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斗记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

第1026章:变故(二)

大魏宫廷 |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 更新时间:2017-06-12 06:39:13
推荐阅读:醉迷红楼极品家丁庶子风流万鬼之祖大清隐龙贞观帝师绝世唐门伪钞帝国坦克启示录弹痕
    在侯韩武的催促下,武安韩军从七月中旬起,便展开了对高墙的凶猛攻势。 23US.COM更新最快

    但是让韩兵感到相当无奈的是,魏兵在这一带修葺长城的速度非常快,三五日工夫就能修出数百丈远。

    而更要紧的是,魏军采取一种仿佛是泥浆般的东西作为砖石之间的粘合剂,使得修葺的长城尤其牢固,纵使韩军这边造了投石车去砸,效果也微乎其微他们对这段高墙的损毁,完全没有魏军修缮的速度快。

    期间,虽然有渔阳守秦开的骑兵持续对魏兵展开骚扰,企图拖延魏兵修葺高墙的速度,但说实话效果并不明显,魏军用武罡车在高墙外围摆出防御姿态,以至于韩国骑兵的弓弩骚扰,对于修葺高墙的魏兵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在这种情况下,韩军不顾一切地高墙发动猛攻,但遗憾的是,皆被肃王军与魏武军击退。

    眼瞅着快到八月底,侯韩武终于决定,派人前往邯郸与那位魏公子润交涉。

    本来最佳的人选是士大夫韩晁,可惜的是,韩晁在当日邯郸沦陷的前后并没有逃出来,因此,侯韩武派了此前与魏方交涉的赵卓作为使者。

    七月二十七日,赵弘润在邯郸得知了武安使节赵卓前来,遂在韩王宫会见了这位有过一面之缘的说客。

    其实赵弘润很清楚赵卓的来意,无非就是秋收将即,武安快支撑不住了而已。

    毕竟秋收前后,韩国必将遭到林胡、匈奴、东胡等诸多异族部落的联合进攻,而这些外族强盗对韩国的进犯,可不像魏国这些中原之邦的军队。

    毫不夸张地说,总算是曾经北一军的那些所作所为,也远远不及那些草原异族对待中原人的态度。

    中原人在某些残忍的外族口中,可是被称作两脚羊的,可想而知残忍血腥到何等程度。

    在韩王宫内那个蓄养着上百只鸟儿的庭院里,赵弘润会见了武安使者赵卓。

    不得不说,对于赵弘润将会见的地点选在这里,赵卓着实有些惊讶。

    这个庭院,赵卓是清楚的,这是他们那位傀儡大王韩王然的百禽苑,庭院里蓄养着许多羽毛鲜艳、啼鸣悦耳的鸟类。

    据赵卓所知,这片庭院内曾经最多的时候有几百只鸟,因此侯韩武曾经亲笔题写了鸟林二字。

    魏公子润……亦好禽鸟?

    当步入这片庭院,瞧见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赵弘润正站在一只鸟笼前逗着笼内的珍鸟,赵卓心中大感意外。

    毕竟他们的大王,韩王然,早已因为喜爱玩鸟成为了玩物丧志的典型,被许多韩人私底下议论,而眼前这位魏公子润,怎么看都不像是这类人。

    因此,赵卓大着胆子笑问道:“润公子亦好养鸟?”

    赵弘润转头看了一眼赵卓,笑着说道:“本王有一位王叔,名讳,喜好各类珍物玩物,犬马声色……”

    “原来是姬大人!”赵卓吃惊地说道,他口中的姬,即是赵弘润的六王叔,赵元。

    “贵使听说过本王的六王叔?”赵弘润听了赵卓的话不禁也有些吃惊。

    听了赵弘润的询问,赵卓抚掌笑道:“姬大人,赵某亦能不认识?当初姬大人走访我大韩名川时,纵使是先王,亦曾盛情款待过姬大人,奉姬大人为座上宾。”

    ……

    赵弘润张了张嘴,惊地无以复加。

    他自然猜得到,赵卓口中的先王,指的应该就是韩国明君韩王起,也就是说,韩王起接待过他的六王叔赵元,且奉为上宾?

    原本只是随口一提的赵弘润,在听说此事后不仅有些发愣,感慨那位六王叔的人脉实在是厉害,居然都发展到韩国了,甚至于,连韩王起都奉他为座上宾。

    对此,赵弘润真不知该说什么。

    而此时,赵卓却不知赵弘润心中所想,捋着胡须笑着说道:“赵某福薄,不曾当面拜会姬大人。不过据赵某所知,姬大人年轻时,曾多次出访我大韩,不过,近七八年来,姬大人就没有再到我大韩拜会好友了,不知是什么缘故。”

    赵弘润当然不会认为是因为魏韩交恶的关系,毕竟在这个时代,公是公、私是私,就算魏韩两国开战,一名魏人拜访一名韩人,或者一名韩人拜访一名魏人,这都不算什么稀奇事。

    除非魏韩两国的矛盾上升到民族矛盾,就像魏人跟巴人一样,否则,国家一般不会去管这种事。

    当然了,前提你得是没有官职在身的民,倘若是官员,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而赵弘润的那位六王叔,虽然出生尊贵,但此前并未有官职、职务在身,因此,纵使作为韩王起的座上宾,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反而会有人感到佩服,能让韩王起奉为宾客。

    至于六王叔赵元为何从七八年前不再来韩国了,赵弘润倒是可以解惑:因为赵元去了陇西。

    当然,这种事赵弘润没有必要特地给赵卓解释,因此,他在笑了笑之后,将话题兜了回来:“贵使此番前来,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赵卓欠了欠身,拜道:“在下此番前来,乃是奉侯之命。侯希望就两国兵戈之事,与润公子商议。……希望两国握手言和,重归于好。”

    侯……就是那个韩武吧?

    “呵。”赵弘润闻言哂笑一声,淡淡说道:“本王也希望你我两国和睦为邻,可奈何贵国数十年来频繁进攻我大魏,纵使是倾吞上党仍不知足,仍垂涎着我大魏的河东郡……”

    “润公子。”赵卓刚想开口,就被赵弘润抬手给打断了。

    只见赵弘润目视着赵卓,正色说道:“本王知道侯为何派贵使前来,无非就是秋收将近,贵国边疆或有可能被外族趁机攻打……虽说君子不趁人之危,但在本王看来,这未尝不是一个战机。”

    听闻此言,赵卓面色大变,当即正色说道:“润公子请听我一言!……韩魏之恶,兄弟阋墙;戎狄之恶,家外恶邻。戎狄披发左衽,不修仁德,不尊王道,此非我族类,润公子若亲戎狄而击我大韩,此乃引狼入室、祸及中原。”

    “……”赵弘润默然不语。

    其实说实话,他也就是借赵卓的嘴将他的传给武安,吓唬吓唬韩人而已,他真会这么做么?当然不会。

    正如赵卓所言,无论是魏韩交恶、亦或是齐韩交恶,这都属于兄弟阋墙,是中原国家的国家矛盾,但戎狄与中原,却是水火难以相容的民族矛盾。注:这里的族,指的是文化差异,而非狭义的种族差异。

    倘若赵弘润为了打韩国,亲近戎狄,教唆后者趁机侵略韩国,那么,天底下不知会有多少士子站出来指责赵弘润。

    赵弘润甚至听说,齐王吕僖的父亲齐王吕诸在位时,曾与韩国交恶,两国爆发战争。可当齐王吕诸听说韩国的北燕郡遭到东胡的侵犯时,他就立马就停止对韩国的进攻,并发书催促韩军北上拒敌。

    而之后,在韩国击退东胡前,齐国对韩国秋毫无犯。

    这足以证明,在面对外族时,中原各国的态度是一致的。

    这些事,赵弘润不是不清楚,只不过,他可没有像齐王吕诸那样高尚的操守,不从韩国这边狠刮点东西回去,如何弥补他魏国在这场战役中所投入的巨大人力物力。

    而他适时地露出沉默的神色,也只不过是给予赵卓进一步劝说他的机会,或者说白了,给韩国用实际利益“收买”他大义退兵的机会而已。

    果然,见赵弘润面露犹豫之色,赵卓趁热打铁,引用先贤之言,举了众多例子来劝说赵弘润,总算是让赵弘润“迷途知返”,放弃亲戎狄而伐韩国的打算。

    “尊使的话说动了本王,可……岂能如此轻易就将邯郸交还?这让本王如何向国内朝廷、我魏人子民交代?”故作懊恼地看向赵卓,赵弘润微怒道:“戎狄犯你国边境,又不是本王教唆!”

    于是赵卓就懂了,在他看来,眼前这位魏公子润应该是被他劝服了,愿意终止魏韩交兵,并且将邯郸还给他韩国,但是呢,这位魏公子润又不甘心如此就这么善罢甘休。

    毕竟赵卓也明白,他韩国近几十年来,对魏国的确是过多逼迫,每每想打就打,也难怪这位公子润心中不忿。

    但是这容易解决,只要给足补偿,化解了这位魏公子润心中的怨气,魏兵自然退却。

    至于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劝得这位魏公子润退兵,那就不是他赵卓的任务了,侯韩武自会亲自与这位魏公子润交涉,他赵卓只要确保这位魏公子润愿意与韩国言和,他的任务就达成了。

    想到这里,赵卓对赵弘润说道:“事不宜迟,在下即可回武安,向侯禀告此事,相信侯定会给润公子一个满意的答复。”

    听闻此言,赵弘润本欲点头,但忽然眼角余光瞥见庭院里众多的鸟笼,心中微微一动。

    在略一思忖后,赵弘润故意板下脸说道:“为何是贵国的侯与本王交涉?难道本王不配与韩王当面洽谈此事么?”

    赵卓闻言愣住了。

    天见可怜,如今他韩国,谁还敢小瞧眼前这位魏公子润,可问题是,他韩国的王韩王然只是一介傀儡啊,如何做得了主?

    因此,他隐晦地说道:“润公子不知,在这件事上,侯比大王……唔,更合适。”

    岂料赵弘润摇了摇头,故作不知地正色说道:“名不正则言不顺,此事关系重大,当由韩王出面!”

    “这……”

    看着赵弘润坚持的样子,赵卓难以反驳,索性就带着这个消息返回武安,让武安自行商定。

    反正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http://douji.cc/daweigongti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万鬼之祖绝世唐门神座马前卒弹痕武极天下贵族农民最后的猎魔人武炼巅峰唐砖