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九六五章 朔泉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9 06:28:08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风流仕途官榜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末日刁民无尽丹田穿越者无尽武装
    楚欢心中有疑惑,裴绩自然是看在眼里,含笑道:“师兄行走天下多年,自然也是结交了不少同道中人。师兄医术高明,他这一生中,能看上眼的人寥寥无几,但是这位高人,却是师兄十分钦佩的……师兄特地将他请来,共同研制对付瘟疫的药方。”

    楚欢知道,能够让医圣看在眼中的高人,那医术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大哥,这位高人,我是否可以一见?”

    “叉博大师做事专心,他在这屋子里已经很多时rì没有出来,苦心研制……无论吃喝,都是我们送入进去。”裴绩解释道:“大师不出来,我们也是不好进去打扰。”

    “叉博大师?”楚欢奇道:“这……这倒像是出家人的法号。”

    裴绩含笑点头道:“叉博大师本就是佛宗子弟,正是出家人,叉博二字,便是大师的法号。”

    “叉博……!”楚欢心下觉得这法号十分古怪,陡然之间,脑中一道灵光闪过,一时间竟感觉“叉博”二字竟十分的熟悉。

    他锁起眉头,沉思片刻,裴绩见他表情,不由问道:“二弟,你怎么了?”

    “叉博……!”楚欢轻声道:“大哥,这……这法号,倒有似曾相识之感。”

    “二弟是说听过叉博大师的名字?”裴绩也有些惊讶,“大师虽然医术了得,却从不求名,出家人淡泊名利,很少有人知道大师的法号,如果不是师兄介绍,我也是不曾听说过这样的法号……!”

    楚欢压低声音问道:“大哥,叉博大师是出家哪家寺庙?”

    “你也知道,秦国尊道抑佛,广修道观,反倒是那些古庙名刹大都被毁去。”裴绩轻叹道:“华朝时候,遍地都是古庙名刹,但是群雄争霸,不少寺庙都毁于战火之中,秦国更是尊道教为国教,大力打压佛教,各府各道为了迎合皇帝,拆庙建观,道家弟子处处攻击佛家子弟,更是强征寺庙的土地,拆毁修建道观,官府也是打压寺庙,只准百姓入道观捐献香火,却不允许百姓如寺庙拜佛,因此不少佛门子弟只能被迫还俗,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佛门子弟,只能是四处流浪……叉博大师并无告诉我们他的出身之处,但是他佛学jīng湛,我想曾经也定然是名刹高僧,被迫流走江湖了……!”

    “我记起了。”楚欢一边聆听,一边寻思,眼睛忽然亮起来,“怪不得这法号如此耳熟,大哥,我不但听过大师的法号,而且与大师有过一面之缘。”

    裴绩惊奇道:“二弟,你是说,你见过叉博大师?”

    “正是。”楚欢已经回忆起来,“小弟未进京前,在云山府苏家做事,云山府的时候,与叉博大师有一面之缘……!”

    他已经记起来,曾经在云山的时候,陪同琳琅去静慈庵拜佛,那时便邂逅了一位医术高明的佛门子弟,心里记得,那人就叫叉博。

    这法号十分怪异,楚欢脑中很有印象,记得当时一名孩童全身毒疮,正是叉博出手相救,这才挽回了孩子的xìng命。

    楚欢当时就佩服叉博的医术,但是自那以后,也不曾见过,如果不是裴绩今rì提起,楚欢甚至忘记了叉博这个人。

    此时只觉得这世间的机缘当真是蕴含奥妙,谁能想到,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叉博,竟然也会来到西北,为抵挡瘟疫出一份力。

    “看来二弟与叉博大师也是故人了。”裴绩含笑道:“师兄行走江湖之时,结识了叉博大师,两人早在四年前便已经熟识,师兄说过,他与叉博大师当初相谈了大半个月,惺惺相惜,引为至交,西北大难,师兄便想到了叉博大师,所以请了叉博大师出山。”

    “大哥,你刚才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这话从何说起?”

    “师兄和叉博大师都是医道高手,两人虽然同样都jīng通医术,但是却又各有自己的所见。”裴绩微笑道:“这一次两人同时开始研制药方,虽然他们都无名利之心,但是这一次却还是要比个高下,看看谁配置出来的药方治疗的效果最好,恢复的时间最快,而成本又最低。”

    楚欢眨了眨眼睛,裴绩已经道:“二弟有所不知,西关南部瘟疫尚未完全蔓延开,但是北部已经是迅速传播,而且已经有不少人死在瘟疫之下,按照师兄的估算,其实西关已经有许多人感染了瘟疫,十人之中,恐怕就有一人携带了瘟疫在身上,而且还在继续蔓延……要配出对付瘟疫的药方,无论是对师兄还是对叉博大师来说,都不算太困难的事情,但是仅仅配出药方并无用处,如果药方的成本太过高昂……!”说到这里,旁边忽然传来呼噜声,两人循声看去,却是看到秦雷不知何时已经躺在床上,正在呼呼大睡,两人相视一笑,裴绩继续道:“如果成本太高,也就无法大规模进行救治,就比如给弟妹治疗的方法,那是叉博大师最早研制出的方法,需要银针通穴,而且还需要服用成本很高的药物,虽然治愈的速度是目前所有配方中最快速的,但这种方法并不能大规模运用。”

    “小弟明白了。”楚欢点头道:“擅长使用银针的大夫并不多,如果按照这个方法给每一名患者施针,憎多粥少,根本忙不过来,无法实施。”

    “正是。”裴绩道:“银针通穴,能将体内的疫毒逼出,残留在体内的疫毒,只需要服用大师配制出的药物,便可以彻底清除,弟妹应该服用过那样的药物,虽然效果极佳,立竿见影,可是……并不适合大批人用,就是那小小的药丸,是从诸多药材提炼出的jīng华,而且那些药材,在西关道甚至是整个西北,都是极为缺乏。”

    “医圣前辈和叉博大师如今配置的药方,自然是大大降低成本。”楚欢扫了屋中那几筐药材,“这些药材看上去都不是十分的昂贵,那芨芨草据说在西北遍地都是,成本很低……!”

    “这是师兄花费了很长时间,试验了无数药材,最后终于发现这芨芨草的功用。”裴绩叹道:“师兄是有大智慧的人,此前从无人将芨芨草当药物,可是师兄却是从最普通的草木之中找到了药xìng,如今就是以芨芨草为主配方,却还要搭配其他的药材,他们二人,这一直都是苦心研制出成本最低却效果最好的药方。”

    楚欢心中最大的石头,顿时放下了不少,心中还有疑问,问道:“大哥,医圣前辈与你是同门……莫非大哥也通晓医术?”

    裴绩立刻摆手笑道:“虽是同门,但是所学却完全不同,师兄当初在师傅门下的时候,我年纪还轻,初入师门,与师兄不过同门半年而已……家师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乃是旷古绝今的有道贤者……!”似乎并不想对师门说得太多,凝视楚欢道:“二弟,千万不要以为配方出来,就万事大吉,配方虽然研制出来,可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西关道龙蛇混杂,别有居心之辈众多,是否能够顺利救治百姓,也是未知之数。你不能再耽搁,这边药方还要两三rì才有可能出来,你应该及早赶赴越州,按照你先前所做,继续在西关各府县设立隔离馆,尽早做出准备,等到药方出来,你也可以迅速对百姓施救……若是上下不通,到时候真要办起事来,恐怕困难重重。”

    楚欢肃然道:“小弟明白,耽搁一rì便是一rì的麻烦,大哥,我连夜赶回县城,明rì一早便出发前往越州。”

    裴绩道:“你尽管去,这边药方出来,我会去找你,救命如救火,二弟,你新官上任,西北无双眼睛可都是盯在你的身上,可要小心为是。”

    楚欢起身来,道:“大哥,我这就回城准备,先前往越州,在那边等着大哥。”

    裴绩也起身来,含笑点头。

    越州是西关四州面积最大的一州,越州的朔泉城,也是西关道最大的城池,更是西关道的府城,曾经一度是西关道的经济政治中心。

    西梁南犯,朔泉城饱经战火,曾经一度被西梁人占据,西梁军在朔泉城烧杀抢掠,曾经繁华无比的古城,在西梁军撤离的时候,甚至是鸡犬难闻,人迹罕见,城内更是恶臭冲天,腐尸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