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一四一章 多了丫鬟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1 02:58:45
推荐阅读: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武极天下穿越者末日刁民首席御医官榜无尽武装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尽丹田
    第一四一章 多了丫鬟

    ------------

    楚欢回到正气堂,离天亮依然有短时间,他回到屋中,手臂上的伤口依然有些刺痛,弄了些清水清洗了一下,然后自己找了干净的布巾包扎好。

    今夜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让别人知道。

    屋内十分安静,楚欢平心静气,坐在椅子上,又在心中将罗多传授的口诀默念了几遍,牢记在心头。

    罗多声言这《龙象经》分为八道,每一道的口诀不过四十个字而已,当下又在心中将第一道的四十个字默念一遍。

    这第一道的四十个字倒也不难,若是普通人,只怕难以理解,但是楚欢曾经也学习过吐纳之法,所以对这入门的四十个字,倒也大致能够理解。

    所谓的练气,最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呼吸,而属于则是吐纳之法。

    普通人偶尔深呼吸,保持呼吸的顺畅,对身体也是有极佳的帮助,很早之前,便有一群人发现到了这一呼一吸之间对人体的巨大益处,由此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研究,创造出了诸多玄奇的吐纳之法。

    人的身体本就是一个巨大的玄妙之源,吐纳之法一旦得当,对人体机能确实起着改善效用,甚至能够突破正常人的人体之极限。

    楚欢按照《龙象经》的入门口诀,开始吐纳,一开始倒也很是顺畅,但是仅仅片刻间,就感觉到胸口一阵憋闷,竟是产生了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他吃了一惊,手捂着胸口,屏息小片刻,那憋闷之感才渐渐消去。

    这时候想起罗多的话,初练《龙象经》,由于《龙象经》的吐纳之法与楚欢之前修炼的《乾元法》大不相同,气息周游的经脉顺序更是有着天壤之别,所以会出现不适之症。

    如此看来,修习《龙象经》之时,胸口出现的憋闷,恐怕就是罗多所说的不适之症了。

    到现在为止,楚欢也不知到罗多为何要传授自己《龙象经》,颇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从罗多当时的态度来看,罗多显得十分郑重且谨慎,绝非心血来潮。

    他也曾闪过那么一丝念头,这罗多半夜三更找上自己,然后传授自己功夫,是不是隐含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转念一想,只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小,正如自己之前所想一般,自己与罗多之间的武道修为差距相差太大,罗多要对付自己,犯不着这样多费周折。

    他平息片刻,又开始按照《龙象经》的法门吐纳,这一次依然如刚才一样,胸口一阵憋闷,楚欢知道,武学之上,总会存在着一些难关,说不定坚持一下便能够突破过去,当下便强自忍住,一面按照《龙象经》平缓吐纳,一面忍着胸口的憋闷。

    但是随着自己的吐纳,胸口的憋闷之感越来越剧烈,呼吸急促起来,无法顺畅吐纳,而且胸口的憋闷,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窒息感。

    楚欢心中大惊,知道不能硬闯过去,急忙收息,此时却已经感觉自己的额头满是冷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此时明白,这《龙象经》果然非比寻常,这入门功夫便极其难练,自己现在甚至在门前就被挡住,由此亦可见,《龙象经》后面的修习,那该当时如何艰难。

    罗多说他花了十六年才领悟《龙象经》,现在看来,所言非虚。

    楚欢正喘息间,门外传来敲门声,便听到白瞎子的声音道:“楚兄,屋里灯还亮着,是否还没睡?”

    楚欢过去打开门,却见白瞎子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道:“楚兄,厨房里做了面条,我瞧你这边灯亮着,想来还没歇下,所以给你送来一碗,你乘热吃吧!”

    楚欢接过面条,这白瞎子看起来是粗人,倒也细心。

    坐了下去,白瞎子微皱眉头问道:“楚兄,灵珈师太去了,如莲姑娘接下来该如何安顿?”

    楚欢喝了一口面汤,身上一阵热腾,放下碗筷,道:“我已经答应灵珈师太,日后会帮她照顾如莲,如莲也已经答应,等到灵珈师太火化之后,我和如莲会带着骨灰回去府城,找个时候将骨灰放入佛塔之中,至若如莲……!”他想了一想,叹道:“暂时便住在我那头吧,好在我那屋子宽敞,多出一个人倒也无妨。”

    白瞎子道:“如此便是极好了。”顿了顿,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是一副欲言又止之态。

    楚欢见白瞎子显出犹豫之色,笑道:“白兄,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来。”

    白瞎子想了想,终于道:“楚兄,是有一件私事儿要与你商量……只怕有些难为你,所以……所以不好启齿……!”

    楚欢似乎明白什么,微笑道:“白兄,你我虽然相交不久,但白兄是个性情中人,也帮了我不少……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只要楚欢力所能及,不会推辞!”

    白瞎子有些尴尬道:“楚兄,白瞎子四十岁的人了,到如今一事无成,说起来在这县城算是一号人物,但是归根结底,别人眼里也不过是一方地头蛇而已……!”

    楚欢笑道:“白兄是要进入禁卫军?”

    白瞎子一怔,立刻起身来,向楚欢拱手道:“楚……楚卫将,白瞎子也是有祖宗,也想光宗耀祖,今日厚着脸皮,只盼楚卫将能够扶助一二。”

    楚欢道:“我这卫将,如今也只是有名无实,白兄跟着我,未必能够有很好的前途,说不定还会时常处于凶险之中……这县城虽不大,但丰衣足食,白兄又何必与我一起面对未知的前程?”

    “不管前程如何,白瞎子日后愿意跟随楚卫将左右。”白瞎子正色道:“哪怕日后真的遇上祸事,白瞎子也愿意随同楚卫将一同担待。留在县城,固然衣食无愁,但是白瞎子也是七尺男儿,也想活的痛快一些!”

    楚欢站起身来,道:“白兄,你能信任楚欢,楚欢感激。这样吧,此事你再考虑一阵时间,若是真的下定决心,再和我说,你毕竟有家有业……不能只凭一时的冲动。”

    白瞎子正要说话,楚欢已经摆手道:“你不必多说,再想一想,等你真的决定了,再与我说!”

    “既然如此,白瞎子先行谢过。”白瞎子拱了拱手。

    灵珈师太的尸首在正气堂停放了三日,如莲寸步不离,到了时辰,楚欢这才劝慰如莲,将灵珈师太的遗体就在正气堂内火化,找了骨灰坛子,将灵珈师太的骨灰存放其中。

    办完灵珈师太的丧事,楚欢也不在县城多做停留,只是抽空去看望了舅爷李夫子一趟,少不得买些酒水糕点过去。

    他自然不会对李夫子说是前来县城办理丧事,只是专程过来看望,随后便让人雇了车子,如莲乘车,一行人返回了府城。

    因为灵珈师太有遗嘱,如莲虽然觉得跟随楚欢会增添楚欢的麻烦,但是却也没有违抗,楚欢知她心情不好,时常安慰几句。

    这日黄昏时分,便即返回了府城,马车停在楚欢宅子外面,胖柳非常麻利地上去敲门,开门的自然是素娘,见到胖柳腰挎大刀,有些害怕,真要关门,却瞥见楚欢过来,这才松了口气,打开了门,却瞧见马车中走下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来,十分纳闷。

    如莲此时穿着小棉袄,头戴帽子,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一看就是个小姑娘,素娘看着如莲感觉奇怪,如莲见到素娘,却有些怯生生地往后缩了缩,楚欢已经笑道:“如莲,这是你素娘姐,以后就要住在一起,她待人极好,不要害怕。”

    素娘一时糊涂,什么住在一起,一时间没明白过来,只是这时候也不好多问,楚欢付了车钱,又让胖柳和王涵暂且回去,临去之前,少不得给了一些银钱,只说让他们去好好吃上一顿。

    胖柳很是欢喜,他此前已经见识过楚欢出手大方,不是小气之人,此时掏出银钱,足够大吃大喝几顿,心中只觉着日后必定都是好日子,与王涵欢天喜地去了。

    倒是素娘见到楚欢掏出不少银钱给胖柳二人,心中疼了一下,暗中责怪楚欢出手太过大方,不知道锅是铁打的。

    进了门内,如莲四下里看了看,脸上依然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此时楚李氏已经出来,见到楚欢,自是欢喜,可是看到多出一个姑娘来,却是十分的疑惑,但是她虽然出身贫寒,却热情好客,既然是楚欢带回来,总归是客人,上前拉着如莲的手,柔声道:“这是哪家姑娘,长的秀气……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如莲见楚李氏温和慈祥,心中一暖,畏惧之心小了些,轻声道:“我叫如莲,今年……今年十五……阿弥……!”她差点唱出佛号,但是陡然间想起灵珈师太的遗嘱,又想起楚欢的交代,这一声佛号只唱了一半便即打住。

    “阿米?”楚李氏耳朵倒不聋,见如莲说了一半没说下去,奇道:“姑娘,你说什么?”

    如脸顿时小脸憋得发红,楚欢已经上前笑道:“娘,你别吓着如莲。”当下扶着楚李氏回到屋中,轻声道:“如莲姑娘遇到了难处,要在咱们这里住下,以后还要娘照顾着。”

    素娘在一旁瞧着,满腹疑云,心里有许多许多的问题,可是一时却也没有机会去问。

    楚李氏听说如莲遇到难处,忙道:“这屋子大的很,住在一起也有照应。”拉着如莲的小手:“这丫头手冻得发凉,来,到婆婆屋里去,那里生着炉子,暖和得紧。”

    楚李氏表现得十分亲热,如莲何曾得到过如此温柔的对待,心中感动,对楚李氏大生好感,竟是很听话地跟了过去。

    素娘见如莲被楚李氏带进去,这才轻手轻脚走到楚欢身边,探头往那边望了望,轻声问道:“二郎,她住在我们家?”

    楚欢点点头,笑道:“素娘姐,这事儿我还要与你商量……!”

    素娘心中想道:“人都带回家了,还说和我商量。”但是面上却显出疑惑之色道:“她是谁啊?我以前都没见过。”

    楚欢路上也想过,如果对家人说如莲是尼姑,这种就会让家人感觉有些怪异,想好了说辞,低声道:“其实她身世很可怜。她的家乡遭了灾,和母亲相依为命,四处流浪,却又碰上歹人,母亲被土匪杀死,只剩下她一个人,举目无亲,我恰好遇上她,见她可怜,本来不想收留,但是心中又一想,你和母亲都是善良之人,如果是你们碰到此事,一定会带回家中收留,思来想去,所以这才带了回来……!”

    素娘闻言,鼻子一酸,道:“当然要带回来的。她一个人没有地方可去,若是不收留,一个小丫头,更会生出许多凶险来。反正咱们家里房屋多,我现在就去给她收拾,对了,她还没吃东西吧?我给她收拾好房间,马上就给你们做饭去……!”

    素娘也是穷苦人出身,自然能够洞悉穷人的苦难,当初她也是与楚李氏相依为命,吃过许多苦,此时楚欢说起如莲遭遇,让素娘感同身受。

    楚欢心中感叹,无论如何,素娘的心地终究是十分的纯善,自己迫不得己这般说,也是善意的谎言,柔声道:“素娘姐,辛苦你了!”

    他声音温柔,素娘脸一热,便要去收拾房间,楚欢却已经叫道:“素娘姐,你等一下!”

    素娘回过头,好奇问道:“怎么了?”

    “莫名其妙收留一个人回来,日后也多费周折解释。”楚欢低声道:“日后若是有人说起,就说是咱们买的一个丫头。”

    “丫头?”素娘眨了眨眼睛,甚有风情。

    她如今的衣着不比往日,往日穿着朴素的粗布衣裳,就有几分风情,如今穿上锦袄,而且梳洗干净,长发如花朵般盘在头顶,一张白净的脸上,杏眼桃腮,眉黛弯弯,五官虽然称不上精致,却也美丽得很,配上熟透了的女人娇躯,充满了成熟女人的迷人风情。

    “大户人家都会有伺候主人的丫鬟。”楚欢道:“以后对外就说如莲是买来伺候母亲的丫鬟,也免去许多的麻烦。”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超级透视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首席御医医道官途万古神帝透视高手锦绣民国我的神级支付宝我的邻居是女妖权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