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一一一五章 有使自远方来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6-01 06:41:01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穿越者无尽武装无尽丹田首席御医
    感谢南庄、faratti、dxruna、果断无名啊、胤阗、暗影游侠、津楠、tobeathell、**ouwangzi、偷笑到今天等兄弟姐妹赐下的宝贵月票!

    ------------------------------------------------------

    张氏父子来到外堂的时候,从贺州派来的使者正在外堂品茶,一身普通的灰色长袍,带着帽冠,一副风尘仆仆之色,当张叔严进到大堂之时,使者已经长身而起,向张叔严拱手道:“贺州何魁,见过张将军。”

    张叔严一边走向正座,一边打量着何魁,落座之后,这才笑问道:“你是何魁?”

    “正是。”何魁拱手道:“久仰张将军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张叔严哈哈一笑,示意张瀚令人上茶,这才道:“何魁的名字,本将也是听过,听说你如今在胡宗茂收下当了一个书记官?”

    何魁点头道:“何某确实在胡将军麾下任职。”

    张叔严笑道:“你何魁本是能吏,只可惜……!”叹了口气,身体微微前倾,盯着何魁眼睛问道:“胡将军派你来,所为何事?”

    何魁立刻道:“胡将军听闻张将军要出兵援助,所以特派何某前来,叮嘱何某,一定要向张将军说明,如今贺州正在全力防守,以贺州之力,完全可以抵挡得住楚欢的进攻,并不需要劳烦张将军出兵。胡将军还说,各守其地,不要轻举妄动,若是坏了大事,日后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胡说八道。”张瀚怒道:“怎么,胡宗茂是在威胁我们?”

    张叔严却已经抬起手,神情变的十分古怪,问道:“何魁,你说什么?什么出兵援助?”

    何魁一怔,奇道:“自然是张将军派兵支援贺州?怎么,张将军不知道?”

    张叔严只觉得事有蹊跷,摇头道:“本将不懂你在说什么?艮字营四千兵马,都在金州驻扎,没有一兵一卒调动,何来出兵一说?”

    何魁张了张嘴,脸上显出奇怪之色,看向张瀚,张瀚也已经道:“真是一派胡言,莫说??莫说我们主动出兵,就算是胡宗茂派人来求援,我们也要好好考虑。”

    “不对。”何魁急忙道:“张将军,请问您是否认识黄玉谭?”

    “黄玉谭?”张叔严微一沉思,忽然想起什么,道:“听说过,黄玉谭,西北名士,都说他是一名狂生……!”显出狐疑之色,问道:“出兵与黄玉谭有何干系?”

    何魁立刻道:“张将军,难道黄玉谭并非你的幕僚?”

    张叔严叹道:“黄玉谭号称西北四大名士之一,满腹经纶,多少年前,朝廷就曾三番四次请他入朝为官,可是此人生性狂傲,对朝廷的宣召视若无睹,便是后来下狱,圣上也知道此人的名气,网开一面放了他出狱,只是多少年来,已经没有人见到他的踪迹,传说他早已经死了……本将倒真想有他这样的幕僚,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本将就算有这样的心思,恐怕黄玉谭也不会屈就在本将麾下。”

    何魁已经变了颜色,声音有些发急,“张将军,此事非同小可,你……你可不能开玩笑!”

    “谁和你开玩笑。”张瀚霍然起身,冷声道:“何魁,注意你和家父说话的态度,家父乃是金州镇守将军,你小小的书记官,不要失了分寸。”

    张叔严却已经看出何魁脸色不对,隐隐感觉事情不妙,急问道:“何魁,到底出了何事?黄玉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将军,如果黄玉谭不是你的人,事情可就麻烦了。”何魁颓然坐下,“就在何某从贺州出发之前,黄玉谭到达贺州,拜见了胡将军,声称是张将军您派遣过去的使者。”

    张氏父子对视一眼,一头雾水,张瀚已经道:“我们派去的使者?黄玉谭?真是荒谬,我们连黄玉谭长成什么样子都不曾见过,什么时候排他去了贺州?”

    “何魁,黄玉谭前往贺州,说了什么?”张叔严神情凝重,知道此时已经不是纠结黄玉谭是否是从金州所派,而是要弄清楚黄玉谭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何魁看上去十分的慌乱,稳了一下情绪,这才道:“黄玉谭声称是张将军您派去的使者,他告诉胡将军,你们准备出兵相助,偷偷进入贺州,然后趁楚军没有戒备之时,趁夜偷袭。黄玉谭还说,张将军转告胡将军,到时候偷袭楚营,不必贺州巽字营出战,由金州兵马独自拿下楚欢的人头。”

    张叔严双拳握起,眼眸子里显出寒光,冷声道:“那么你们就相信了黄玉谭的话?他可有拿出本将的印信?”

    “并无音信。”

    “那你们相信他?”张叔严冷笑道:“如果楚欢随意派人过去,你们就会相信是本将所派?”

    何魁摇头道:“我们一开始也曾怀疑黄玉谭的来历,可是此人当众双手书画,书画双成,大家这才认定他必然是黄玉谭。而且我们都知道,黄玉谭祖籍金州,他是金州人,他又声称张将军对他有恩,所以在张将军麾下效力,黄玉谭在西北乃是名声极大的名士,我们又怎会怀疑他是欺骗我们?”

    张叔严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怒道:“真是糊涂,黄玉谭,定然是楚欢所派,你们中计了。”又问道:“贺州的战况如何?”

    何魁道:“楚军刚到的时候,就猛攻贺州城,损失不小,退了下去,然后连日击鼓,却不见每次都出阵,只是偶尔冲向贺州城,等我们全力防备,他们又迅速撤离……!”

    “这是疲军之计。”张叔严叹道。

    何魁点头道:“正是如此,他们想用疲军之计,贺州守军固然疲惫,可是楚军自己也未必不会疲惫。就在何某出发前,我们打探到,楚军的军营之中,出现了疫情,蔓延的十分迅速……!”

    张叔严皱起眉头,微一沉吟,身体一震,立刻问道:“胡宗茂相信楚军真的感染了瘟疫?”

    “探子打探,他们确实有人感染瘟疫,而且专门隔离了患者。”何魁看着张叔严,问道:“张将军,这有问题?”

    “大有问题。”张叔严长叹一声,“楚欢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真正的用武力强攻下贺州城,他们一开始的强攻,甚至使用疲军之计,那都只不过是故作姿态,让胡宗茂以为楚军真的是在全力攻城……!”

    张瀚看向张叔严,问道:“父亲,你是说,楚军是在假装攻城?”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张叔严苦笑道:“如果不是黄玉谭的出现,我也不会那样想。可是既然有黄玉谭假冒是金州使者,那就证明楚欢早已经心存诡计。他此前的强攻和疲军,都只是做过贺州的守军看,越是表现出想尽办法要攻城,也就越会让守军不会怀疑楚欢另有图谋。”

    何魁急问道:“张将军,你的意思是,楚欢另有诡计?”

    “莫非你们还没有想明白。”张叔严坐在椅子上,神情凝重,叹道:“本将一直都小瞧了楚欢,此人当真是城府极深,从一开始,只怕他就知道贺州城准备充分,以他的兵马,很难强攻下贺州城,所以一早就谋划好,准备引蛇出洞了。”

    “引蛇出洞?”何魁摇头道:“张将军,胡将军是决计不会出城的,楚欢就算使尽花招,胡将军也是据守不出。”

    张叔严摇头道:“那只是因为你还不了解胡宗茂,至少楚欢比你更了解胡宗茂。”

    张瀚似乎还没有完全想通,问道:“父亲,楚欢如何引蛇出洞?胡宗茂自诩最善守城,他性格谨慎,何魁未必说错,他应该不会出城。”

    张叔严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那你可知道楚军阵中为何感染了瘟疫?”

    张瀚想了想,道:“是否军中兵马太多,中间有人早就感染上了瘟疫?最近天气酷热,据说瘟疫在热天更为容易发作传播。”

    “绝对不是。”张叔严摇头道:“这是楚欢的计策,楚军感染瘟疫,必然是假,那是楚欢给胡宗茂丢出的第一个诱饵。”

    “那第二个诱饵……!”张瀚还没有说完,已经明白过来,“金州援兵,就是第二个诱饵?”

    “不错。”张叔严叹道:“这第二个诱饵,比第一个诱饵还要让胡宗茂受不了。楚欢对胡宗茂的性情,那是了解到了骨子里,甚至于胡宗茂与我的恩怨,楚欢也是了若指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楚欢知己又知彼……!”摇了摇头,神情亦是愈加的凝重。

    何魁似乎也明白过来,喃喃道:“张将军的意思是,胡将军见到楚军疲惫不堪,而且爆发瘟疫,心里就已经有所动,但是谨慎起见,就算心动,也未必会出兵,可是一旦知道张将军的兵马准备偷袭,也就有出城的可能?”

    张叔严点头道:“确实如此。胡宗茂对我素来有成见,在他贺州地界上发生的战事,他又怎会让本将抢到他的功劳?在他看来,楚军是被他拖得疲惫不堪,楚军爆发瘟疫,也是老天相助于他,如果我出兵,在他看来,就是将他的果实抢走,他是决计不会答应的。”

    张瀚道:“父亲,也就是说,楚欢利用黄玉谭假冒我们的使者,告诉胡宗茂我们要出兵的消息,尔后……他自己演戏,让自己的兵马假扮是我们的军队,趁夜偷袭,胡宗茂见到我军偷袭楚营,必然害怕被父亲抢了功劳,不甘寂寞,也必然会出城?”

    “这就是胡宗茂的性子,楚欢已经是将胡宗茂看透了。”张叔严苦笑道:“何魁,你此番前来,是胡宗茂让你前来,劝我们不能出兵?”

    “正是。”

    “那本将猜的就没有错了。”张叔严摇摇头,“他从没想过让我们出兵援助,甚至担心我们出兵会抢了他的功劳。”站起身来,背负双手,走到外堂正门前,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幕,许久之后,才长叹一声:“已经迟了,何魁,只怕你在半路上,贺州城就已经被楚欢攻破……楚欢,好手笔,好手笔……!”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级古武我的邻居是女妖透视高手万古神帝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