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一一一九章 忍辱负重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6-01 06:41:06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武极天下穿越者唯我独尊首席御医风流仕途
    胡宗茂话一出口,不但是张叔严,在场所有听到这句话的金州将士,都是瞠目结舌,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那个年轻护卫的身上。

    张叔严虽然年过半百,这辈子见得怪事多如牛毛,可是此刻却也是不禁目瞪口呆,怔了片刻,才不敢置信道:“你……你是楚欢?”

    他完全不敢相信,楚欢乃是西关道总督,封疆大吏,手握大军,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楚欢怎可能亲自涉嫌跑到兰峄城来这一处擒贼擒王的好戏。

    如果眼前正年轻人真的是楚欢,他的胆子也未免太大。

    年轻护卫却是面色平和,带着淡淡微笑,道:“我好像确实是这个名字。”

    楚欢自认,众人便再无怀疑,张叔严呆呆看了楚欢片刻,长叹一声,道:“楚督,我可终于见到你了。”

    楚欢笑道:“张将军是否一直想着拿走本督的首级?”

    “楚督误会了。”张叔严苦笑道:“其实末将日夜期盼,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见到楚督,向楚督说几句肺腑之言。”

    “能够听到张将军的肺腑之言,当真是人生快事。”楚欢哈哈笑道:“却不知张将军有什么肺腑之言?”

    张叔严叹道:“末将只怕说出来,楚督不会相信。”

    “你并没有说,又怎知本督不会相信?”楚欢饶有兴趣地看着张叔严,“张将军所说的肺腑之言,应该能够感动人的。”

    张叔严却是一脸肃然,道:“楚督,你可知道,朱凌岳对你不怀好心?”

    此言一出,张叔严手下那帮部将面面相觑,虽然金州军的普通兵士不可能知道金州举兵是朱凌岳在背后吩咐张叔严所为,但是张叔严手底下的心腹部将还是知道的,此时张叔严突然说起朱凌岳的是非,众人都是一愣,便有人心中暗想,张将军精明异常,如今落在楚欢手中,肯定是在想办法脱身,这般说朱凌岳,十有**是计。

    楚欢皱起眉头,声音却还是不温不火:“张将军,朱总督坐镇天山,本督与他见过,乃??,乃是一位很有修养的人,你莫要对他不敬。”

    张叔严叹道:“楚督一片真心待人,可是别人却不一定真心待你。楚督,实不相瞒,末将坐镇小小金州,手中也不过一营官兵,粮秣匮乏,若不是有人强迫,又怎能举兵?”

    楚欢叹道:“张将军,有些话,还是不要当众说出来。”

    “楚督,末将这番肺腑之言,本就是要当众说出来。”张叔严义正言辞道:“末将受朝廷恩惠,无时不在想着报效朝廷,忍辱负重,其实就是为了等这一天。”

    楚欢抬手道:“既是如此,张将军请讲!”

    “末将举兵,实在是因为朱凌岳看到楚督励精图治,要振兴西关,害怕楚督在西关坐稳,妨碍了他的大事,所以这才逼迫末将举兵反楚。”张叔严叹道:“楚督,如果不是因为他,末将又怎敢举兵?”

    楚欢皱眉道:“你是金州守将,朱总督是天山总督,他又有何权力逼迫你举兵?”

    张叔严立刻道:“楚督该知道,末将是天山道人,曾在他麾下效命,末将能够被调到金州,其实也是他的意思。”

    “原来如此。”楚欢微笑道:“如此说来,张将军与朱总督的关系应该不错,何谈逼迫二字?”

    “当初效命朱凌岳,只因为末将一直以为他效忠朝廷,效忠朱凌岳,也就等若是效忠朝廷。”张叔严痛心疾首道:“可是末将没有想到,朱凌岳竟是包藏祸心,意图谋反,末将虽然心中恼怒,可是却知道势单力薄,只能虚与委蛇……!”

    金州将士越听越心惊,如果说张叔严只是朱凌岳几句不是,那倒也罢了,可是这越说越露骨,已经将朱凌岳说成了野心勃勃的谋反逆贼,这已经不是什么计策,这些话一说,就算真的让楚欢中计,张叔严脱身,但是这繁华必定传到朱凌岳耳朵里,朱凌岳肯定不可能再放过张叔严。

    张叔严这番话一说,也就等若是绝了自己与朱凌岳的关系,一旁的张瀚听到父亲的话,也是微微变色,但是他久随父亲,别人不了解张叔严,他还是了解的,

    楚欢眼中的笑意却是更浓,含笑道:“张将军是在忍辱负重?”

    “正是。”张叔严正气凛然道:“其实楚督攻打贺州城的时候,末将就想派兵支援,可是又害怕打乱了楚督的布局,楚督睿智英明,末将早就想到,楚督迟早都能拿下贺州城。”

    他说这番话,脸不红心不跳,就如同是在陈述一个众所皆知的事实。

    胡宗茂躺在地上,被刀锋顶着脖子,听到这里,忍不住骂道:“张叔严,你这个两面三刀见风使舵的家伙,楚督,你可千万别被他所骗。”

    楚欢回过头,看着胡宗茂,淡淡道:“胡将军又想起效忠本督?”

    “楚督,末将自打归降之后,一直都是对您忠心耿耿。”胡宗茂大声道:“张叔严老奸巨猾,口蜜腹剑,你一定要小心。”

    “老夫刀在脖子,还有什么口蜜腹剑?”张叔严冷笑道:“倒是你,胡宗茂,你既然弃暗投明归顺楚督,刚才却为何要趁势发难?”

    “我……我什么时候发难了?”胡宗茂立刻道。

    张叔严冷冷道:“你方才冲向本将,不就是想要摆脱楚督的控制?你口中喊着杀死他们,难道不是让我们杀死楚督和诸位壮士?”

    胡宗茂大声道:“楚督,你千万莫听张叔严胡言乱语,他这是想要挑拨末将与楚督的关系,此人素与末将交恶,所以诬陷末将。”

    楚欢含笑道:“那么本督想问你,刚才你为何突然冲过去?本督事先已经说好,除非本督下令,否则不能轻举妄动,胡将军莫非失忆了?”

    胡宗茂道:“实在是末将与张叔严犹乃是死敌,见到此人,末将就一时糊涂,末将弃暗投明,未曾立下功劳,也是立功心切,想要拿下张叔严,所以这才冲上前去……!”

    “你真当楚督是三岁孩童?”张叔严大笑起来,“楚督,此人用心险恶,恐怕他早就想好,将楚督和诸位壮士带到兰峄城,然后趁机脱困,再由我等将楚督和诸位壮士一网打尽……如此险恶用心,实在不能留下。”

    胡宗茂叫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归顺楚督,方才又为何出手?”

    张叔严叹道:“也是怪我有眼无珠,不知楚督有如此胆魄,竟然会亲自来临。我也是当时情急,只求自保,如果知道是楚督,那是万万不会反抗的。”

    胡宗茂张了张嘴,却不知该怎么说。

    楚欢哈哈笑起来,道:“胡宗茂,比起张将军,本督更怀疑你的用心。张将军慈眉善目,让人心生亲近,可是刚才你分明是想脱身,还在这里狡辩?”

    张叔严感叹道:“楚督英明睿智,末将钦佩。末将一直等着楚督到来,只等楚督抵达之后,立刻前往归顺,末将虚与委蛇,日夜不安,今日终是解脱了,日后楚督但有所命,末将无有不从。”

    楚欢点头道:“张将军,本督相信你对朝廷的忠诚,更相信你对本督的好意……!”

    制住张瀚的独眼护卫正要说话,楚欢已经抬起手,止住了独眼护卫的话语,继续道:“张将军说要归顺本督,听从本督的吩咐,不知是真是假?”

    “此心坦荡,天日可表。”张叔严立刻道:“还请楚督入堂,容末将等行礼,楚督从贺州一路辛苦,末将这就让人安排酒菜,为楚督和诸位壮士接风洗尘。”

    楚欢含笑摆手道:“不急不急,接风洗尘是要劳烦张将军的,不过本督还有许多弟兄被堵在狼牙谷外,他们与本督同甘共苦,见不到他们,本督食难下咽,却不知张将军是否能给本督一个面子,派人去狼牙谷说一声,让弟兄们都来兰峄城热闹一番?”

    张叔严犹豫了一下,瞬间就痛快道:“那是自然。末将这就亲自前往,迎接弟兄们!”

    “张将军年事已高,岂敢劳烦你亲自跑一趟。”楚欢摇头道:“本督与张将军一见如故,还有许多话要说,特别是金州的情况,本督还不大了解,张将军在此驻守,自然是对金州的风土地理十分了解,所以要向你请教。”抬手指向张瀚,“不如让少将军辛苦一趟?”

    张瀚一愣,看向张叔严。

    张叔严毫不犹豫道:“楚督怜惜老迈,末将感激不尽,既然楚督让小犬前往,自然是要遵从楚督的吩咐……!”向张瀚道:“瀚儿,你带人立刻前往狼牙谷,告知蔡诚,放谷外的弟兄们入谷,前来兰峄城共聚一堂!”

    楚欢拍手笑道:“张将军果然是对本督忠心耿耿。”向控制张瀚的独眼护卫道:“仇兄,你带领几个弟兄,跟随少将军一同前往狼牙谷!”四下里瞧了一眼,见到金州将士兀自是刀枪前指,皱起眉头,张叔严察言观色,立时喝道:“还不都给我退下,楚督在此,谁敢无礼?”

    一声令下,金州将士哪敢不从,纷纷退了下去。

    楚欢含笑向张叔严那一干部将道:“诸位,我这些弟兄对金州风土人情也是十分的仰慕,诸位不如陪同我这些弟兄,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聊一聊。”抬手指着那些人的佩刀,摇头道:“都是自家兄弟,把酒言欢,刀枪在手,还是伤了和气,武器都先卸了吧。”

    金州众将心中都想,什么风土人情,金州面积狭小,弹丸之地,有屁的风土人情,无非是担心我们另生事端,要将我们控制而已,一个个都是面面相觑,却没有卸下兵器的意思,都想着难道真要就此弃械受服?

    这群部将心里一个比一个窝囊,先前还在心里嘲笑胡宗茂昏聩无能,竟是在数日之间就丢了贺州城,可是此时楚欢不费一兵一族,来了一手擒贼擒王,竟似乎是兵不血刃拿下了金州,诸将心中甚至都在疑惑,难道金州就这样失陷了?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透视高手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万古神帝太古神王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