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四卷 大漠孤烟铁甲寒 第九一三章 画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4-08 20:30:58
推荐阅读:末日刁民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越者首席御医武极天下无尽丹田官榜唯我独尊终极高手
    感谢鬼葬曲兄弟捧场一个黄金盟主,感谢欧阳琊捧场一位宗师,感谢捧场的诸位好朋友们,大家破费了!——

    三元坊是京城最热闹的市集之一,这里云集着三流交流的人物,虽是入夜,三元坊却依然是热闹非凡,乐坊青楼糜音阵阵,悠悠烛影,歌舞升平。

    三元坊商家林立,随便找一处高楼,倚窗而坐,便可以一睹街市上的人生百态。

    楚欢此时就坐在重生堂斜对面的一处高楼之上,这是一处包子铺,这家的灌汤包子,在三元坊也是名气不小,老少皆宜,富贵不论。

    楚欢倚窗而坐,他一身普普通通的衣裳,十分低调,普普通通的粗麻帽子,坐在窗边,正有滋有味地品尝着灌汤包。

    拿着带着尖头的筷子,轻轻戳开软软的包子皮,露出一道小口子,嘴巴凑上去,包子里面的汁水十分鲜美。

    楚欢桌子上摆着一壶酒,却摆着两笼包子,吃的有滋有味,谁也不在意他,到了这里,本就是为了品尝灌汤包,至于怎么个吃饭,因人而异,谁也不会见怪。

    楚欢吃着包子,目光却时不时地投到重生堂门前,重生堂前,两个寸发不生的大汉虎背熊腰,站在门前,如同凶神恶煞一般。

    今天重生堂的生意似乎并不是很好,楚欢倚窗坐了很久,甚至小憩片刻,只瞧见有一名客人进去过,没过多久便离开,楚欢也不知道那生意成了没有。

    时间流逝,街上的行人少了许多,楚欢伸了个懒腰,这才结账除了包子楼,帽檐往下压了压,悄无声息从重生堂门前走过,绕进一处小巷子,拐到了重生堂的后院,重生堂后院的高墙巍峨耸立,似乎是害怕有人逃离,比普通宅院的围墙要高出一大截子。

    楚欢左右瞧了瞧,并无人迹,从怀中取出特制的铁钩指,套在手中,他倒没有一跃上墙的轻功,不过翻墙过院对于楚欢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大事,铁钩指设计巧妙,套在手中,就如同鹰爪,贴上墙壁,只要力气足够,很轻松就能勾上去。

    楚欢到得墙头,并没有翻下去,只是探头往里面打探一番,瞧见远处有两名手持铜棍的护院走过,确定再无他人,这才翻墙而入。

    重生堂的地形,他倒向杜辅公请教清楚,也知道胡尔斯的账房所在,重生堂虽然时有护院巡逻而过,但是楚欢却如同暗夜幽灵,悄无声息接近到胡尔斯的账房处,胡尔斯的账房,其实就是一处很雅致的院落,大门紧闭,这里的院墙倒不算高,院门外还真有人守着,楚欢绕到侧面,再次翻墙而入,院内一片寂静,没有灯火,胡尔斯似乎并不在院内。

    楚欢到得窗边,侧耳聆听,里面死一般寂静,楚欢这才戳破窗纸,往里面瞧了瞧,黑乎乎一片,也瞧不清楚什么,但是楚欢确定里面确实无人。

    要打开一扇窗户,哪怕窗户紧锁,楚欢最少也有十种方法,他如同狸猫一样破窗而入,随即关好窗户,屋内静的可怕,楚欢凭借着锐利的双眸,仔细观察了四周的动静,确定四周的摆设如同杜辅公所言一眼,虽然小有改变,但大致相若,知道这里就是胡尔斯的账房,他此时却也已经瞧见墙壁上挂着一副画卷,昏暗之中,也瞧不清楚上面画的是些什么。

    楚欢脚步轻盈,悄无声息靠近过去,走得近了,依稀倒也能够看清楚,这果真是一副山水画。

    他微一沉吟,抬起手,轻轻碰在画像上,本以为会如杜辅公所言,画框会翻转进去,但是事实上却无丝毫的动静,一切都是静止不动。

    楚欢心下奇怪,杜辅公说过,这画框只要一碰便会自行翻转,难道杜辅公记错了,又或者胡尔斯动了手脚。

    他将手按到画框边沿,正想按下去,却想到未必没有机会,尚没有按下去,便在此时,忽听得院外传来脚步声。

    楚欢心想这还真是赶得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人,左右瞧了瞧,竟发现这屋内还真没有适合躲藏的地方,摆设也是十分简单,进到屋内,随便张望,就能够一睹屋内每一个角落,楚欢皱起眉头来,听得脚步声越来越紧,闪身到得床边,向外看过去,就见到一头卷发的胡尔斯正快步往屋子里过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两名身材高大的胡人。

    楚欢知道若是再不找到躲藏地方,胡尔斯进来,自己必定被发现,听到外面客厅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他眼睛一亮,整个人已经跃起,如同猿猴一样,身体跃到墙角,铁钩指勾住墙壁,整个人就挂在墙棱角,身体缩成一团。

    楚欢也不知道是否会被胡尔斯发现,心想着若是真被发现,只能出手来硬的。

    房门被推开,胡尔斯率先进来,身后一人对这里面似乎很熟悉,点了灯,屋内顿时明亮起来,楚欢屏住呼吸,一双犀利的眼睛俯瞰下来,只待胡尔斯目光真要是落到自己身上,立刻出手。

    胡尔斯三人倒真是没有想到屋角竟然还挂着一个人,胡尔斯进屋之后,倒是四下里扫了一眼,却并无抬头去看屋角。

    并无发现屋内有异样,胡尔斯这才回头说了一句话,只是所言却并非汉语,楚欢听不懂,胡尔斯身后两人都是胡人,三人交谈,并不用汉语。

    胡尔斯说完那句话,身后两人神情肃然,却都已经向着墙壁那副山水图,盘膝而坐,胡尔斯上前去,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山水画上的一处,那幅画不小,楚欢眼力奇佳,竟是瞧见,胡尔斯点的是一只孤雁,这幅山水图上,唯有那一只孤雁是活物,楚欢已经猜到,杜辅公当初信手点在地方,很有可能就是这只孤雁,这只孤雁便是机关。

    楚欢没有猜错,胡尔斯点下孤雁,收回手,画框迅速翻转,山水图翻转到墙里面,而另一幅画则霍然出现。

    楚欢看的清楚,那正是孔雀开屏图,诚如杜辅公所言,孔雀图色彩斑斓,栩栩如生,画工技巧,那孔雀看上去更是美丽大气,美丽之中,却偏偏又给人一种祥和之气,这美丽的孔雀,就似乎真的要从墙壁之中傲然走出来。

    胡尔斯见到画像翻转过来,后退数步,盘膝坐下,那两名胡人则是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身后,三人神情都是极其肃然,胡尔斯口中又说了一句话,三人便都双手合十,神情变得虔诚起来,闭上双眸,口中都是念念有词,他们声音极轻,饶是楚欢耳力甚佳,却也听不清他们在念些什么,看那样子,倒像虔诚的出家人,在念诵经文。

    楚欢愈发觉得这重生堂大有古怪,这胡尔斯是胡商后裔,其先祖来中原经商,后来留在中土,胡尔斯继承家业,在京城做买卖,据说他人脉广阔,在京城也是有名的奴仆贩子,可是现在的情景,他看上去就似乎是个虔诚的出家人。

    出家人讲究向善,清心寡欲,对于奴仆贩子这样的生意,佛门自然是不会容忍,而商人唯利是图,一切以利益为先,也绝不会信奉什么一心向善,但是本来十分矛盾的对立,却融合在胡尔斯身上,他既是唯利是图的奴仆贩子,可此时却又像个虔诚的出家人。

    楚欢心中极为好奇,他悬挂在屋角,眼瞅着这三人盘膝而坐,口中振振有词,楚欢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是楚欢也感觉身体变得有些沉重,手臂发酸,特别是铁钩指虽然深入墙壁之中,但是楚欢体重在那里,短时间墙壁还能支撑,时间长了,墙壁只怕要裂开,他甚至已经感觉到铁钩指开始有些松动,正担心这几个家伙还要念诵多久,终是见到胡尔斯忽然动了一下,随即见他跪倒在地,对着那副孔雀开屏图十分虔诚地叩头。

    身后两名胡人也向那画像叩头,叩头完毕,胡尔斯这才起身来,说了两句,那两名胡人合十向胡尔斯行礼,随即便离开屋子,带上房门出去,屋内便只剩下胡尔斯,他合十站在画像之前,静静凝视着画中孔雀,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四下里一片寂静,胡尔斯伸手,正要往那画像上点过去,那是准备将孔雀开屏图藏起,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画像,就感觉腰眼似乎被什么东西顶住,身后传来一个如同游魂般冷漠的声音:“千万不要动,否则你叫声还没发出,人已经死了。”

    胡尔斯眼中划过惊骇之色,但瞬间恢复镇定,皱起眉头,倒也不敢说话。

    身后那声音轻声问道:“告诉我三个问题,你便无性命之忧,否则,必死无疑!”

    “你要问什么?”胡尔斯压低声音问道。

    “你是谁?”身后那声音简单明了,“我知道你不只是一名胡商,我想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你在这里供奉孔雀,你到底是何人?”

    胡尔斯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但是他很快就感觉到,锋利的武器已经穿透他的衣裳,刺入了他的皮肉,他相信,身后这人既然能够悄无声息地到得自己后面却不被自己察觉,那么对方自然有能耐在瞬间夺走自己的性命,他眉头锁的更紧,低声问道:“你又是谁?”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透视高手万古神帝锦绣民国超级透视我的神级支付宝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权财超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