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一二二章 无常有常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1 01:38:12
推荐阅读:我真是大明星异世之风流大法师超级透视男欢女爱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艳满杏花村重生之神级学霸龙王传说抓鬼小农民黑道特种兵
    这诡异的一幕出现在楚欢眼前,便是楚欢心性再坚韧,也是感到震惊不已,眼瞅着从毒疮留出的黑色血液沾染在孩子的身躯上,黑袍人端坐不动,犹若泰山。

    楚欢去看其他人,却瞧见不少人口中虽然吟诵着佛经,但是神情却显得十分古怪,他们的嘴唇在动,声音发出,眼睛紧闭着,可是各人神情却是各异,有的一片平和,有的带着笑意,可是却也有人脸上显出紧张之色,更有人现出惊恐之色,就放佛所有人都在做梦一般,只不过梦境却有好有坏,而梦境的好坏,也从脸上的表情可以揣测一二。

    楚欢愈发觉得怪异,猛然间感觉身上有一股怪异之感,却瞥见那黑袍人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睛,正望着自己。

    黑袍人的眼神看起来异常的柔和,有一种悲天悯人的神色,楚欢看着黑袍人的眼睛,一时间竟然移不开眼睛,耳边听着黑袍人兀自吟诵佛经,只感觉十分困倦,眼皮子竟是耷拉下来,情不自禁陷入迷睡之中。

    楚欢心中大惊,他虽然明知自己忽然迷睡有些古怪,极力想睁开眼睛,但是诡异的是,无论他如何用力,眼睛就是睁不开。

    他心中本来保持清醒,但是耳边那诵经声却是越来越大,只片刻间,其他人的声音全都消失,只剩下黑袍人的声音独自吟诵,而且清晰无比,就似乎那黑袍人走到他的耳边,对着他独自一人诵经一般。

    迷迷糊糊之中,脑中很快就浮现出诸多的场景,从前的事情,就如同放电影一般从自己的脑海之中划过。

    似乎一切都是瞬间而过,又似乎是经过了许久许久,楚欢猛地惊叫一声,终于睁开眼睛,耳边却再无声息,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他立刻看向那黑袍人,只见黑袍人已经松开小孩子的手,孩子被他的父亲紧紧抱在怀中,夫妻二人对着黑袍人叩头不知,连称“神仙”。

    黑袍人眼中带着慈和的笑意,挥了挥手,他的眼中又带着一丝疲态,竟是看向楚欢,开口问道:“居士作了噩梦?”

    楚欢皱起眉头来。

    只听那黑袍人轻声诵道:“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众生造作妄想,以心生心,故常在地狱。菩萨观察妄想,不以心生心,常在佛国!”

    楚欢脸上显出古怪之色,只觉得黑袍人的经文中大有深意。

    “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众生造作妄想,以心生心,故常在地狱。菩萨观察妄想,不以心生心,常在佛国……!”楚欢喃喃念了一遍,禁不住问道:“那大师是在佛国,还是在地狱?”

    “地狱!”黑袍人平静道:“我非大师,我乃叉博!”

    “叉博?”楚欢一怔,这个称呼真是十分古怪,也不知是名姓还是外号,但是见到黑袍人眼神如水般平静,便又问道:“众生有妄想,大……叉博难道身在地狱,亦有妄想,难道也是众生?”

    叉博点头道:“你我都是众生!”

    楚欢道:“叉博出手救人,菩萨心肠,若你是众生,那谁是菩萨?”

    “你,我皆是菩萨!”

    楚欢苦笑道:“但是大师刚刚说过,你我都是众生,我们好像都在地狱。”

    “你我都在佛国!”叉博平静道。

    楚欢叹道:“叉博话中有话,我凡夫俗子,实在听不明白!”

    “佛性是常,心是无常!”叉博眼中含着笑意。

    大槐树下其他的人都是屏住呼吸,此时他们不管是否听得懂这禅机,却没有一个人敢打扰叉博,所有人都似乎从方才的梦境中摆脱出来,无论是噩梦还是美梦,每个人的神情都变得更加虔诚,也更加的谦恭。

    楚欢沉吟片刻,终于问道:“无常和常,有何区别?”

    “寒时水是冰,暖时冰是水!”叉博缓缓道:“迷时结性成心,悟时融心成性。佛性是常,心是无常,佛国地狱,无非只在你我一念之间而已。”

    楚欢只觉得叉博所言,博大精深,似乎懂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听懂。

    叉博含笑道:“众生执念,所谓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然则叉博以为,人生最大之苦,只是‘放不下’!”

    “放不下?”楚欢身体一震。

    叉博平静道:“梦由心生,心生无常,无常地狱,脱的人生之苦,便要了却无常……!”

    “众生无常,众生有别,无常有常,俱在众生。”楚欢道:“多谢叉博指点。”

    叉博声音虽轻,却十分浑厚:“居士若渡无常,随时欢迎!”再不多言。

    楚欢站起身来,忽地想到一件事情,问道:“叉博善于医术?”

    叉博摇头。

    “但是这孩子却是叉博一手救回来。”楚欢皱眉道:“他奄奄一息,若不是叉博出手,恐怕活不过今日!”

    “生死皆由天定。”叉博道:“他前来求生,便是天数所定,天命留他,非我之功!”

    楚欢点点头,问道:“在下有一位朋友,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却不知叉博能否从地狱将之救回来?”

    叉博平静道:“生死天定,非我所定!”

    楚欢所说的朋友,自然是指如莲的师傅,她身患寒疾,时日无多,楚欢见到这叉博似乎医术很高,所以才出口询问。

    见叉博这般说,楚欢微微点头,也不多言,转身离开。

    遇上这样诡异的事情,楚欢只觉得颇有些匪夷所思,他隐隐觉得,这叉博似乎会催眠术这一类的功夫,催眠术楚欢倒是听过,但是却从未亲眼见过,今日自己却似乎被这叉博所催眠。

    他心中对叉博的来历生起极大的兴趣,而且“叉博”这个名字,十分的怪异,似乎不是大秦帝国的姓名,却也不知是否西梁人或是高丽人。

    回到马车边,两名护院和车夫正在说笑,这静慈庵是不是有贵妇小姐前来,在这里蹲点,倒也是一个看女人的好所在。

    见到楚欢回来,几人忙凑了过来,一名护院已经询问道:“楚师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可看清楚了?那孩子得了什么病?”

    楚欢心中满腹疑云,没有精力向他们解释,只是随意道:“没什么事!”坐上车辕,回想刚才自己的噩梦,神色愈加凝重起来,沉吟片刻,见琳琅还没有出来,不由问道:“大东家还没有回来吗?”

    车夫道:“已经进去大半个时辰了!”

    正在此时,却见几名妇人往这边经过,听得一名妇人道:“瞧那姑娘也不像是有病啊,长得花容月貌,也不知道是哪家富贵小姐,怎地在会出现那般景象,可真是吓死我了。”

    旁边有妇人接道:“那好像就是中风吧,多漂亮的姑娘,会得那种病。当时她就在我旁边,突然就倒下去,不停抽搐,那身白色的披风现在都脏兮兮的……!”

    楚欢心中一跳,他记得琳琅便是穿着白色的大氅,跳下车来,两步上前,问道:“你们……你们说什么?有人中风?”

    楚欢冷不丁地跳过去,几个妇人吓了一跳,但是见到楚欢神色凝重,一名妇人好心道:“难不成是你们的小姐?那快些去看看吧,就在观音殿,如今人事不知,可吓人了。”

    楚欢再不多言,回头道:“你们留在这里。”人已经如同猎豹般直往静慈庵内飞奔而去,心中担心不已。

    他知道琳琅虽然平日看起来十分淡定,但是因为苏家的处境,可说是疲惫不堪心力交瘁,若说突然在观音殿晕倒过去,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楚欢飞一般冲到静慈庵门前,那些从里面出来的妇人纷纷躲闪,两名尼姑守在门前,见到楚欢闯过来,正要阻拦,谁知道楚欢的速度比他们想象的要快得多,一眨眼就冲进了庵内。

    观音殿是静慈庵内最大的殿宇,极好辨认,楚欢一路飞奔,直往那最大的殿宇跑过去,途中遇到几名尼姑,都是叫起来,楚欢理也不理,一口气跑到观音殿,大声叫道:“大东家,大东家……!”觉得在这里叫喊大东家别扭,又叫道:“琳琅,琳琅,你在哪里?”

    他扯着嗓子喊,观音殿乃是庄严之地,十分的宽阔,里面供奉着观世音菩萨,本来是拜佛之时,但是此刻楚欢却瞧见不远处有十多人围在那里,都是七嘴八舌在说着什么。

    楚欢叫唤,观音殿内有四五名尼姑急忙上前来,一齐道:“快出去,快出去,这里不许男客进来,你怎能擅闯观音殿!”

    楚欢担心琳琅,也顾不得这几名尼姑,一把推开,往那边挤过去,焦急道:“都让开,都让开,琳琅……你怎么样?”

    众人见楚欢心急火燎,还真以为是家属到了,急忙让开,楚欢挤进去一看,只见地上果然躺着一名身着白裘的姑娘,旁边一名小丫鬟都哭了出来。

    楚欢看到这两人,顿时一怔,这是两张陌生的脸孔,根本不是琳琅和翠屏,这才松了口气,旁边众人已经纷纷道:“还不将她送去看大夫?”

    正在此时,却听得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一个男子领着几名丫鬟过来,冲进人群,那哭泣的丫鬟激动道:“姑爷,你可来了……!”

    男子抱起躺在地上的姑娘,二话不说,一群人急匆匆地离开。

    众人这才知道,那姑娘与楚欢没有半分关系,便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楚欢,楚欢一时间尴尬无比,从人群中退出来,他一路焦急,飞奔而来,大冷的天,额头上竟然冒出汗来。

    既然不是琳琅,他也就宽了心,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汗水,苦笑着摇摇头,忽地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楚公子,你怎么跑进来了?”

    楚欢转过头去,只见在一尊大佛边上,翠屏正扶着琳琅站在那里,琳琅一身白色裘衣,灿若春华,丰神冶丽,极是美艳。

    翠屏在旁捂着嘴偷偷笑,而琳琅则是含笑看着楚欢,那眼眸子中,却满是欢喜之色。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异世之风流大法师超级透视男欢女爱重生之大娱乐帝国重生之神级学霸龙王传说抓鬼小农民透视高手极品霸医全能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