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第一卷 云山谁人不识君 第一二零章 出路

国色生枭 | 作者:沙漠 | 更新时间:2017-03-21 01:38:05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末日刁民官榜武极天下无尽丹田穿越者唯我独尊首席御医
    楚欢取出粗布手帕,递了过去,笑道:“大东家,我听人说过,漂亮的人哭得多了,就会变得越来越丑!”

    琳琅抬起头,一把抢过粗布手帕,瞪了楚欢一眼,斥道:“胡说八道,你又是听谁说的?我……我又不漂亮!”

    楚欢叹道:“大东家这是自欺欺人了,你走到街上找人问一问,我可以保证,十个人会有十一个人说你长得美,你要是不信,咱们可以打个赌!”

    琳琅脸上一红,破涕为笑,她梨花带雨嫣然一笑,那是美得动人心魄,用粗布手帕擦拭眼角,嗔怪道:“你尽胡说,我又没哭……!”但是听楚欢夸赞她美丽,她心里还是十分的欢喜,脸上带着绯红,美艳异常,倒是让楚欢有些不好意思看她。

    琳琅坐了下去,神情黯然下来,轻叹道:“恐怕我和盛泉撑不下去了!”

    楚欢皱眉道:“大东家,你是觉得陆家不会再供应粮食?”也不等琳琅说完,他自己便点头道:“陆世勋此人品行不佳,大东家这次拒绝了他,恐怕他不会再帮助咱们。”

    琳琅看了楚欢一眼,这大堂之中,此时也就剩下他二人,十分的清净,柔声道:“你先坐下吧!”

    楚欢坐了下去,问道:“咱们的粮食,还能支撑多久?”

    “家父在世时,就防止粮食出问题,酒坊无粮,那是万万不能支撑下去。”琳琅轻声道:“所以我和盛泉的粮库一直都储存着至少半年的粮食,以防不备之需。如今粮库的粮食,最多也就只能支撑两个月……!”

    “两个月?”楚欢皱起眉头。

    琳琅幽幽叹道:“和盛泉有近两百名伙计,都靠着酒坊度日,府城还有我名下的几家酒庄,出售的也都是和盛泉的酒,一旦粮食断绝,无酒供应,那么非但酒坊和酒庄面临困境,最紧要的是酒源供应一旦断绝,家父几十年创造的商脉也会因此而出现麻烦。”

    楚欢点头道:“大东家是担心没了酒源,那些与我们合作的酒商就会弃我们而去?”

    “未必是他们弃我们而去,但是生意人合在一起,本就是利益结合。”琳琅道:“没有了酒源,他们自然无法继续与我们合作,而天下酒坊众多,不说他处,仅我云山府就有四五家大酒坊,这些酒家也必定会趁我们苏家无酒供应,趁虚而入,抢夺了我们的酒市!”

    楚欢知道苏家这次还真是陷入大大的困境之中,沉吟片刻,终于问道:“大东家,咱们能否暗中购粮?不以苏家的名义,化整为零,私下里用其他的途径购粮?”

    琳琅苦笑道:“不行。各行各业,那都是有规矩的。我们酒坊酿酒,所需的粮食数目巨大,若是化整为零购买,不可能不走漏风声,若是被那些别有居心之人找到把柄,反倒会诬陷我苏家私下暗中购粮,说不定还要扣上谋反的罪名……!”

    楚欢靠在椅子上,寻思着是否有法子解决此事。

    “不出意外的话,陆家这批粮食也不一定能够供应。”琳琅冷笑道:“我与陆世勋接触不多,但是却也清楚此人瑕疵必报,虽然这一批从太原运来的粮食或许真的在半道上,但是……陆世勋一定会想出借口,让粮食无法送达!”

    楚欢摸着下巴道:“明里不成,暗里也不成,难道没有其他法子?除了陆家和云山府,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购粮?”

    琳琅摇摇头,肃然道:“太原府位于平阳道,出了西谷关,便是平阳道的地界,亦是关西第一道。入了西谷关,便是咱们西山道,乃是关中第一道。陆家不但在太原府,而且在整个平阳道都是首屈一指的大粮商,若是没有陆家的应允,关西的粮食便不可能进的来。而关中地区,虽然产粮地方也不少,可是有刘聚光存在,他完全有实力阻止其他地方的粮食流入云山地界,往东往西,咱们都不能得到粮食,就算咱们暗中找到粮商购进,刘聚光的耳目时刻注意咱们,第一次粮食进来,第二批粮食刘聚光也一定会阻断!”

    她脸上显出焦虑之色,若非无可奈何,也不会如此伤神。

    楚欢倒是明白,自己就算再厉害,但是毕竟无法控制商路,若刘家和陆家都是恶意针对苏家,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是无计可施。

    琳琅玉臂托着香腮,腮边一绺青丝,看上去妩媚动人,似乎想到什么,才幽幽叹道:“如果事情真如我所料,陆家不再供应粮食,那么我苏家也只有一个法子能摆脱困境了!”

    “什么法子?”

    “开年之后的御酒评选。”琳琅轻声道:“等到大年一过,京中很快就会有官员前来,专门评选西山道御酒,从中选出西山道的进贡御酒来!”

    楚欢坐正身子,问道:“那又如何?”

    “如果我们和盛泉的酒能够一举夺魁,成为进贡御酒,那么所有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琳琅解释道:“只要夺得御酒之名,那么刘聚光非但不敢阻拦我们购粮,而且户部司每年都会给我们提供最好的粮食用来酿酒!”

    楚欢对此倒是一无所知,精神一震:“还有这等好事?”

    琳琅点头道:“真要成为御酒之选,对我们和盛泉将是大大的好事。除了不必缴纳赋税,户部司每年会提供大量的上等粮食,价钱也会只收取市价的三成,而且和盛泉的名声将会更加响亮,遇上任何麻烦,官府都会出来维护,以免不能顺利往京中提供御酒。咱们要做的,是每年向京城提供一千坛上等美酒便好!”

    楚欢笑道:“这还真是大好事。”

    琳琅摇头苦笑道:“可是真要入选御酒,那又谈何容易。据我所知,西山道各州加起来,共有酒家一百三十四家,其中有名的也有四十多家,其中不乏财力雄厚名气极大的酒坊,我和盛泉想要脱颖而出,却又谈何容易?家父在世之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我和盛泉的美酒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御酒,而他老人家的愿望,几乎达成,只差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楚欢既然有心要帮助琳琅走出困境,自然希望能够多知道一些内幕,所以问道:“此话怎讲?”

    琳琅独立支撑和盛泉,手底下能够商量大事的人屈指可数,许多时候,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如今楚欢在她身边,她心中已经不自觉地将楚欢当成了自己最大的支柱,她满腹委屈素来无处诉说,有楚欢在,她潜意识中却是愿意将自己的困难告诉楚欢,苦笑道:“就在五年前,家父还在世,那次御酒评选,我和盛泉的竹清酒一路过关斩将,只差最后一步,与忻州方家进入了最后的评选……!”

    楚欢知道,忻州乃是西山道仅次于云山府的第二大州,毫无疑问,最后的胜者,却是被忻州方家得了去。

    “方家连续两届成为了御酒之选,这十年来,方家代表着整个西山道酒业的最高峰。”琳琅脸上显出鄙夷之色,冷笑道:“世人都以为方家当真有此能耐,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能够成为御酒之选,不过是内有黑幕而已!”

    楚欢很感兴趣问道:“这话从何说起?”

    “他们第一届胜出,我也不知道究竟如何。但是五年前那次胜出,不过是花了银子而已。”琳琅缓缓道:“御酒评选,五年一次,开始的选拔淘汰,是由十名酒中名家评定,但是最后只剩四家的时候,便会由光禄寺的少卿出来评定,四选其二,最后从两者之中再选出一家为御酒之户!”

    “上次选拔,和盛泉和忻州方家走到最后,但是方家取胜,他们能够夺得御酒之名,是在中间搞鬼?”楚欢皱眉问道。

    琳琅微点螓首道:“正是如此。其实在最后评定之前,那位光禄寺少卿曾私下派人找到家父,暗示拿出一笔银子来,我们苏家的竹清酒便能胜出。”说到这里,轻叹道:“可是家父却是个耿直性子,他觉得若是私下贿赂取胜,便无法证明和盛泉的竹清酒才是真正的御酒,所以拒绝送上银子,只想凭着实力成为御酒……!”说到这里,看着楚欢,苦笑道:“结果不说你自然也能猜到!”

    楚欢微微点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也正是因为此事,家父心中一直有个结,终日抑郁,最后身体不支辞世。”琳琅眼圈儿一红:“他临死之前,便是嘱咐我一定要将和盛泉撑下去,直到我们的竹清酒能够有一日凭借着实力堂堂正正成为进贡御酒!”

    楚欢赞叹道:“老东家果然是正直之人,我相信老东家的愿望一定能够达成!”

    “希望如此。”琳琅轻叹道:“实在无路可走,就只能指望明年的御酒评选了……!”顿了顿,忽然觉得深更半夜与楚欢孤男寡女独自相处,似乎有些不大合适,俏脸一红,道:“夜深了,你早些歇着吧。唔……若是明日没有其他事情,你陪我去静慈庵一趟!”

    楚欢道:“好!”忽地想到什么,皱眉问道:“静慈庵?”

    琳琅见他神色怪异,奇道:“怎么了?”

    楚欢摇头笑道:“没什么。”心里却忽然记起来,自己帮助的那位小尼姑如莲,她和她的师傅不正是被静慈庵的人赶出去的吗?

    “你这人古古怪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琳琅轻笑着,忽地轻声道:“今晚的事儿,是不是你做的?”

    楚欢一怔,“世妹?”

    “那个……那个凝玉!”琳琅脸一红:“她们是你找来的?”

    琳琅冰雪聪明,今晚总督乔明堂突然而至,后来徐娘又带着凝玉过来,处处古怪,她心中已经猜出几分来。

    楚欢呵呵一笑,道:“大东家,我这才府城几天,怎会认识青楼的人?我又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琳琅脸上更是羞红,嗔怪道:“你做事神神秘秘,谁知道你是不是私下里认识的。”

    楚欢忙道:“大东家,你可不能冤枉我,我可不是那种人,我从来不进……不进青楼,难道你这都不信我?”

    琳琅咬着红唇,娇艳欲滴,风情万种,低声道:“那你为何出面护着那凝玉?”

    楚欢一愣,记得自己当时出面维护了凝玉,为凝玉鸣过不平,想不到这美艳少妇竟然记在心上,无奈笑道:“大东家,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性情有些冲动,路见不平事,总是情不自禁要管的。”

    琳琅妩媚一笑,也不多问,便要离开,楚欢忽然想到什么,问道:“是了,大东家可喜欢那礼物?”

    “什么?”琳琅一时没有回过神,有些奇怪问道。

    楚欢笑道:“就是送你的珍珠。”

    他记得那盒子里放的是珍珠,心想女人应该蛮喜欢那样的东西,若是知道送出的是珍珠抹胸,那是绝对不敢再说一个字。

    琳琅明白过来,又羞又恼,白皙的脸上瞬间飞霞,转过头去,不敢看楚欢,呼吸急促,酥胸起伏,波涛汹涌,“你……你不是好人……!”

    她只觉的心跳得厉害,一只手按着起伏的酥胸,只觉得耳根都在发烧,心里暗想:“他真是……真是轻薄,非但送了那羞人之物,还……还当面问出来……!”

    楚欢见琳琅反应怪异,不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实在不明其中缘故,道:“大东家不喜欢吗?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我倒觉着蛮适合大东家。”

    他只是觉得,那珍珠用丝线串起来,应该很好看,琳琅一个女人,就算不是十分喜欢,也不会讨厌。

    琳琅听他这般说,更是羞臊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暗骂这人没皮没脸,可是不知为何,她心中多的是羞意,少的是恼意,一跺脚,又说了句:“你不是……不是好人……!”也不敢留下来,快步离开。

    楚欢摸了摸脑袋,纳闷道:“我不是好人?这从何说起?”转身往外走,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是什么首饰,当时应该拿出来细细看一看,不过无论什么首饰,大东家戴起来应该很好看,不知道能否看到大东家戴上。”

    --------------------------------------------------------

    PS:第一卷到此结束,明天开始第二卷:天门初开观沧海!

    这本书应该会很长,大家和我慢慢往前走,一路上希望大家多支持,创造又一段辉煌!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http://douji.cc/guoseshengx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大娱乐帝国超级透视首席御医医道官途超级古武超级怪兽工厂透视高手我的神级支付宝升邪我的邻居是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