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一四六章 中山狼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1 02:58:54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末日刁民穿越者首席御医唯我独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官榜武极天下终极高手
    琳琅淡淡道:“朱掌柜今日前来,若是不让你将这两个法子说出口,只怕你走的也不踏实,好歹你我两家也曾交好,总要让你说几句的。”

    朱掌柜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勉强笑道:“这退之法其实很简单。琳琅啊,你终究是妇人家,操持这么大的产业,实在是太过辛苦,而且如今又遇上困境,不如罢手吧!”

    “罢手?”

    “这酒坊既然无法经营下去,还是趁早收手,另谋他业。”朱掌柜语重心长道:“你们苏家不缺银子,就算现在关了和盛泉,我想苏老东家泉下有知,也不会怪罪你。这般困境,老东家就算在世也未必能够闯过去,更何况你一个妇道人家。你们苏家的产业,你就算后半生什么也不做,你也是花不完的。”

    琳琅冷冷一笑,却不说话。

    朱掌柜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放下茶杯继续道:“和盛泉关了门,你在青柳县的酒坊也用不上……!”

    琳琅已经道:“我和盛泉关门固然简单,但是酒坊还有上百个伙计,你让他们怎么办?”

    “此事你还真是不用担心。”朱掌柜笑道:“你苏家用不上酒坊,但是可以将酒坊转手他人,到时候不但可以卖个好价钱,而且酒坊里的伙计也能继续在那里干下去。粮市的粮食不卖给你苏家,但是却不会断了其它酒坊的粮食!”

    琳琅淡淡道:“你说的是忻州方家吧!”

    朱掌柜点头道:“你既然猜到,我也不瞒你,方家愿意出价五万两银子买下你在青柳县的酒坊……琳琅,这可不是小数目,若是别家,最多只会出到两万两银子,方家此番是很有诚意的!”

    琳琅笑起来,笑声有些凄苦,道:“原来是方家在背后打着如意算盘。其实青柳县的酒坊,地契房契加起来,撑破天一万两银子也就足矣,他出价五万两银子,无非是想得到我们苏家的金土酒窖!”

    马掌柜插言道:“没了粮食,你那金土酒窖便一文不值。事儿就是这样,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琳琅肃然道:“朱掌柜,那你的另一个法子是什么?”

    朱掌柜微皱眉头,见琳琅对第一个法子并不多说,微一犹豫,才道:“第二个法子,也十分简单。你想将和盛泉继续经营下去,就需要粮食,想要让粮市打开允许你们苏家购粮,那就只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

    “你亲自去找商会会长刘老太爷!”朱掌柜道:“刘老太爷其实是个好说话的人,你去与他好好商议一番,总能有法子!”

    其实这话听起来简单,但是中间确实臭气无比,说白了,就是让琳琅向刘老太爷妥协,答应刘老太爷刘聚光一些不可告人的龌龊条件。

    便在此时,听众陡然响起一阵放肆的笑声,众人循声看去,却见楚欢坐在椅子上,正仰天大笑,笑声说不出的刺耳。

    马掌柜也不清楚楚欢究竟是何人,见他衣着朴素不华贵,顿时抬手指着楚欢,冷声道:“你笑什么?”

    “也没什么。”楚欢笑声停下来,但脸上依然带着古怪的笑容,看着朱掌柜和马掌柜,道:“只是看到两位,忽然想到一个故事。”

    “故事?”朱掌柜也是沉着脸:“什么故事?”

    楚欢悠然道:“两位想听?”

    “你想说什么?”

    “既然两位有兴趣,我便将我想到的故事说一说,其实这故事十分的有趣。”楚欢含笑道:“春秋时候,晋国的大夫赵简子狩猎之时,遇到了一匹狼,领着部下狂追,誓要将那匹狼杀死,那匹狼慌不择路,狼狈而逃,危急时刻,在路上却是遇见了一个先生,那先生背着一个大袋子,这匹狼见到先生,便恳求先生将它装入袋子里,好救他一条性命!”

    朱掌柜和马掌柜顿时茫然不解,他们出身商家,读书不多,而且楚欢这个故事出自明代文士马中锡的《东田文集》一篇,就算读书,那也是未必知道的。

    “赵简子追上来,询问那先生可看见狼,先生帮着那匹狼隐瞒,躲过了一劫,等那匹狼从袋子里放出来,你们猜怎么着?”楚欢卖弄关子道。

    朱掌柜立刻道:“那还用说,自然是该当谢谢那先生。”

    楚欢大笑道:“朱掌柜忘记了,那是一条狼,是中山狼,忘恩负义是他的本性,出了袋子,那条狼不但不感激,反而回转身扑向那先生。”

    琳琅冰雪聪明,已经听出故事的含义,嘴角泛起笑意,朱掌柜和马掌柜先是一怔,好在也不是笨蛋,朱掌柜立马醒悟过来,霍然起身,指着楚欢骂道:“臭小子,你真是好大胆子,你这是在骂咱们?”

    楚欢冷笑道:“骂你们?这还用我骂?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的事儿你们现在可不是正在做着?”他冷着脸,道:“刚才的话儿我是听明白了,你们两家能有今天,也是多亏了和盛泉的关照,如今和盛泉确实遇到一些困难,你们不但不想着帮衬一把,反而落井下石,替别人跑起腿来,嘿嘿……两位的人品,今日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朱掌柜怒道:“我们这也是为琳琅好,你休得在此胡言。”

    “究竟是为谁好,你们自己问问自己的良心就是。”楚欢淡淡道:“你们另攀高枝,大东家不会怪你们,但是你们出这些狗屁主意,连我这个小小的护院也是瞧不下去了。”

    马掌柜怒道:“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滚出去!”

    “你们给我滚出去!”琳琅霍然起身,酥胸急颤,抬手指向门外:“给我滚!”

    马掌柜冷笑道:“好,苏琳琅,你如此不识好歹,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朱掌柜,咱们走!”

    “从今以后,无论我和盛泉是盛是衰,你们几家酒楼,再也得不到我和盛泉一滴酒。”琳琅气的脸颊生晕:“当初的情分,今日一刀两断!”

    马掌柜冷哼一声,道:“还当我们会求你不成?自己先想想怎么关门吧。”转身便走,朱掌柜犹豫了一下,也跟上前去。

    忽听楚欢冷声道:“站住!”

    两人同时停步,马掌柜回过头,冷冷道:“你想怎样?”

    “不想怎样。”楚欢起身来,背负双手:“这里是苏家,踏进了苏家的门,大东家的话就是规矩,大东家是让你们滚着出去,可不是让你们走着出去,怎么,你们听不懂人话?”

    朱掌柜豁然变色,怒道:“好小子,你说什么?”

    “你们耳朵聋了?”楚欢冷冷道:“那我再说一遍,你们要离开,从这里……滚-出-去!”

    马掌柜冷冷一笑,理也不理,抬步便往外走,尚未走到门口,楚欢已经沉声道:“来人!”

    话声刚落,门前陡然出现两人拦住,正是楚欢手下的胖柳和王涵,二人并肩而立,如同一堵墙一样挡在了门前。

    王涵神情淡定,而胖柳却是一副义愤填膺之色,两人都是手握刀柄,似乎随时都要从刀鞘中拔出大刀来,气势十分威猛。

    在两人身后,更是有好几名楚欢手下的护院,一个个膀大腰圆,杀气腾腾。

    这些护院被雇来之后,还没真正派上用场,每日里只是在院子里练武,今日有这样的机会,自然是振奋不已,都想在琳琅面前表现一下。

    朱马二人都是大吃一惊,马掌柜已经回过身,虽然看起来还是很镇定,但是声音已经有些发颤:“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要……要仗势欺人吗?”

    朱掌柜看到面前两人佩刀,甚是吃惊,他知道民间不允许用这种砍刀,就是大户人家的护院,也是棍棒为主,就算私藏几件兵器,也不可能这般明目张胆地拿出来招摇。

    骤然间,他忽然想到什么,脸色骤变,听马掌柜还在叫嚷,急忙扯住他衣裳。

    琳琅蹙眉,想要劝止楚欢,楚欢不等她说话,便摇摇头,抬手道:“这两位看来不自觉,来人啊,帮帮他们,给我抬起来扔出苏府,以后看到他们靠近过来,见一次打一次!”

    胖柳正虎虎生威地等着吩咐,楚欢一声令下,他第一冲上来,就去拉扯马掌柜衣服,马掌柜还要挣扎,胖柳耐性不好,提起钵大的拳头,对着他的脸上就是一下,马掌柜叫了一声,几颗门牙从嘴里蹦出来,嘴角也流出鲜血,胖柳已经挥手道:“来啊,将这老家伙扔出去!”

    护院们抢上来,七手八脚架起两个掌柜,就往外面托,两名掌柜大呼小叫声中,很快就被拖了出去。

    琳琅见他二人被架出去,幽幽叹了口气,缓缓坐了下去。

    楚欢走到琳琅身边,凝视琳琅,轻声道:“大东家是觉得我不该这样做?”

    “不是。”琳琅苦笑道:“这两人忘恩负义,落井下石,如此也给他们一个教训,也是让外人知道我苏家并非任人践踏之地。”顿了顿,摇头道:“只是我实在没有想到,这些人竟是如此的忘恩负义,当年他们起家,我苏家帮他们极多,这些年来,对他们不薄,可是……可是如今我苏家只是遇上了一点困难,他们就这么快变脸……!”俏脸上虽有一些愤慨之色,但更多的却是怅然。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楚欢理解琳琅现在的心情:“大东家,人性如此,你也不必太在乎。他们落井下石,对我们来说,也未必不是好事。”

    琳琅蹙眉道:“此话怎讲?”

    “常言道得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以前苏家生意兴隆,这些人一个个逢迎巴结,看不出他们真正的人品,但是经此一事,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大可一目了然。”楚欢微笑道:“咱们和盛泉又不是真的要倒闭,只是一个小困难,挺挺就能闯过去……等咱们缓过来,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便都要求着咱们了,到时候他们跪倒在大东家面前,哭天喊地求大东家照顾,大东家到时候看他们,边说一句‘既知今日何必当初’,然后理也不理,摇头离开……!”他边说边做出样子,倒也活灵活现,琳琅见此情景,“噗嗤”忍不住笑出来,急忙抬起玉臂当着小嘴,掩齿道:“亏你还有心思说笑。”但是经楚欢这样一说,琳琅的心情却骤然轻松不少。

    琳琅随即轻叹道:“说起来容易,但是……但是他们有一句话却是事实,没有粮食,就无法酿酒,没有酒水产出,父亲花了无数心血打下的酒市……!”苦笑摇头,愁眉不展。

    外面一阵脚步声响,胖柳已经回来,兴冲冲禀报道:“大人,两个老家伙被扔出了大门,咱们还砸了他们的马车,老家伙只能走着回去了……!”

    “砸了马车?”楚欢皱起眉头。

    胖柳一怔,见楚欢皱眉,心里一紧,小心翼翼道:“大人……是……是大伙儿一时气愤……!”

    楚欢已经笑道:“砸了就砸了吧。你带着大伙儿先去练功,回头我再请你们吃饭。”点头夸赞道:“胖柳,你办事……不错!”

    胖柳顿时美得冒泡,心里喜滋滋的,大声道:“为卫将大人办差,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退了下去。

    胖柳前脚刚下去,后脚就听到苏伯声音从外面传来:“小姐,徐老东家来了!”

    楚欢皱起眉头,以为又是上门闹事的,却见琳琅已经起身,匆匆出门去迎,显然对这徐老东家十分的尊敬。

    ----------------------------------------------------------------

    ps:感谢风清愁露、揭阳人、桀柒、icaosir、一太白几位好朋友的破费捧场,感激不尽。

    另外答应某人的金发大.波.妹一定会有,但是情节未到,等到了时候,不但金发大.波,还大屁股哩。

    继续求收藏,砸红票,红票砸的好,晚上春梦早!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超级透视锦绣民国透视高手万古神帝我的神级支付宝太古神王权财超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