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九二一章 血玉扳指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8 21:52:04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武极天下末日刁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官榜穿越者无尽武装无尽丹田首席御医
    楚欢听说皇帝已经免了西关道三年赋税,这才为微松口气,据他了解,如今西关道百姓还是衣食无着,如果再要缴纳赋税,便是神仙前往,那也无法安定西关。

    “圣上英明!”楚欢恭敬道:“臣还恳请圣上能够调拨耕具,若是可能,臣还想要一些粮种……!”

    马宏不等皇帝说话,已经皱眉插言道:“楚大人,你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你是从户部出去的。户部有几粒米,你不比我知道的少。当前最要紧的事情,乃是平定江南的匪患,雷将军多次派人入京催粮,户部承受的压力,你不会不知道,即使还有些存粮,也要留待东南之用,总不至于户部仓库颗粒无存吧?”转向皇帝恭敬道:“圣上,若是往西北调粮,臣实在是没有那等能耐!”

    楚欢皱眉道:“马大人,圣上要臣让西北的老百姓吃上饭,没有粮种,如何种粮,种不上粮食,难道让他们喝西北风?”

    “这就要楚大人多想办法了。”马宏淡然道:“如果朝廷拨粮,一切困难都由朝廷解决,圣上也就不必如此费尽心力,挑选楚大人这样的良臣前往西北,随便派谁去,那都是轻而易举。”

    “真是荒谬。”楚欢知道马宏有心要与自己为难,却也毫不退让,“上阵杀敌,也要手中有刀有枪,挥亳作画,也要纸笔才成,我两手空空往西北去,难道要在当地征粮?若是能够征到粮食,西北也不会饿死人。”

    徐从阳此时终于道:“圣上,楚大人言之有理,西北狼烟,一片萧索,百废待兴,朝廷若是不支援,恐怕西北想要在短时间内复原,那就实在是不切实际。”

    门下省纳言周庭也出列道:“圣上,西北三道,九州之地,西关独占其四,面积辽阔,饱经战火,如果仅靠当地,朝廷不予扶持,确实是有些强人所难。”

    皇帝微一沉吟,终于道:“传朕旨意,自西山、安邑两道征调耕具耕牛,另外安邑黄氏储存的粮食,调拨一批前往西关……!”随即向楚欢道:“楚爱卿,朕给不了你太多,一切还要你好自为之。不过朕从近卫军中给你调出两百亲兵,你回头自可去挑选,他们以一当十,调用在你身边,应该可以用的上。”

    楚欢眼睛一亮,问道:“圣上,那两百近卫军兵将,是否由臣任意挑选?”

    “可以。”皇帝点头,“不过你总不能将朕的轩辕统领也调用过去!”

    便有几人笑了起来,轩辕统领自然就是轩辕绍。

    楚欢忙拱手道:“臣不敢!”

    皇帝哈哈笑起来,群臣也都纷纷赔笑,气氛似乎变的欢快起来,忽见得一人匆匆过来,众人瞧过去,见是一名高大的胡人太监,楚欢一眼就认出那是耶利辛。

    耶利辛到得玉台之下,看向皇帝,皇帝看过去,耶利辛做了个手势,皇帝微微颔首,耶利辛这才退下去。

    众臣见到耶利辛,几乎都显出厌恶之色。

    皇帝这才道:“楚爱卿,这几日你先将户部的差事交待下去,尽早准备,朕可以等,但是西关道却等不得。”挥手道:“诸位爱卿先都下去吧!”

    众臣这才告退,楚欢正要离开。皇帝似乎想到什么,道:“楚爱卿,你留一下。”等众臣都出了去。皇帝才从玉台起身,水涟正要过去搀扶,皇帝却是推开,淡淡道:“朕还没有老的要人搀扶,你去告诉雪花,就说朕很快就陪她去逛御花园。”

    水涟退下后,皇帝这才过来,楚欢微躬着身子,皇帝已经轻声道:“楚爱卿,你知道朕派你前往西北,有何深意?”

    楚欢忙道:“圣上是要臣竭尽全力恢复西关道的元气,臣……臣定将竭尽所能,不辜负圣上的期望!”

    皇帝含笑,竟是拉着楚欢手臂,顺着雨水池子散步,缓缓道:“那是朕的用意之一,另有一桩,也是朕的心事!”

    “请圣上示下!”

    “朕知道,如今朝廷的精力都在东南,西北天高皇帝远,少不得有些人生出桀骜不驯之心。”皇帝声音很轻,但是语气之中,却微带森然之气,“许邵叛了朕,除了许邵,朕很想知道,西北是否还有人对朕三心二意!”

    楚欢微皱眉头,小心翼翼问道:“圣上的意思是?”

    皇帝的目光锐利起来,“朕的意思很简单,你对朕忠心耿耿,朕很欣慰,但是西北却未必所有人都对朕忠心耿耿。”

    楚欢心下一紧,只觉得皇帝意有所指。

    “你帮朕留意西北……!”皇帝盯着楚欢的眼睛,“朕给你密奏的权力,朕向来用人不疑,可是如果你察觉谁有异心,尽管告诉朕,朕对于心怀异念之徒,从来不会手软,但有叛逆,朕手底下的神衣卫,并非一干吃干饭的,朕要取谁性命,轻而易举,只要朕旨意一下,叛朕之人。有头睡觉,无头起床!”

    楚欢心里禁不住一冷。

    他不知道皇帝是否真的对西北有所怀疑,但是听在耳中,楚欢却觉得皇帝这番话未必不是对自己的一个警告。

    “臣遵旨!”

    “好了,你先退下吧!”皇帝神情又变的慈和起来,“朕将西关交给你,朕相信你不会让朕失望!”

    楚欢恭敬行礼,便要退下,走出一段距离,皇帝忽然道:“楚爱卿,记住朕的一句话!”

    楚欢回过头,皇帝背负双手,道袍在身,仙风道骨,听得他缓缓道:“朕是天下之主,为朕尽忠,将享毕生荣华富贵!”

    楚欢再次行礼,退了下去。

    楚欢出了光明殿,还没看清外面的情景,旁边已经窜过来一人。一把抓住了楚欢的手臂,楚欢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却是齐王瀛仁。

    楚欢急忙行礼。瀛仁却已经拉住,道:“咱们还来这些虚礼做什么?楚欢,我知道你回来,可是没有空闲去瞧你。”

    楚欢笑道:“臣知道殿下要离宫开府,自然是事务繁忙。”

    瀛仁叹道:“父皇这道旨意下得十分突然,我知道之后。还有些吃惊,不过皇子出宫开府,那也是难免的事情,只是迟早而已,我的王府多年前就已经造好,只是不曾搬过去,这一次却是无论如何要跑不了了。”

    楚欢点头道:“这是圣上瞧见殿下已经长大成熟。”

    瀛仁拉着楚欢,边走边道:“楚欢,太子哥哥举荐你为西关道总督,用心不善,他是冲着我而来的!”

    楚欢想了想,才轻声道:“殿下,臣离京这段日子,你是否与太子有过冲突?”

    “那倒没有。”瀛仁摇头道:“不过我不是瞎子,郎毋虚拉拢一批人,都说要跟着我,只要有人投到我门下,太子哥哥手底下的人就会弹劾……如果没有太子哥哥的准许,他们也不会那样做,太子哥哥这分明就是冲着我来。”

    楚欢压低声音问道:“那殿下手下的人,是否也弹劾过太子的人?”

    瀛仁颔首道:“他们拳头打过来,这边的人自然也耐不住的。”

    “那么他们弹劾太子的人,可有殿下的应允?”

    “没有。”瀛仁摇头苦笑道:“楚欢,我一直只将你和师傅当成自己人,便是郎毋虚,我也不曾将他当成自己人,可是那帮家伙却以是我的人自居……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楚欢轻声道:“殿下做得对,他们如何闹腾,是他们的事情,只要殿下没有亲自下令,就与殿下无干。殿下不说话,他们就与太子党斗得不亦说乎,太子那边的人,也未必得到了太子的应允……只要太子没有对殿下示恶,殿下万不可对太子失礼,哪怕他日太子对殿下有所轻待,殿下也不能失了对太子的礼数……!”

    瀛仁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

    “殿下,臣不日将要离开京城,去往西北赴任。”楚欢压低声音,“临走之前,臣有一不该说的话,却又是肺腑之言,只愿殿下能牢记!”

    “你说!”

    “殿下,郎毋虚那干人,殿下不必太过接近,却也不必疏远。”楚欢轻声道:“若即若离,既让他们觉得似乎是你的人,但你却又不同他们走得太近,他们做的事情,殿下尽可能不要卷入进去,可是有一个人,殿下一定要十分的在乎!”

    “你说的是?”

    “圣上。”楚欢轻声道:“臣说一句死罪之言,殿下虽然聪慧,但是年纪尚轻,人心难测,臣只担心会有人在殿下身边蛊惑,会让殿下卷入漩涡。殿下万万不可轻信他人之言,虽然出宫开府,但是殿下应该时常进宫,将王府事务向圣上禀明,若是有人在殿下耳边轻言挑拨,万不得已之时,殿下甚至可以牺牲他们,将事情原原本本禀报圣上,殿下凡事不要显得太精明,在圣上之前,反要表现的糊涂才是!”

    “可是……可是若将许多事情告诉父皇,父皇一旦惩戒下来,他们会不会责怪本王不讲道义?”瀛仁皱眉道。

    楚欢摇头道:“圣上既然让殿下开府,就不会让殿下失势,也不会让殿下在部下心中不堪……圣上睿智英明,他知道如何处理那些事。”

    瀛仁点头道:“你的话我记住了。”

    “除了这些,还要竭尽可能向圣上敬孝,圣上虽然是一国之君,但更是殿下的父亲,殿下有时候不要将圣上当成皇帝,而是要当成一位父亲去孝顺……有皇后娘娘在宫中,殿下进出皇宫,比普通人自然要顺畅的多!”

    瀛仁微一沉吟,明白了楚欢的用心良苦,点头道:“楚欢,你都是为我好,我没有交错你这个朋友!”

    楚欢含笑道:“臣也是将殿下当成朋友,才会说这些肺腑之言……!”顿了顿,想到什么,轻声道:“是了,殿下,圣上身边的宫女太监,殿下尽可能对他们和善一些,特别是水涟那帮圣上的身边人,殿下对他们更要注意分寸,切莫因为他们是下人,对他们有所轻慢。”

    “我知道了。”瀛仁忽然想到什么,冷笑道:“只是那几个胡人,让我心中厌恶,我恨不得杀了他们!”

    “万万不可。”楚欢肃然道:“雪花娘娘既然是圣上的妃嫔,殿下对她,也要尊敬,就算她对殿下不敬,殿下也要忍耐……殿下,雪花娘娘是圣上身边人,她在圣上面前说殿下一句坏话,比殿下做错十件事情都要严重,可是她要在圣上面前为殿下说一句好话,比殿下建下大功还要管用!”

    瀛仁深吸一口气,道:“那个贱人,本王先忍她,总有一天,本王一定要活剐了她!”皇帝与皇后本来夫妻和睦,可是自从雪花娘娘入宫之后,皇帝宠爱雪花娘娘,与皇后距离反倒远了,瀛仁看在眼中,心中自然是对那位狐狸精般的雪花娘娘十分厌恶,心存怨恨。

    “殿下对她敬重,不是因为她的人,而是因为她的嘴。”楚欢低声道:“殿下聪慧无比,其中的利害,自然清楚,此外徐大学士在殿下身边,大学士睿智非凡,凡事多听大学士之言,大学士一直将殿下当成学生,定会帮助你。”

    瀛仁微微颔首,苦笑道:“我先前心里一直还在欢喜,我身边有师傅和你,便谁也不怕,可是……太子哥哥竟然下阴招,将你调走……!”他看着楚欢,黯然道:“我不想你走!”

    “今日之别,只为他朝再见。”楚欢正色道:“臣在西北,会每日为殿下祈福……!”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那是一枚血玉扳指,做工精巧,扳指身上隐隐带着血痕,十分名贵,迅速塞进瀛仁的手中,轻声道:“这是臣在安邑所得,本是想送给殿下做礼物,殿下收好此物,日后若是有用的上臣的地方,这枚扳指就是信物,只要见到扳指,便是有天大的困难,臣也会听候差遣!”

    瀛仁见得楚欢如此周到,心下感动,想着楚欢不日便将离开,心中颇有些难受,道:“楚欢,你到了西北,多加保重,你是我一生的朋友,你不负我,我也不负你!”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超级古武我的邻居是女妖透视高手万古神帝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