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最新章节

第750章 潘丰的锅

调教大宋 | 作者:苍山月 | 更新时间:2017-06-12 02:40:50
推荐阅读:醉迷红楼庶子风流极品家丁万鬼之祖大清隐龙绝世唐门贞观帝师伪钞帝国警神弹痕
    吴育心有定计,唐奕自然欣喜,急声问道。 23US.COM更新最快

    只见吴老头横了唐奕一眼,“什么计?将计就计!当然是使你最擅长的手段。”

    曹佾下意识一问:“他擅长什么?”

    吴育闻言,心道,曹景休今日确实有点脑袋不转个儿。

    “还能是什么?”

    指着唐奕,“你说他除了发疯和撒钱,还有什么别的擅长?”

    “哈!”

    不等曹佾反应,唐奕已经笑出了声儿,吓了曹国舅一跳。

    只见唐奕竖起一根大拇指给吴育,“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老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去!”吴育毫不领情。“少在这里聒噪,老夫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唐奕嘿嘿傻乐,“这都跟我下海南了,还不算我家的?您就认命吧,放心,肯定把您老养的白白胖胖的。”

    吴育哭笑不得,这小疯子越说越不像话了。

    面容一缓,“话说回来,景休有一点说的没错。宗麒殿下和福康公主都在这里,纵有九成把握,你也要小心再小心,万不可有一丝差池。”

    唐奕笑着点头,“没有万全把握,我是不会让他们下船的。”

    “......”

    两人唠的热呼,边上的曹佾却是看不下去了。这一老一少心倒是够大,还打起了哑谜。

    “别卖关子!”

    “发疯我懂,无非就是谁使横,就砍了谁呗。”

    “可这撒钱......”

    曹国舅有点发怵,这岛上有黎峒族民数十万之众,唐奕要是想放买,那可不是个小数目。

    “放心!”唐奕好声安慰。

    “撒钱也不是撒咱们的钱。”

    “那撒谁的钱?”

    ......

    却是不等唐奕再多说,曹觉和秀才看不了他们在那儿磨叽。强把唐奕拉到了一边。

    秀才二话不说,递给唐奕一把长刀。其实上船的时候就想给他看,可是碍于唐奕抽不开身,只好忍到现在。

    “那些黎兵用的,唐哥儿瞅瞅。”

    唐奕狐疑地接过,顿时怔一下,脸上也添了一丝诧异。

    海南蛮夷之地冶铁工艺几乎为零,加之中原对刀枪利器的管制,遂如长刀这种东西在岭南是极为难得的,最偏远的海南当然更是难得。

    所以,在这里,一把杀人的刀比一个拿刀的大活人还金贵,有些黎兵甚至还是用的石斧骨枪。

    能用上铁器的,已经是稀罕,更别苛求什么上等兵刃了。

    可是......

    唐奕手里这把,却是一把好刀。纵使他不是内行,但是一搭眼就看得出来。

    钢口极好,闪着寒光,刀身隐见锻纹,非是寻常铁器。

    “十八锻?”

    唐奕有些不确定地问向曹老二和秀才这两个行家。

    这是一句冶铁术语,用锻造的精细程度来区分钢材的好坏。

    世传,中原冶铁工艺的巅峰是百炼钢。这个百炼,就是指锻打的次数和精细程度。

    但是,百炼钢当然不是随便就拿得出来的,成本太高,纵使是禁军也配备不起那样的精钢。

    御前的皇家近卫取其次,所用兵刃都是七十二锻的精钢,只比百炼差上一点。但还是耗费颇高,所以普通禁军配备三十六锻钢刃。

    民间私造,能有十八锻就已经不错了。

    唐奕觉得,这么偏远的地方能有十八锻的好钢铸刀,当真不易。

    可是没想到,二人闻声齐齐的摇头。

    “你翻过来看!”

    唐奕更疑,翻过刀身,登时瞳孔一缩,眉头渐紧,却是刚刚的好心情瞬间无存。

    “侍.步军司.监。”

    五个明晃晃的钢字赫然在目,这竟然是一把制式军刀。

    抬眼看向秀才,秀才立时会意。

    “绝对不是偶然。我看过了,死的那五十几人,用的都是军中配刀。”

    “而且,皆出自侍卫亲军步军司的军器监司。”

    唐奕闻之,陷入了沉思,一个海南的恶霸怎么可能有成批的制式军刀?

    说句不好听的,施雄的雷州水军都配不齐这么好的刀,德拉海哪儿来的?

    “大郎不觉得奇怪吗?”曹觉适时出声。

    “一船的皇亲国戚、大宋勋贵,那老家伙就算再狂,也没必要一上来就恶语相向,连岸都不让咱们上吧?”

    唐奕点了点头,曹觉说的有道理。

    他们与那个都老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做人留一线,这个道理他要是不懂,那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提着刀,转身朝曹潘等人走去。

    ......

    “怎么了?”唐奕面色不善还提着刀,众人不禁怔怔发问。

    唐奕不答,吩咐人把德拉海带上来。刀是哪儿来的,他当然最清楚。

    不过,问之前,唐奕把刀递给了潘丰。

    “瞧瞧吧......”

    “这......”

    潘丰一搭眼,也发现了不对,怔怔的不知所措。支吾道:“这,这黎匪倒是好命,从哪儿抢来的?

    唐奕玩味一笑,“可不是抢来的,琼州死的那几十人用的都是这种刀。”

    “哦?”曹佾、吴育皆被唐奕的话吸引,凑上去看刀。

    一看“侍.步军司.监”几个字样,曹佾登时和唐奕一样,抬头看着潘丰。

    潘丰装不下去了,差点没哭出来,“你......你看我做甚?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曹佾露出与唐奕同样的表情。

    “谁知道?”

    唐奕和曹佾这么看着潘丰不是因为别的,正因为这刀和他潘丰脱不了干系。

    三衙各军的军器监和兵部钱粮司一样,那是军中最肥的衙门口儿了,怎么可能不在将门掌握之中?

    所以,大宋的制式装备不是出自曹家,就是出自潘家;不是潘家,那也是石家、王家、杨家。

    好死不死,侍卫亲军步军司的军器监是潘家的“私产”,从上到下都是潘家的嫡系,谁也插不进手。

    这事不找潘丰,找谁?

    唐奕开口道:“成批的军械不经过你这个潘家家主点头,是不可能流出来的吧?”

    曹佾也歪着脑袋玩味地看着潘丰。

    “没想到,国为还有这么一门好生意,往岭南贩军械!?”

    “啊呸!”潘丰直接就炸了,指着曹佾就开骂。

    “少特么给我扣屎盆子,老子有几个脑袋敢这么干?”

    “那这是怎么回事儿?”曹佾偏不让潘丰痛快,阴笑着扬着手里的军刀。

    “我......”

    潘丰一时语塞,索性眼睛一立,解释不清,老子还不解释了呢!

    “反正这事儿我不知道,你们别问老子!”

    说完,还很委屈地嘟囔:“爱信不信,这种事儿老子十来年没碰过了。咱家财百万,还在乎这三瓜俩枣的?”

    曹佾憋不住乐,他就是成心的。

    别说潘丰没干过,他就算干过又能怎么着?去告发他?几十年兄弟又不是白做的。

    况且,这事儿铁定不是潘丰干的,因为完全没必要。

    军器监那点油,放在十年前,可能是将门的一大进项。可是现在,和观澜的分红一比,那就是个芝麻。谁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顶着掉脑袋的风险,私卖几把破刀?

    这时,吴育淡淡一笑,看出曹佾是在给潘丰逗闷,解围道:“行啦,依老夫之见,也不像是国为所为。”

    又转向唐奕,“大郎是什么意思?”

    唐奕道:“我怀疑咱们到琼州的遭遇不是偶然。”

    吴育闻言,点头沉吟。

    按说,今日到琼州确实有点反常,德拉海太草率了。

    “步军司军器监不单只管步军这一衙禁军的军械,各州厢军配给也由步军军器监带管。”

    “军械到了地方,那就不是国为能左右得了的了。”

    “所以,大郎要想撤查军械的来历,非得问过德拉海本人才行。”

    “国为是不可能知道内情的。”

    “看看!”潘丰来了精神。“吴相公是明白人!“

    正好,这时德拉海被人架了出来。

    潘国为立时要杀人一般瞪着牛眼,冲过去就是一脚。

    “老东西,说!”

    “你说不说?”又是一脚。

    德拉海嗷嗷惨叫,死的心都有了。

    说?你倒是说,想让我说什么啊!?

    ......
调教大宋最新章节http://douji.cc/diaojiaodas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万鬼之祖绝世唐门神座马前卒弹痕武极天下贵族农民最后的猎魔人武炼巅峰唐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