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九二五章 忠仆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8 21:52:12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穿越者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首席御医无尽丹田无尽武装
    场边有一处高台,高台之上,楚欢瞧见正有几人在上面坐着,遥望见琉璃夫人似乎也在其中,一袭青色软袍,琉璃夫人似乎对青色有特别的青睐,楚欢每次见到她,虽然衣裳各有不同,但似乎总是如同嫩草般的青色。冰@火!中文.

    太子府的仆从将楚欢领到高台边上,早有人禀报,太子转视过来,含笑道:“楚大人,本宫等你多时了。”

    楚欢拱手行礼,已经见到齐王站起来,招手道:“楚欢,上来,太子哥哥安排了马术表演,一起过来看表演。”

    楚欢上到台上,见到上面人并不多,太子坐着轮椅,齐王在太子右侧,在太子左侧,竟豁然坐着汉王瀛平。

    楚欢心下有些吃惊,万万没有料到汉王也会在这里。

    汉王身边垂身站着一人,楚欢倒也认识,那曾是齐王府的老管家,汉王瀛平倒也是衣衫齐整,但是表情麻木,神色呆滞,靠在椅子上,呆呆看着高台之下的马术表演,楚欢过来,瀛平甚至连眼角都没有动一下。

    琉璃夫人是站在太子身旁,聘婷多姿,云鬓齐整,青丝如墨,楚欢上来之时,琉璃夫人转过头来,微微一笑,丰姿冶丽,那一双眼眸子深邃如水,却又温暖如春,绝世容颜浮现如此温和的笑容,让人心中为之一暖。

    楚欢上前拱了拱手,太子抬手道:“不必多礼,坐下吧。”目光重新转到马场上。

    楚欢落座之后,与齐王相视一眼,随即带着疑惑看向汉王,齐王已经解释道:“太子哥哥派人去将三哥接过来,怕他一直呆在府里不出门,会病得更重。”

    太子淡淡笑道:“老三虽然一直不满意我这个大哥,但我们毕竟是兄弟,他今日这个样子,并不是我想看到的。”

    楚欢心中暗想:“你想看到的应该是他死在乱军之中,又或者被皇帝赐死吧?”只是这话自然不会说出来。

    气氛有些压抑,楚欢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太子的性情与当初的汉王果真是不同,汉王当初意气风发,门前车马若市,但是太子显然低调许多,以前被皇帝冷落的时候,太子府冷冷清清,如今汉王倒台,太子府内依然是一片安静祥和,不明真相的人,倒真以为太子不问世事,过着闲云野鹤一样的恬静生活。

    楚欢上次听说太子要设宴为自己送行,倒没想到会是今日一番场景,如果撇去自己,便是三位皇子的小聚了。

    “老三心气太傲,可是本宫并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太子缓缓道:“他如果能恢复过来,本宫心里其实很欢喜……!”看向瀛仁,轻声道:“瀛仁,你可还记得你们小的时候,我带你们出去狩猎?”

    瀛仁感叹道:“记得,我记得我们能学会骑马,都是太子哥哥所教。”

    “你虽然聪明,但是自小就顽劣一些。”太子含笑道:“比起你三哥,你的耐心要差了许多。你三哥无论学什么,都会用心去学,而你总是不用心,我记得老三比你先学会骑马,你还怪责本宫没有好好教你……!”

    瀛仁苦笑道:“瀛仁顽劣,那时候没有少让太子哥哥操心。”

    “真想和你们一起纵马驰骋。”太子轻叹道:“只是我此生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他看向瀛平,沉默一阵,才道:“瀛平喜欢骑马,所以本宫今日安排马术表演,是想让瀛平看到之后,能想起一些什么……!”他轻轻问道:“老三,你记起什么了吗?”

    汉王瀛平依然是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眼皮子都没跳一下,目光涣散,太子说的话,他显然是一句也听不见。

    “琉璃,你说咱们有没有法子让老三好起来?”太子抬起手,握住了琉璃夫人白皙娇嫩的小手。

    琉璃夫人幽幽道:“汉王殿下神智失常,想要恢复,并不容易,他受到的刺激太大……!”轻叹一声,声音婉转动听,“或许让汉王经常接触一些曾经的事情,会对恢复他的病情有帮助。”

    太子微微颔首,终于看向楚欢,笑道:“楚大人,本宫知道你这几日就要去西北赴任,临去之前,过来说说话。”

    “臣下听凭太子吩咐!”楚欢起身转过身,拱手道,看上去十分恭敬。

    “不必如此。”太子含笑道:“有人说本宫举荐你去西北,是有心要针对瀛仁,是要砍断瀛仁的一条手臂,不知你们是否听说?”

    齐王瀛仁脸上微微色变,他心中确实是这样想,可是却万万没有料到太子竟然会这般直白地说出来。

    反倒是楚欢面不改色,只是淡淡笑道:“防人之口甚于防川,那些无稽之言,不加理会,便会销声匿迹。太子殿下与齐王殿下情同手足,臣下看在眼中,至若砍断齐王殿下手臂,真是荒谬之言,而且臣下才疏学浅,庸碌之辈,也万不敢当齐王殿下臂膀之称。”

    瀛仁也不是愚笨之辈,楚欢这样一说,他明白过来,已经冷笑道:“太子哥哥,外人的闲言闲语,你还当真在意?父皇既然下旨让楚欢前往西北,那也就是说父皇觉得楚欢是当下解决西北困境的合适人选,太子哥哥和父皇所见相同,都是为国谋事!”

    太子笑道:“你们这样想,本宫就放心了。”温和地看着瀛仁,道:“瀛仁,本宫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本宫只在乎你的想法。本宫是个废人,自我不能走动那一天开始,我就从没有想过继承父皇的大业,老三太心急,处处针对本宫……可是到最后,却落得如此光景。瀛仁,你不用学老三,也不必将本宫视为对手,本宫早就对你说过,本宫会向父皇请辞太子之位,而你……是继承父皇大业的最佳人选。”

    瀛仁忙道:“太子哥哥,我……我不会……!”

    “不必多说了,本宫只想兄弟之间和和睦睦……!”太子苦笑道:“不要以为本宫是在装模做样,如果你换成是本宫,凡事都要依靠别人,你也不会对太子之位有兴趣,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如何去照顾大秦江山?本宫已经很累了……有些担子,还是你帮着本宫去挑吧。”

    瀛仁听得太子情真意切,一时间有些迷糊,实在不知道太子所说是真是假。

    “本宫有了琉璃,就有了一切。”太子紧握着琉璃夫人的手,“瀛仁,今日让你们过来,一来是让老三出来透透气,二来是为楚欢送别,这三来,是向你们说明白,该是你的,一定会是你的,本宫抢不来,什么太子党、齐王党,历朝历代,党争只会伤及国本,本宫说一句不该说的话,我大秦刚经外患,内忧再起,早已经比不得当年的盛况,正是国家危难之时,如果这个时候你我兄弟依然针锋相对,朝臣明争暗斗,伤及的是父皇,是大秦,我大秦必将危悬一线!”

    瀛仁道:“太子哥哥,瀛仁不敢和你争斗,也不想和你争斗,太子哥哥说的是,党争只会伤及国本,你我兄弟同心,必要让大秦国富民强。”

    太子欣慰点头,再次看向汉王瀛平,道:“田侯!”

    一人幽魅般到得台上来,拱手道:“属下在!”

    “扶汉王殿下过去上马。”太子缓缓道:“他最喜欢骑马,我要让他恢复过来,就从马上开始……!”

    瀛仁忙劝道:“太子哥哥,三哥这个样子,只怕……只怕骑不得马!”

    “老三五岁就开始跟本宫学习骑马,他五岁就可以做到的事情,现在难道做不了?”太子摆手道:“田侯,扶他下去!”

    汉王身边老管家急忙道:“太子殿下,汉王他……!”见到太子神情变得冷峻起来,老管家后面的话硬生生缩了回去。

    田侯此时已经上前来,毫不客气地将手搭在汉王的肩头,汉王本来呆若木鸡,当田侯的手碰到他的肩头,汉王惊叫一声,“有鬼……不要杀我……有鬼要杀我……!”他神情因为恐惧而扭曲,身体瑟瑟发抖,田侯看向太子,太子微微颔首,田侯已经横腰将汉王抱起,在汉王惊恐的叫声之中,到得马场上,表演马术的骑士已经退开,田侯使了个眼色,已经有一名骑士牵了一匹马上来,田侯将惊恐万分的汉王放到马背上,汉王目光呆滞中充满了恐惧,田侯抓住汉王的手,让他抓好马缰绳,这才一拍马臀,建马如飞,如同利箭一般窜出去。

    只奔出数米远,众人眼瞅着汉王已经从马上栽倒下来,重重摔倒在地上。

    高台上的老管家脸庞扭曲,见到汉王在地上痛苦地翻滚,临来时一身锦衣华服,此时已经沾满了尘土,他不敢去看太子,但是眼中却划过怨毒之色。

    “摔不死。”太子淡淡道:“这病若是治不好,与死人无异,他生不如死,我既然是他皇兄,总要帮他恢复过来。”那边田侯已经向太子看过来,太子抬手示意,田侯再次过去抱起汉王,又有人牵过来骏马,田侯如同方才一样,将汉王放到马背上,随即又一拍马臀,骏马再次飞窜出去,这一次比之方才还要惨,只驰出几米,汉王再次从马上滚落下来,整个身体在地上连续滚了数下,面朝尘土,伏在地上,看上去极是凄惨。

    田侯并没有停手,几次下来,老管家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地,凄声道:“太子殿下,汉王已经这个样子了,老奴……老奴求求殿下,不要再折磨他了……!”

    太子双眸变的森然起来,冷冷道:“你在说本宫折磨他?”

    老管家知道失言,可是却看着太子,道:“老奴失言,可是汉王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他决然道:“让老奴去代替汉王,老奴去骑马……!”

    “你是想在表现你是一个对老三忠心耿耿的忠仆?”太子不屑冷笑道:“你是忠仆,本宫就是恶人了?他五岁骑马,中间吃过许多苦头,没有你想得那么柔弱,非常之疾用非常手段,莫非你想看着老三永远这般下去?”

    老管家扭过头,见到田侯再一次抱起汉王,心如刀绞,再也顾不得其他,悲声道:“太子,汉王若是摔死在这里,你也……你也难逃干系!”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锦绣民国透视高手医道官途我的神级支付宝万古神帝权财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