嘴角微微抽动,楚欢却是根本不看胡宗茂,令人将胡宗茂推到城边,指着胡宗茂,向城下百姓道:“此人之前乃是贺州守将胡宗茂,朝廷将贺州军事托付于他,本是想让他在贺州率兵剿匪,保一方黎民的平安,可是他却举兵造反,而且强征民夫,修城挖壕,更是将那些从无经过训练的百姓拉到战场,让他们白白送死,乡亲们,今日本督也不定他生死,本督将他的生死交给你们,你们告诉本督,这样祸害百姓的人,还能不能活下去?”

    金州的百姓此时已经是对楚欢视若活菩萨,他们也不必理会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楚欢是好官,与楚欢为敌的,自然不是什么好人,已经有人大声叫道:“杀死这个狗官!”

    一时间百姓纷纷叫喊,几乎人人都喊着要将胡宗茂处死。

    楚欢微微颔首,大声道:“好,本督今日就顺应民意,将他和追随他造反的一干乱臣贼子斩于城头。”沉声道:“来人,行刑!”

    一众甲士将胡宗茂以及早就逮捕的胡宗茂部将一干人全都推到城边,将他们的脑袋就按在城垛之间,早就握着鬼头大刀的兵士已经上前去,探出身子,举起手中刀,所有人都盯着城头,只见到楚欢抬起手,微一沉吟,终究落下去。

    刀光闪动,十数颗人头立时与身体分离,从城头上如同石头一样落了下去,不少百姓见得情景血腥,却是有些害怕。

    十几颗人头就在城墙下,血淋淋的,异常可怖。

    楚欢挥手,兵士们将无头身体全都拖了下去,楚欢这才神情冷厉,大声道:“本督承诺,会让你们安居乐业,任何破坏西关安定的人,无论他是谁,本督都要与他势不两立。”沉声道:“方如水何在?”

    人群中立刻上来一将,拱手道:“末将在!”

    “本督令你镇守金州,金州的乱匪,本督全都交给你。”楚欢转视方如水,神情严峻,“金州百姓需要安定,本督就给他们安定,但有在金州地面上为非作歹的乱匪,本督全都交给你,如果你不能保证金州??金州百姓的安宁,本督就只能砍下你的脑袋!”

    方如水似乎早就知道自己要留下来镇守金州,单膝跪下,恭声道:“楚督放心,末将的脑袋,只会丢在剿匪的战场,绝不会等着楚督砍下来!”

    楚欢摇头道:“本督不要你丢脑袋,本督只要你保金州一方平安!”

    “末将遵命!”

    张叔严父子对视一眼,眼角抽搐,此时却又不敢多说一句话。

    处决胡宗茂,任用方如水,楚欢这才让百姓们散去,回到张家府邸,召来张叔严父子,父子二人勉强带着笑,向楚欢参拜。

    楚欢含笑令二人起身,向张叔严道:“张将军今日的表现,让本督很满意。”

    “末将誓死效忠楚督,楚督但有所命,我父子上刀山下火海,也定要遵从吩咐。”张叔严正色道。

    张瀚毕竟年轻,忍不住问道:“楚督,金州您交给方如水,却不知我们……!”

    话声未落,张叔严已经打断道:“楚督自然有安排。”

    楚欢微微一笑,道:“张将军说的不错,你们如此忠心,本督又怎能没有安排。昨晚与张将军有过交谈,本督记得,好像是要考虑让你们父子跟随本督返回朔泉,以张将军的才干,在兵部司任职,应该是绰绰有余……!”

    张叔严已经道:“末将愿遵从楚督安排,入了兵部司,末将定当竭尽全力效忠楚督。”

    张叔严老谋深算,本以为金州靠着狼牙谷天堑,必然不会失手,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楚欢一招擒贼擒王,让金州兵不血刃便即失陷。

    他心中自然是无比的懊恼和愤怒,可是他更知道,形势比人强,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一味的强硬,楚欢可不在乎多砍几颗脑袋。

    只有保住性命,才有可能东山再起。

    楚欢哈哈笑起来,道:“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与张将军商议。”

    “商议不敢,楚督有什么吩咐,尽管示下。”张叔严看上去异常的恭敬。

    楚欢想了一下,终于道:“因为要给予张将军和少将军另外的职责,所以金州就只能暂时交给方如水。虽然这金州条件恶劣,不过方如水倒是不敢抗命,只是他却向本督提出了一个要求,却要劳烦二位帮忙!”

    张氏父子对视一眼,眼中都显出疑惑之色。

    “事情是这样,张将军在金州镇守,艮字营许多将领都是张将军提拔的部将。”楚欢叹道:“这些部将,都是沙场上的勇士,跟随张将军久了,只怕舍不得张将军,而且方如水要重新整编艮字营,所以……他是担心资历太浅,无法驾驭张将军的那些部下,所以向本督提出,能否由张将军将他们带走!”

    张叔严眼角抽动,其实他早就想到这个问题,暗想自己被调走倒也无妨,若是能够在金州保留自己的一部分心腹部将,他找也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虽然感觉楚欢可能要对自己的部下动手,但终究还是存了一丝期望,等到楚欢这样一说,张叔严最后的希望也就破灭,心下一沉,看着楚欢那温和的笑脸,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坐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裴绩终于笑道:“楚督,看来张将军是感激的说不出话,张将军的部将固然舍不得张将军调走,可是张将军也肯定舍不得他们。”

    张叔严心在滴血,却终是回过神来,道:“楚督所言甚是,只是……他们都只是粗勇武夫,跟着末将离开,也并无好的去所,若是留在金州,未必不能帮方如水一些忙……!”

    楚欢摇头笑道:“这个张将军不必担心的,他们不会前往朔泉,本督是让张将军带他们会天山一趟,他们中间,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长的天山人,荣归故里,以他们的才干,朱总督或许会另有重用。”

    此言一出,张氏父子都是勃然变色,张叔严失声道:“天山?”饶是他老奸巨猾,平日里不动声色,可是此时脸上却也不禁露出惊恐之色,道:“楚督,您……您是说,要让末将带他们回天山?”

    楚欢点头笑道:“正是如此。本督要调张将军入兵部司,可是说到底,张将军当初毕竟是朱总督保荐的人,场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张将军回到天山,与朱总督说一声,顺便将那一干部将都带回天山,本督想,朱总督也是个识大体的人,断然不会阻碍张将军的前程,应该会让张将军前往朔泉任职,张将军可要早去早回,兵部司主事一职,本督就给你留下……!”

    张氏父子面如死灰,张叔严眼中显出绝望之色,道:“楚督,末将对朱凌岳恨之入骨,再也不想见到他,还请楚督开恩,莫要让末将前往天山。”

    “难道张将军害怕朱总督?”楚欢叹道:“其实张将军不必如此,虽说朱总督有些时候犯糊涂,但是在本督看来,还是个明事理的人,本督既然要用张将军,朱总督总不会不给本督面子?”取过一封书信,道:“这是本督写给朱总督的一份书信,张将军见到朱总督,将它交给朱总督。”

    张叔严张了张嘴,哪里说得出话来,心中却是想着,朱凌岳恨你入骨,恨不得食你肉,怎可能给你面子。

    他为了保住性命,只能与楚欢合作,刀在头顶,所以对楚欢的态度十分恭敬,楚欢的要求,他都是竭尽全力配合,只希望以此讨好楚欢,能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甚至于楚欢隐晦地提出让他向全城百姓揭露朱凌岳的真面目,张叔严也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今日在城头的一番言辞,他是激情澎湃,十分的卖力,也是彻底地与朱凌岳为敌,只盼这样能够让楚欢真正地接纳自己。

    可是此时他才明白,楚欢从头到尾都只是将他当作一个棋子,或许从一开始,楚欢就给他安排好了一切。

    有些话,楚欢自己说,远不如朱凌岳的旧将说出来让人信服,今日他在城头的那番话,顾让不会让金州所有的军民相信,可是绝大部分的人,定然是受了影像,至少朱凌岳在金州的光辉英雄形象已经崩溃,而且他今日的这番话,很快就会流传出去,用不了多久,甚至于整个西北都知道朱凌岳的旧将张叔严挺身而出,揭露了朱凌岳丑陋的真相。

    张叔严当然知道朱凌岳视多么在乎自己的名声,对于朱凌岳来说,名望就是资源,拥有西北的民心,对朱凌岳至关重要。

    他甚至能够猜到,当朱凌岳知道自己在金州城头的一番说辞,朱凌岳将是何等的愤怒,这种时候,自己返回天山,无疑是自寻死路。

    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颇为温和的年轻人,其骨子里却是十分的狠辣,轻描淡写之间,不但狠狠地利用了自己一把,而且最后还要来一招借刀杀人。

    张瀚一直不曾吭声,此时却陡然间站起,怒视楚欢,冷笑道:“楚督这是让我们父子回去送死吗?”

    张叔严脸色一变,立刻扯住张瀚手臂,让他重新跪下,楚欢却已经端起呈上来的热茶,并不多做解释,道:“张将军还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吗?不过本督看也不需要收拾什么,见过朱总督,你便要前往朔泉赴任,行李还是要送到朔泉,也就不必如此麻烦,你府里的东西,本督会让人一件不少运到朔泉,只盼张将军早日将书信交给朱总督,速往朔泉。”

    张叔严拱手道:“既是如此,末将遵命。”跪着挪到楚欢身前,接过书信,小心翼翼收好,依然是一副恭敬之态,道:“末将回头就领着一干部将先往天山去,将书信交给朱凌岳之后,立刻前往朔泉,楚督多多保重。”

    他心里却是想着,朱凌岳那里是肯定不能去,本来还想着假意投靠楚欢,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可是现在看来,眼前这位年轻总督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就算能活着从天山离开,去往朔泉,迟早也要被楚欢整死,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往天山去,也不往朔泉去,带着手下众人,往北去投靠西梁人。

    西梁人素来对中原投靠去的叛将都是十分的重视,肖天问就是从中原投奔而去,如今官居西梁南院大王,自己前往,毕竟也是中原叛将,与肖天问异曲同工,到时候攀住肖天问的大腿,在西梁未必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这中原已经没有容身之地,还是离开的好。

    楚欢见张叔严愿意过去,本来有些不悦的神色顿时再次浮现笑容,颔首道:“既是如此,那就有劳张将军了。这样吧,咱们也不要耽搁,你们现在就动身吧。”叫道:“仇如血!”

    从外面立刻进来一人,独眼单臂,楚欢已经吩咐道:“你带领两百弟兄,一路护送张将军等人抵达天山沙洲边境,一定要让天山的守军接走张将军,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看着脸色苍白的张叔严,含笑道:“张将军,仇如血是本督身边的悍将,他带领两百精锐骑兵沿途护送你们,一定能够确保你们的安全。”拱手道:“张将军,少将军,一路保重!”

    仇如血不等张叔严说话,已经冷冷道:“张将军,请吧,弟兄们已经准备妥当,就等二位启程呢!”

    张叔严一颗心沉到谷底,楚欢却只是含笑道:“张将军好走,本督还要公务在身,就在这里送别了。”再次十分客气地拱拱手,与裴绩转到后堂去,将张氏父子晾在了堂中。

    张瀚率先起身来,张叔严想起身,可是全身发软,一时却起不来,张瀚急忙扶起,转头怒视仇如血,仇如血神情冷漠,目光冰冷,再次道:“两位,请吧!”

    父子二人出了府门,只见到两百骑兵早已经等候,自己的一干部将,此时都是身穿普通衣裳,一个个垂头丧气,正在等待。

    楚欢显然还是很客气,给张氏父子的家眷备了两辆马车。

    夕阳西下,张氏父子终是出了兰峄城门,行出几里路,张叔严忽然回头,却看到兰峄城头,楚欢一身狼甲战盔,正远远遥望着。

    “朱凌岳,你的运气实在不好。”张叔严抬头望着灰沉沉的天幕,喃喃自语:“你是真正碰到了厉害的对手!”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透视高手医道官途超级怪兽工厂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太古神王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